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七 – 解密往事 II

「莫莫,你自己說說,你當年真認清了自己的心?」

「我……。」

「若不是你收到喜帖,你會急匆匆地趕回來阻止?」

莫邪抿了抿唇,昊天嶺繼續道:「我們都曉得小雨是個往死裡認的人,以她當時的情形,我也只能照著她的話做,才能暫時安撫住她、保護住她……。只是……。」

昊天嶺擰了擰眉道:「你方才說小雨的事同廉貞有關是指什麼?」

「簡單來說,先前我們的推斷,現在有了實質的證據。
上午那殺手幫的副幫主證實了小雨當年居住的小村落被滅村時,讓殺手幫的幫主去幫她搭把手的人是廉貞。
可廉貞如何能預測到那悲劇的發生?
根據咱們這段時間到小山坳附近的村落、城鎮查過,事發時間的前後,附近超過半數以上的村民、鎮民等等都是見過廉貞帶著夏文嫣在附近悠轉出沒,而那處離殺手幫的聚集地沒有千里遠也有近半個中土大陸,她如何能在短時間通知幫主去救小雨?
她又是如何能有把握幫主會在她指定的時間抵達那處?
所以,將這些查到的事實前後串連起來,滅村那事與廉貞之間恐怕是脫不了關係。甚至,已經可以斷定她就是主導悲劇發生的那個人。
廉貞她一邊親手指揮讓那慘事發生,又一方面要殺手幫幫主對小雨施以救助,讓小雨因報恩而留在殺手幫裡給人當槍使。
而且,她還特意在事前給了幫主一種蠱,讓幫主給小雨服用。
那蠱表面上是讓小雨或其他被救的孩子須每三年在幫裡服用讓蠱蟲繼續休眠的藥,否則心臟會被蠱蟲吃光而死,藉如此手法控制她們回殺手幫的時間。
可現在看來,廉貞給幫主這蠱的目的其實只針對小雨一人,其他人都只是個煙霧而已。
那蠱應是被拿來做為萬一有一日小雨脫離殺手幫控制時的一個後手,以避免那時已有一身殺手功夫的小雨知道了什麼,離開殺手幫蓄意躲藏起來,做些什麼無法控制的事。
只是這樣,廉貞還是不肯輕易地放過小雨。
她不知何時在小雨的身上下了詛咒,那詛咒是不讓小雨活過二十歲……依小雨信上所言,那詛咒極可能是會發生在她二十歲生辰的那日。」

「詛咒……?那是小雨信上說的?」

莫邪頷了頷首:「是小雨信上說的。」

「是廉貞下的詛咒?」

「是。」

「唔……她當年倒是未提到那詛咒是廉貞下的。」

「按你們這麼說的話……小雨姐姐當年離開夏立皇宮避難的時候,很可能是一出宮便被那廉貞給控制住了吧,然後廉貞將小雨姐姐送去那小山坳的村落給人養大,自己帶著夏文嫣?」

「晴兒,妳怎會有如此的想法?」

雪晴從袖袋裡拿出了一塊玉珮,她捏著玉珮並舉在胸前讓房裡的一眾瞧。

「嶺哥哥,你還記得這塊玉珮麼?」

昊天嶺瞇了瞇眼睛:「這……這是在小雨要埋葬過往的漆盒內找到的那塊玉珮吧。」

「是的。」雪晴點了點頭:「我在你們天耀的祕府裡查到了這玉珮上的神獸,可我覺得有些疑問,因此拓印了一份送回我們雪國的皇宮,請宮裡頭秘府的秘書監幫忙查這神獸相關的事情,現在總算也是有了個結果。」

「妳是說妳請博古通幫忙?」

「對,請他們博氏一族幫忙,能得到比較完整的資料……那神獸果然是有點兒典故的。」

「哦?妳查到了什麼呢?」

「古神獸麒麟,你們都聽過吧?」

書房裡的一眾皆表示肯定,雪晴便繼續道:「神獸麒麟自古從神話時代便是各神祇的座騎、鎮殿神獸,而夏立自建國以來就有麒麟尋寶地而成夏立的傳說,因而麒麟就成了夏立國的守護神獸。
只是這神獸麒麟並非單一匹就稱麒麟,牠們同鳳凰一般,有著雌雄之分。麒麟的雄者稱為麒,雌者為麟,又因為麒麟是仁獸,因而又稱為麒仁獸與麟仁獸。
小雨姐姐的這玉珮乍看之下是神獸麒麟的形象,可實際上卻是麒仁獸。」

「麒仁獸?這代表什麼呢?」

雪晴摸著玉珮的一角,那處與鄰近的部份相比,較為薄了些,還做了鏤空。鏤空的部份有一塊小區域上浮,高度與鄰近最厚的部份在同一水平上。

她緩緩地道:「你們可以看這處,這兒其實是與另一個相對的玉珮能嵌合的地方。」

「能嵌合?」

「是的,我先前一直覺得玉珮的這處被製得頗為奇怪,可當我一查到了這神獸是麒麟時便猜想,這部位應該是與另外一塊玉珮能相嵌。
請博古通那處查了之後,回覆而來的圖樣果然是完整的一麒一麟組合而成的成對麒麟玉珮。
我手中的這塊,在與典籍上的圖樣比對後,可以確定的是麒仁獸的部份,而麟仁獸則一定是在夏文嫣的手中。」

「嗯?晴兒,為何妳會說麟仁獸圖樣的那塊玉珮一定會在那夏文嫣的手中?」

「這玉珮是夏立國的國寶,在典籍中可以查到,這對玉珮向來只傳給皇室裡的孿生子。」

「孿生子?」

「唔……特地提到要傳給孿生子……是有特別含意?」

「是,典籍上有說到,夏立國的皇室在三代之中必定會出一對孿生子,這表示麒麟神獸代表天神賜福給夏立國。
因此,這對孿生子不論男女,在出生百日時,夏皇會特地為這對孿生子在宗廟舉行祭儀的活動,並在祭儀進行的當中,由夏皇從宗廟中請出這對玉珮,將其拆成麒仁獸與麟仁獸,分賜給這對孿生子。
在祭儀過後,這對孿生子便會開始代表著神獸麒麟看顧並守護著夏立,直到拿著麒仁獸玉珮的那人死去,玉珮才會同時再被收回,放置宗廟之中。
因為夏立皇室有這樣的典故,因此孿生子中拿著麒仁獸玉珮的人通常成年後都會登基為皇,而拿著麟仁獸玉珮的人則是居於最高的輔佐位置。
我們對夏立皇室的這典故聞所未聞是因為夏立皇室已有五代未出過攣生子了,有些消息自然而然在夏立國以外的地方便斷了訊。」

「如果是這樣,或許能說得通為何夏文嫣要對小雨下毒手。」

「夏文嫣對小雨下毒手?天嶺,你這話從何說起?」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