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五 – 小雨的信 II

小雨在雜記裡多提到自己對她的態度,她發現雖然自己似是還不清楚,可她能確定自己對她是有情的,只是她卻不能回應他。

甚至是最後一篇雜記裡,小雨重覆地以炭條寫道:莫莫,我愛你,可我真不能!

眨了眨泛酸的眼睛,莫邪看著書案上的那最後一沓折疊起來的紙。

他觀察了一小會兒,那沓紙說是一沓紙,倒不如說是一個紙包。由外型看來,那紙包看起來大約是用了一張較大的紙將裡頭的幾張信紙都給包了起來。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那紙包看似有些鼓鼓脹脹,用手壓在鼓脹處可以感覺到裡頭包著一個硬實硌人的東西。

莫邪輕手輕腳地將紙包從折合處拆了開來,裡頭滾出了一塊小小的木雕。

木雕落在書案上的時候,底部朝天,木雕的正面應該是略有凸起,故落在案上的時候,以凸起為中心轉了二圈才停下來。

莫邪有些好奇,他以食指並著拇指,將拇指大的木雕拿起來一看,那正面竟是他們莫家家族的紋徽。

他蹙了蹙眉,喃喃道:「這是……?」

莫邪略想了想,忍不住低呼了一聲:「難不成、難不成是那個的回禮?」

他趕緊將紙包中的紙展開來一瞧,這沓紙不若先前所看的雜記,它是這木盒中唯一真正的信,並為了彰顯它的正式,小雨特意用了毛筆、在她同天嶺大婚前夕所書寫。

 

莫莫:

當你看見這信的時候,不是天嶺已有心愛的女子、並與之大婚,便是我已過往滿十年了……。

如果你拿到木盒是因天嶺大婚了,那我要恭喜他,終於遇上了他生命裡的那個女子,能將她娶回王府裡。可惜,我看不到這御王妃的喜服有多美、同天嶺站在一塊兒有多般配,可我還是希望他們一雙璧人能永結同心、白頭到老。

如果你拿到木盒是因為我已過往了十年之久,希望現在的你,已將我給忘了,娶了個美眷、兒女繞膝成群……,如若真是這樣,下面所言,你也無須再看,就將這木盒,連同裡頭的信都燒了吧。

明日,我就要嫁與天嶺了。

嫁與他之後,我與過往也該是做個了斷,只是怕日後你會將一些事一直怪罪於他,我今日便在這兒寫了這信,托天嶺在我指定的條件滿足後,將這木盒連同盒裡的信轉交予你。

這木盒中的其他紙張皆自我隨身的雜記本上撕下來的,那些上頭都寫著你,我將那些關於你的一切都收起來放在木盒中,作為我們之間的悼念

天嶺其實是我這輩子最包容我、最讓我能驕縱任性、撒嬌的至交好友,這點……你大抵是不知情的吧……尤其,在我就這樣嫁與他之後,你約莫是會低潮好一陣子。

可我在這兒一定要告訴你,我小雨何德何能,在這短短的一生中能遇上他這樣一位值得交往的人,在他面前我從不需做任何掩飾,可以做最真的自己,並能毫無保留地信任彼此,這些難能可貴算是上天憐敏我所賜與我的寶物吧。

我不在之後,希望你別為難他,因這一切終歸是我的任性……。

莫莫,我愛你,你知道嗎?

可我要向你坦白,我是配不上你的。

我在入幫前已經被人侮辱,身子已是不潔,那短短幾日的經驗,是我一輩子的夢魘,也讓我這一生中很難再與誰人有什麼親密的接觸。

入幫後為了能及早回報幫主的救命之恩,成為一個合格的殺手,我的心變得深沉、心機而不再純真,我自覺自己與你並不般配。

可當我收到你贈予的鳥兒,我知道你會予我那一片我所嚮往的自由,而我其實是願意折斷我的翅膀同你一起的。

所以,我刻了一個莫家的族徽想作為回禮,想你看見這族徽時會明白,若你不在意我的過往,我願意同你試試。

只可惜,在我刻好這個族徽的時候,我在自己身上看見了一個異象。

原本,我曾向天嶺提過江湖上有些幫教門派會對弟子、門徒進行某些控制,他那時很快反應過來,說會請他師門內厲害的藥師前來為我診治,那時我也天真的以為,只要讓他師門內的藥師看過,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可實際上,我們還是不會有未來的。

這事還要說到有一回,我出完一個特殊接案回到幫裡要向幫主覆命的時候,無意間聽聞幫主同每年都會到幫裡來小住一段時日的廉貞道姑在說話的聲音。

當時廉貞道姑說道:既然你覺得她很好用,能為幫裡接很多難行的任務,可得好好把握。那女孩的身上被下了毒、蠱之外,我還給她下了巫術,她活不過二十歲的,這還有幾年,好好地利用阿。

我一直都不清楚廉貞道姑所說的是幫裡的哪個女孩,直到十多日前,我生辰的那日,我看見胸口浮現出一個血紅色的陣紋,我才曉得,原來,我就是她口中的那個女孩。

我活不過二十歲。

自那日起,我知道我們是註定無緣了,可你是一個認定就那麼執著的人,要斷了你的念想也不容易,因此,我向天嶺提出要他娶我的主意。

我想,嫁與天嶺是我能想出來最好的辦法,依你們過命的交情,再加上自幼至大的情誼,我想,我嫁了他,你再如何氣惱,也依然會同他一起,絕不會背叛他的。

我將所有的事說了個明白,也向他提到我不入玉牒、不入皇陵,一切只是做對表面上的露水夫妻,好讓你長痛不如短痛。

天嶺當時只想了一會兒便應了我,我真的是很感謝他能不顧自己的身份為我做到這程度,所以,請你別怪他,這一切都是我的恣意妄為。

昨日那樣的傷害你,真是很抱歉,也未想到我反而是逼得你去捅破了那層窗戶紙,可我還是覺得,我所剩的時間只餘一年不到,那巫術既然解不了,我們結束在這裡,對你我都好吧。

莫莫,能在這短短的一生中遇上你、喜歡上你,我真的很開心。

從此,你也能脫離我了,脫離了小雨,莫莫就能做回你的莫邪吧。

願我心愛的莫莫日日都能舒心得意。

小雨絕筆

 

莫邪看完了信已是淚流滿面,他如今是知曉了為何小雨會說她不能,他看著信的內容時亦能想像到小雨當年寫信時那堅決的表情。

可他真覺得,即便她已不潔、即便她身中蠱毒、中了巫術,只要他倆相愛,他不在意她的過往,他要的只是她能同自己一起攜手,讓他們能一同努力去跨越那些障礙。

可小雨怎能忍心不給他、也不給她自己這相愛的機會呢?

他多希望自己能疼上她的痛,能保護她、能與她相互扶持走在人生的這條漫漫長路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