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二 – 詢問往事 II

「比方接到滅門的案子……敝幫對必須要向繈褓中的孩子下手一事總是覺得太過殘忍,所以接這類的任務時,往往會將那些孩子存在的痕跡給抹除,然後偷偷地將那些失了親人的孩子帶回幫裡養大。
可當他們大了,有了功夫,出去執行接案的時候難免會遇上原先他們家裡的什麼忠僕呀、親戚等等的人找到他們,鼓吹他們回去報仇或重建家業,如此他們就無法為幫裡執行案子了……他們的命終究是幫裡不忍才能留下來的,又是幫裡給他們一口飯食養大了他們、再又是幫裡教給了他們謀生的本事,他們怎能說走就走呢!
所以,在他們小的時候,我幫就會喂那種藥給他們,如此他們長大後即使終年在外頭晃蕩,最終還是會記得回來的。」

「哼,說得真是好聽呀,你們不過是想將他們養大,好做為能隨時為自家幫派犧牲的戰力罷了。」

柳副幫主低了低頭,不敢回話。

「那小雨做為一個殺手,雖然在女子裡來說已經算是個拔尖兒的了,可她不過是一介女流,為何你們會將她列為重點份子?當初是她自己要加入殺手幫的麼?」

「這個嘛……這幫主私人的事,其實在下一個副幫主也不好說些什麼……不過我記得,小雨應該是十二年前廉貞道姑托幫主救回來的吧。」

「廉貞道姑托貴幫幫主救回來的?這怎麼說?」

「那時在下還未被幫主給提上副幫主的位置,不過也是算接近幫裡核心的人物了,因此當幫主與副幫主不在時,在下就會代為打理幫內的事務。
在下還記得,當年幫主同副幫主一道出發的時候,有吩咐在下,若廉貞道姑派人來問,就回說定會將她要保住的人給帶回來。
後來幫主再回來時,只帶了個小雨回來……在下想,這小雨應該就是廉貞道姑所要保的人吧。
唔……對了,一般的孩子都是回到聚集地才會被餵食那種毒藥,小雨卻是在回聚集地前就已經吃過藥了,這還是因為幫主回來後要在下記錄她被餵食的日期,在下才知道的。」

「你們用的那種毒藥是如何控制那些服藥的人定時回來的?」

「咳咳,」柳副幫主咳了二聲,有些小心翼翼又帶著幾分討好的意味道:「今日是無雙公子與御王殿下的詢問,在下才老實說了……其實那並非是什麼毒藥,而是一種蠱。」

「蠱?」

「您也曉得,找我幫做事的人很多,有時候殺手們在外執行完一個案子後還來不及回聚集地就又直接轉往下一個執行接案的地點,消息來來回回總有錯漏的時候,以至於有些門徒折損了許久之後,折損的消息才輾轉傳回幫裡,有這蠱在,其實也方便我幫判斷那些人還活著沒有。」

「此話怎講?」

「那蠱蟲在人身上種下去後會呈休眠的狀態,每隔三年才會真正地醒來一回。
而在蠱蟲真正醒來之前,會有三次心臟鈍痛的警示,被種了蠱的幫眾最遲須得在第三次警示出現時回到幫裡,服下讓蠱蟲繼續休眠的藥物,否則,蠱蟲就會在最後一次警示後的第三日醒來,吃掉中蠱人的心臟,然後破體而出。」

昊天嶺瞇了瞇眼,冷然地道:「在江湖上,入幫得服藥以宣誓效忠的,不在少數,沒想到貴幫還用上了蠱毒來控制幫眾門徒回幫的時間……。」

昊天承冷哼了一聲:「哼,自本公子接手這總盟主以來,還未曾聽聞過江湖上哪個門派會用蠱毒來控制門徒幫眾……貴幫倒是個先驅呀……。」

柳副幫主額上的汗又開始不停地冒出來,他訥訥地道:「這、這也不是在下做的主呀……還請無雙公子手下留情……。」

昊天承勾了勾唇,嘴角噙了一縷邪笑,「或許……本公子能給你個機會……。」

「什麼機會?還請無雙公子言明。」

「呵呵,這對柳副幫主來說不會是個什麼難事的……。」昊天承與昊天嶺交換了個眼神,「老實地供出來那蠱毒是誰提供的,殺手幫用那蠱毒控制孩子們有多久時間了?」

「這個嘛……。」柳副幫主看來有些為難。

昊天嶺嘴角也勾起了一縷邪笑,他淡淡道:「無雙公子,其實他不說也無所謂了……反正……。」

柳副幫主緊張地盯著昊天嶺的一言一行,在昊天嶺說到「反正」二字時,感到了冰冷蝕骨的寒意從這天耀的戰神御王身上散發出來,他又回想到方才所見小雨的那幅畫像上……其落款就似是御王的印信,該不會這御王殿下與小雨有著什麼千絲萬縷的關係吧……。

可這小雨已與門派失聯已久,早就過了蠱蟲醒來的年限,想來她應該是已經身亡多年……他思及此,不由得聯想到了「滅門」二字,嚇得從椅子上直接匍匐在了地上。

「在下說、在下說,殿下與無雙公子想知道什麼,在下都會說,只請二位對敝幫高抬貴手呀!」柳副幫主急道,他低了頭又抬頭望向面前不遠處的這二尊大佛。

昊天承給了他一個眼神,書房裡便聽柳副幫主的聲音又道:「那蠱毒就是在十二年前開始在敝幫出現的,是廉貞道姑給的幫主,小雨便是那第一個被種下蠱毒的人。
不過、不過她是自願加入敝幫,也是自願被種下的蠱毒,可沒有人強迫。」

柳副幫主為了保住自家幫派,有如竹筒倒豆子般說得是又急又快,他生怕說得慢了,讓人覺得自己不夠誠懇,殺手幫就保不住了。

「你說她是自願加入殺手幫的?」昊天嶺的聲線忍不住拔高了起來。

「是呀,她的身世其實也是十分可憐的呢。
聽幫主說救她時,她的村子剛被被滅村,而她與村中幾名十三歲以下的少女被那些滅村的人淩辱了不知有幾日幾夜,最後只剩下她一人活了下來。
幫主救了她後,她為了讓自己變得強大不再被人欺辱,就自願加入我幫。
另外,她還為了表達幫主救她的恩情,所以自願種下那蠱,接受我幫的控制。
唔……她是個十分刻苦的孩子,自進了我幫便不停地日夜苦練,才能在不是打小練武的情況下,短短幾年內就能成為殺手幫裡的第一女殺手。」

「當年幫主與副幫主一同離開貴幫的聚集地去救了她,可回來的只有幫主,對嗎?」昊天承突兀地轉換了個話頭。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