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零二 – 強吻

當昊天承的右手屈著的食指指節終於要落在門板上的時候,他赫然聽聞開門的聲音,跟著,便是他耳熟的聲線冷冷地道:「天承老弟,你在這兒做什麼?」

昊天承以為自己太希望夜承影來開門而生了幻覺,於是,他先是不很確定地睜開了一隻眼睛偷看。

這一看,他眼前的門還真是開了,而頭不過微微一低,就見夜承影站在身前一步的位置,他便也將另一隻眼睛給睜了開來。

「我……我、我……。」

夜承影見昊天承我了好一會兒說不出什麼其他字句來,蹙起了眉頭沒好氣地道:「既然你我了半天說不出來,那能不能麻煩你這麼大的一尊活人閃旁邊一點兒,你堵住了我的門,我沒辦法出去。」

「妳要去哪兒?」

「我要去哪兒,何時輪到你來管?快閃邊,好狗不擋路!」承影藥師被昊天承堵住去路了好半晌,又因他意圖管自己的閒事而不高興了起來,她這一不高興便有些口不擇言。

昊天承見她猶如炸了毛的貓一般的形容擰起了眉頭,行動來得比他的思路還快。

只見昊天成的雙手扣住了夜承影的雙臂,頃刻之後,夜承影的身子已是被昊天承死死地抵在了門口附近的牆面上。

他貼著她,雙手改以捧住了她那巴掌大的小臉,見夜承影一臉還是呆愣的形容,他不禁勾起了唇角。緊接著,便是將頭一低,把他自己微涼的薄唇給送上,覆在了夜承影那小臉上看來柔軟香甜的二片唇瓣之上。

以往昊天承對自己是從不曾越雷池一步,因而夜承影自始至終都未料到今日的昊天承會有如此行為,一時間整個人的腦中是一片空白,對於那溼熱的薄唇未問過自己便貼了上來毫無反抗的樣子。

昊天承在十三年前清楚了自己對夜承影的感情後,對這一吻已是等待得太久,如今終於能如願地吻上了她,他心裡的激動可說是難以言喻,那馨香的滋味與軟糯嬌嫩的觸感,就如預想中的那般甘甜美好,他不禁希望時光能就這樣停住,讓他與夜承影能一直這樣下去。

就在昊天承一手托著夜承影的後腦,一手忘情地攬住了她的腰,在夜承影的眼神迷茫中,他悄無聲息地撬開了她的貝齒,欲繼續往裡頭攻城掠地的時候,夜承影的神識終於回歸,她人在打了一個激靈後也跟著反應了過來。

她欲打破這旖旎的氣氛,十分沒情趣地睜開了雙眸、蹙起了眉頭,她運了內力想將自己同昊天承貼著的身子分開,可昊天承是近數十年來師門裡少見的武力值最高的幾個的門生之一,她對他已是運足了十成功力,卻還是無法將自己從那紋風不動、禁錮著自己的懷抱中脫離出來。

夜承影見自己還是穩妥地被迫承受著昊天承,她既氣急又羞惱。被逼到如此境地的她只得趕緊換個策略看能不能解開這個窘境。

她在心中輕輕地嘆了口氣,開始盡力集中精神在周身凝起了真氣箭。

說實話,夜承影是極不願使用真氣的。

她自幼學醫,後來因夜承光出了事,便只好開始了她的雜學之旅。

其中,她為了防身、儲備與夜承光對抗的本領,所以開始練了武功。又因練武的緣故,她在醫的方面就漸漸地朝外科的方向走了。

夜承影的苦練,讓她的武功在師門內約是列位在中等,內力在則能排在中上,可她在真氣的學習上就令人十分地遺憾了。

她再如何練,堪堪只能凝出短短、小小的真氣箭而已,並且,那凝出來的箭矢,其穿透力甚差,一個厚實的茶杯也穿不破。

這事讓一向學什麼會什麼的夜承影十分挫敗,分明她在真氣天份上的鑑定也是屬中上,可就是無法如師門內其他的初學者那般,凝出正常的箭矢。

因此真氣這項從而成了她的一個短板,除非到了非用不可的情況下,她絕不動用真氣。

可眼下這情形,似乎就只能用自己那可笑的真氣箭來個突擊,轉移昊天承的注意力,為自己掙取一點點逃離他懷抱的時間。

當那些短小的真氣箭往昊天承的身上招呼的時候,昊天承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真氣箭的氣流,他分了心凝了防禦障壁,在真氣箭到來的前一瞬包住了自己與夜承影。

砰——!連續數十個砰聲,宣告真氣箭打在了防禦障壁之上,同時,防禦障壁上亦形成了眼眸可見的銀色光芒。

昊天承略略放開了夜承影,垂著眼眸看著她低喃了一句:「專心點。」

夜承影卻趁此機會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她用手背擦拭著自己的唇,恨恨地看著昊天承那還迷濛著的雙眸道:「昊天承,你做什麼!」

昊天承感受到懷裡的溫度降低,不悅地蹙了蹙眉,他長臂一伸,夜承影就又被他緊緊地扣在懷裡,他不管夜承影怎麼想,一隻手將她的下巴一抬,只想再度汲取她的美好。

夜承影這回是意識清晰下被昊天承給強吻,她氣急敗壞,可如何也推不開他,她只好再使了真氣箭攻向他。

可這回真氣箭的攻擊卻因先前的防禦障壁既厚又未被前一波攻擊給抵消幾分,昊天承當然也無須再分心去強固那壁而收效甚微,這樣的結果讓夜承影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她最後氣得跺了跺腳,狠下心來,嘴上一個用力,血腥味立即在二人的口中瀰漫開來。昊天承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咬有些訝異,便從她口中退了出來。

他們倆堪堪分開,夜承影就抬起手來,想狠狠地給昊天承一個耳刮子,卻不想昊天承未給她這個機會,直接在空中握住了她的手腕。

「昊天承,你放開我!」

「承影,妳對我也有感覺的,不是?」

「沒有!」

夜承影大力地甩開昊天承的手,昊天承怕她受傷,便放開了她。可這一放開,夜承影因為力道來不及收回的關係,人站不穩,被力道帶得甩了出去。

碰——地一聲,夜承影的後腦勺撞在了昊天承的防禦障壁上,她痛得眼淚直接奪眶而出。

昊天承關切的上前半步,伸手察看她的狀況。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