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六 – 甜湯

「是麼?那麼,在下敢問殿下,為何她會願意在在下的懷裡哭,卻不是在您的懷裡哭?
殿下有無想過,這選擇說明了什麼?」蕭鳴鴻淡淡地道。

昊天承聞言攥緊了拳。

自己可是打小到師門就認識的她,從未見她哭鼻子過,眼前這人同她不過才認識多少日子而已,她竟然……夜承影那傢伙竟會在他的懷裡哭……?

她是為的什麼在他懷裡哭?

蕭鳴鴻的目視能力很好,他瞧見了昊天承在聽聞自己的話後,握著的拳上青筋畢顯。那青筋怒張高突的樣子正無聲地形容著拳頭主人的心情。

他在心中暗道:想必,這位高高在上的宇王殿下對夜兄是認真的吧。

「那麼殿下,您若是如您所說的知曉她的過往、瞭解她這個人,那您知道她眼下最需要的是什麼嗎?」蕭鳴鴻一字一句地緩緩道。

他勾了勾唇,沐浴在昊天承那充滿敵意的目光中,慢慢地、一步步走向昊天承。

在二人將擦肩而過時,他的右手輕輕地放在了昊天承的右肩上,扭頭以澄清的雙眸看向昊天承道:「我,蕭鳴鴻,不是你的敵人。或許,我還能成為你的盟友,如果你能相信我。」

昊天承注視著蕭鳴鴻不語。蕭鳴鴻離開時昊天承也未動手,只是任由他經過了自己身旁往訓練場去。

不遠處,站在樹梢上關注著這一切過程的昊天嶺見狀亦松了口氣,下了樹,開始今日的晨練。

 

石衛帶著二個小隊到了鞏氏義莊佈局後,約莫是帶的人都是比較有經驗及默契的「老人」又或是石衛的經驗使然,他們很快便發現了附近有二小隊人在監視著義莊裡的情形。

那些人關注的對象與自己一致,皆著重在自家郡主的身上。他調動了數人去盯著那二小隊人,好知道他們是誰的人馬。

鞏毓靈中途送了小葉子回義莊後又回到振遠郵驛局,她在那處等到了很晚,宋長青才帶著幫她打探到的消息回來。

她一聽聞昊天嶺只是這陣子因為手頭上有一些事都在外地處理,直到昨日才開始再出席應卯,她重重地松了口氣。

宋長青見她的形容,感到很是奇怪。

鞏毓靈笑了笑,未向他解釋什麼,只提了義莊裡是哪幾個孩子要學武並他們現在的狀況,之後便告辭回了義莊。

她回到義莊的第一件事是想去探望媛媛母女,可辛媽阻止了她。

「毓靈呀,妳還是過兩日再去看她們吧。」

鞏毓靈笑笑,「阿姨,媛媛不是平安地將孩子生下了麼?應該沒什麼好忌諱的了吧?」

「噯,妳不曉得她當時的情況有多危急呢,孩子生出來後,媛媛一直出血不止,請了大夫來也止不住,後來還是平日裡沒見過的厲害大夫聽到有人需要幫忙才來的,幸好他們來了,才救了媛媛一命,只是……只是媛媛日後都無法再生育了……。」

「什麼!辛阿姨,妳說的是真的嗎?」

辛媽點了點頭,「是呀……不過顧安說無所謂,他只要媛媛她們母女平安就好。」

「這樣呀……。」鞏毓靈話落腳步就跟著動了起來,辛媽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毓靈,聽阿姨的話,媛媛現在還在產房裡休養,出了月子才能出房門,那產房先前生產時有太多血很煞氣的,妳還懷著身孕,等下被沖煞到就不好了。
妳乖,今日在外面奔波也累了,先休息吧。」

鞏毓靈雖不信那些沖煞,可她想著辛姨也是為自己好,便聽話地留在房裡休息。

一夜平靜無話。

經過石衛一晚上的佈防,這次的午飯前後並未再有人將任何東西加到專供給孕婦用的補湯裡。

鞏毓靈用過午飯後,小二十三也觀察到,相比於前幾日那似是狂風暴雨的孕吐,今日鞏毓靈的孕吐只是有點反胃而已。

平靜一直持續到了傍晚,有暗衛來報,潛伏在義莊四周的其中一隊人馬與文嫣公主的頭號暗衛佐文有所接觸。

「是麼……?所以那隊人馬是夏立國文嫣公主的人……?她在監視著郡主?」

當石衛正在揣測的時候,又有暗衛來報,「石隊,佐文意圖將郡主晚飯後的甜湯摻入酒,被小二十三擋下了。」

「二三有曝光麼?」

「回石隊,小二十三是在佐文走後偷偷將被摻的甜湯給換掉了。」

「很好!不過佐文恐怕會看著郡主喝下那甜湯才走吧……讓二三小心別暴露身份,通令所有人,佐文要走時別阻攔。」

「是。」

石衛打發了來報的暗衛,陷入思緒當中。

冥殤傳令讓他到義莊的時候有說,自家郡主的吃食被人下落胎藥已達數日之久……。

這原來是那位公主做的?

在下了這麼多日的藥並未讓郡主順利落胎後,那位公主,這次又讓佐文來下藥……下的會是什麼呢?

酒……麼……?

什麼樣的藥會需要用酒來做催化……?

石衛愈想愈是忍不住擰起了眉,他道:「來人,告訴小二十三,讓他立馬將被摻了酒的甜湯拿去給慶長藥師瞧瞧。」

「是。」

石衛在讓小二十三將甜湯送去給慶長藥師後,心中還是無法平靜下來,他於是又下令道:「現在開始讓所有的人都投入巡守,天亮後才開始分班。」

「是。」

 

小二十三帶著甜湯到了媛媛母女休養的偏房,慶長藥師正在將媛媛需要用到的補血藥材秤重包成一份份。

經過了昨夜一夜,媛媛的情況已完全穩定下來,他打算將藥材都包好後,便能回了御王府。誰知道他才一個轉身,冷不防地,門口出現了一位穿著夜行衣的冷面少年。

慶長藥師將舌尖抵著上顎壓了壓驚,舒了口氣道:「你們這些小孩子走路都不出聲的呀,你不曉得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嘛,好歹也顧念一下老夫這個老人家……真是……。」

「是,是在下不好,嚇到藥師了。」

慶長藥師緩了緩,「沒事,你是……?」

「慶長藥師,在下是小二十三,是御王座下的暗衛。」

「哦,你是來帶老夫回御王府的麼?」

「回藥師,在下並不知曉您要回府的事,在下來找您是因為這兒有一碗被人摻了酒的甜湯,想請您瞧瞧這之中是不是有什麼不妥。」小二十三說著,將甜湯捧到了身前。

「被摻了酒的甜湯……?」慶長藥師撫了撫下巴,將甜湯接了過來。

他聞了聞,以手指沾了點甜湯放入口中,接著又以指沾了些甜湯畫在一張要用來包藥的紙上。

「藥師……您看這甜湯……有問題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