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零一 – 協尋

「我在夢裡頭找她的時候會經過一大片靛青色水池,水池的四周有許多的鍾乳石柱及鍾乳石。
夢到那夢後沒多久,我就已將夢裡那處的特徵發佈到情報網裡了,只是這尋找的範圍太廣,很難短時間有消息回來。」

「還有其他的特徵麼?」

「若要說特徵,便是那片水池很清澈,顏色看起來接近靛青色,底下好似有一些礦石的樣子……只是不曉得那水是本身就呈靛青色,又或是因池底的礦石造成的。
水池周圍的鐘乳石的顏色則不像一般看到乳白、褐色、牙色、緗色、淺紅等等那樣的混色,而是全呈乳白色,與水池附近的地面皆是一樣顏色。
唔……對了!」

昊天嶺起身到一旁的案几架上拿了一幅畫卷,他將畫卷展開在了書案上,書房裡的一眾皆是往書案這處聚了過來。

「嶺哥哥……這是?」

「這是我先前養病百無聊賴時畫的,是夢裡的那片水池的景色……你們印象哪裡有像這樣的地形麼?」

眾人看著畫,抿唇思忖,一會兒後都搖了搖頭。

「唔……這看起來像是在一片山體之中呢……鐘乳石麼……我國有這樣地形的地方也不少,可能要查。
我這就修書一封,請我母皇幫忙查查。」

「多謝……那第一個預知夢讓他落了實,希望我們這回的行動能夠快、讓那第二個夢實現不了。」

「可以的話,還希望嶺哥哥能再多回想夢裡的情形,預知夢裡總是會藏了許多破解的線索,能知道夢裡的情況愈多,其實就愈有機會控制最後的結果的。
就像先前姨母夢到姨父去狩獵場打獵會遇上暴雨、困在沙洲上最後被水沖走的預知夢,也是姨母注意到夢裡的線索,後來要姨父若遇上暴雨困沙洲時最晚必須在什麼時候離開,因而讓姨父逃過了那一劫。」

昊天嶺頷了頷首,扭頭看向了莫邪:「莫莫,眼下我同三哥還是得儘快出發去破陣,這一出去沒有十天半月回不來,國內在京都這處雖然語俊以及你父兄、弟弟都在,可語俊同你兄長在指揮天耀境內尋找失蹤的孩子們的位置,同時還需要與其他國家協同一些失蹤孩子們的事務,而你父親與弟弟近日都在應對即墨的事,很可能最近就會南下協助肅安親王,這京都裡就只有四哥能坐鎮了。
原先我是希望鳴鴻閉關出來後就直接去貼身保護靈兒,比起其他人……我想鳴鴻對她一定會用自己的命去盡心,可師兄他又要借調……。如果可以的話,我不在的期間還希望你能協助四哥一同在京都裡幫忙坐鎮。」

昊天嶺放在桌面上的手握成了拳,語氣冰冷地道:「至於這個夏文嫣……她人還在我國,行為就如此囂張,屢屢對靈兒下手還不停地幫助廉貞、干擾這中土大陸的安寧。
原本這回元谷藥師去往夏立皇室趨蠱時,我特意要他用最原始的方式為他們皇室的成員驅蠱,希望夏皇在看了那麼驚悚的場面後能痛快地下決心,我們才好後續的事宜……可惜,夏皇還是未在元谷藥師回國時讓元谷藥師帶著詔書或書信回來。
這件事,目前為首要盯緊的事,有必要的話,再繼續對夏立施加些壓力。」

「天嶺,我知道的。你放心,京都這處我會協助天策哥盯著的。至於靈兒那處,我也會加強防範再有事情的發生。」

「好,總之四哥、莫莫,就麻煩你們留守了。

即墨那處的軍情有任何新的進程就立即傳給我,我出了陣會立即關心的。」

「承允已經搭上我們的線,你放心吧。」

「嗯,三哥,你要去收拾收拾麼?我再跟小隊們吩咐一下便能出發了。」

「好,快一點吧,咱們也好早去早回。」

話落,昊天承已經跑了個沒影,雪晴道:「嶺哥哥,你這是故意的麼?」

昊天嶺莞爾一笑:「晴兒妳那麼聰明,妳說呢?」

雪晴將食指搭在自己的下唇上,偏著頭看向昊天策:「策哥哥,承哥哥喜歡你們師兄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

「呵呵,妳從哪兒看來的?」

「唔……不然為何她們倆這麼針鋒相對呢?而且承哥哥一聽能走了,便如此急不可耐地衝了出去?」

昊天策輕輕地撫了撫雪晴的髮,望向她的眼眸裡盡是數不盡的柔情,「是呀,就妳這雙火眼金睛,什麼都看得透徹。」

雪晴想了想,一張小臉忍俊不禁,雙眸都彎得像極了像天上月牙兒一樣,「沒想到有人能拿捏得住承哥哥呢,我來去瞧瞧有沒熱鬧可瞧。
嶺哥哥,你們不是要跟小隊長們說說話麼,我就先出去囉。」

昊天嶺點了點頭,昊天策看著雪晴道:「自己小心點兒,等會兒我去找妳。」

 

昊天承一離開了梧桐居就往琉璃居的方向去。

他行疾如飛,邊走心中亦是千回百轉。

在蕭鳴鴻出現以前,他對夜承影是從未像今日這樣失態的。

一直以來,他對夜承影是明示、暗示自己對她的喜歡。雖然她總是看似推拒、一副不冷不熱的形容,可他才不相信夜承影對自己是沒有感覺的。

因此,平時他們倆之間鬥鬥嘴、耍耍任性等等,他都當是個情趣。

可自從蕭鳴鴻出現後……她就一直與蕭鳴鴻一同,即便夜承影同他見面,只要有蕭鳴鴻在,夜承影也就不跟他一般見識,徑自跟蕭鳴鴻說自己的……。

所以,只要夜承影在自己面前一提到蕭鳴鴻三個字,他就忍不住氣不打一處來。

自己可是與夜承影可是認識了有二十年以上的情份了,這蕭鳴鴻算是打哪兒來的跳樑小丑,甫出現,就能得了夜承影的垂青。

昊天承愈想愈氣,覺得自己今日不與夜承影說清楚不行。

他愈走愈快,終於到了琉璃居、夜承影的房門口。

昊天承看著緊閉的房門,眉頭擰了起來,覺得自己突然沒了敲門的勇氣。

他的右手虛握著拳舉在了胸前,卻遲遲未落在門板之上。

說真的,他不曉得當自己敲開房門,對著她,自己的第一句話開口時該說什麼好。

昊天承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在心中對著自己的右手重覆下著命令:敲門、敲門、敲下去就對了。

可他命令下了好半晌,手還是巍然不動如山地舉在胸前,一點兒動作也沒有。

他決定將眼睛閉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敲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