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三 – 氣死你

腳步聲恰恰停在了門前,跟著一個慵懶隨意的男聲道:「師姐,妳在嗎?」

蕭鳴鴻聞聲有些窘迫,他不曉得門外的人是誰,可那人一定是來找他懷裡的人兒。

他並不想被來人誤會什麼,於是蹙眉看著眼前那個原本與自己差不多同高,現在卻矮了一小截、並且性別與先前完全不同的人,無聲地詢問她該如何是好。

可這懷裡的人兒卻狀似不與自己所想的相同,她的嘴角這會兒正噙著一縷壞笑,一副完全不在乎的形容,一手扣住自己的腰身強迫自己的身體與她的緊密貼合著,另一手終於從掩住自己的嘴上拿了下來。

只是蕭鳴鴻還來不及開口說話,女子的手已是在他的啞穴上用力一點。

蕭鳴鴻轉了轉眼珠子,他不曉得女子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他想到最近在王府裡學到的運氣循環,在緊要時刻還能集氣衝擊穴道做刺激,如此便能自救、或讓發揮超常又或是能恢復被點穴道的功能。

他甫集氣,女子點穴的手改掐住蕭鳴鴻的下巴,強迫他的臉正對著自己,她笑臉盈盈地發號施令道:「吻我。」

蕭鳴鴻在瞬間愣住,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女子那方卻還在續道:「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都答應你,只要你肯先吻我。」

蕭鳴鴻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懂女子在胡言亂語什麼,他被點了啞穴,張口不能言,又怕女子真靠上來吻了自己,他只好拼命地扭動著身體,想盡量讓自己的臉遠離女子。

碰——地一聲,蕭鳴鴻聽見門外的人粗魯地將門給撞開,他顧不上女子柔軟的唇幾乎已經要貼上自己的唇,只覺得自己的下巴此時已被女子捏得快碎了,又聽見屏風後有個握拳握得咯吱響的聲音,再來便感覺到一陣風,他餘光裡出現了一件紫色外衫的袍腳。

他往上一瞧,來人是個五官俊朗、長得與昊天嶺八九分相似的男子,面色冰寒地現身在屏風之前。

 

站在門外的來人慵懶地開口問問裡頭是否有人後,一小會兒的時間都未聽見有人回話,可他清楚聽聞屋裡頭有著細微的布料摩擦聲,想裡頭有人,便站在那兒等。

當房內女子開始說話時,他初初以為女子終於是要前來應門了,可女子並沒有移動的腳步聲。

後來女子所言一字一句地入了耳時,他連想也未想便認為對方是以大唱空城計的方式在唬弄自己。

他勾著唇,覺得她想要以如此拙劣的技倆來拒絕自己真是可愛透了,不願再等待她前來開門,直接一掌向房門揮出,那門閂不堪一擊,應聲便是從中斷成二截,他再輕輕一推房門,面對的便是那張隔斷門口與大木桶的屏風。

只是此時入他眼的並非是場獨腳戲,那屏風上是二人緊貼的刺目剪影,他感覺自己胸口被活生生地剜了一個口子,手不自覺地攥起了拳頭。

他快步地移動到屏風的後面,目睹了蕭鳴鴻與女子的臉是能靠得多近、便有多近,四唇幾乎是要毫無縫隙地貼合在一塊兒了。

屋內立刻響起了一個暴怒聲喝道:「夜、承、影!」

那聲音帶著極強的怒氣及怨氣、伴著破風聲襲向了蕭鳴鴻的門面,承影藥師鬆開了箝制著蕭鳴鴻下頦的手,將他的人往一旁推,身子卻又持續地與他貼合在一起。

她的身子方移動到了拳風所至處,看似理所當然伸出了右手,單手接下了來人的那一拳。

夜承影看著來人,涼涼地道:「哎呀呀,昊天承,你能不能別一來就出拳,你這一拳可是打得人很疼的!」

昊天承未言,只是望向蕭鳴鴻的目光如炬。

蕭鳴鴻心裡哀號,十分委屈,可他也知道在這個時候並不適合分辯什麼,他只能舉起雙手,表示二人貼合在一塊兒,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

昊天承忿忿地將拳從夜承影的手掌裡抽出來,將頭向著蕭鳴鴻以下頦指了指,「你還不快點離開!」

夜承影噘起了嘴,軟語道:「不,蕭哥哥你別走,你一走我就走光了呀。」

話落,夜承影狀似嬌羞地將頭埋進蕭鳴鴻的懷裡。

蕭鳴鴻進退維谷,他覷了一眼懷裡的人兒,還真像是未著寸縷直接藉自己的衣衫遮掩著春光的形容,他不禁咳了咳,想用咳嗽掩飾自己的尷尬與面紅耳赤,同時並暗自集氣衝擊著啞穴。

昊天承等不及蕭鳴鴻的動作,逕自脫下了身上的外衫,想披上她的身。

可他才靠近,夜承影就像是背後生了雙眼睛,斬釘截鐵道:「拿走,我不需要你的袍子!蕭哥哥,咱們進去裡頭,我的衣裳就放在床欄上。」

昊天承因她所言氣得渾身發抖。

衣裳放在床欄上的這種話,對一個成年的男子來說是多麼具暗示性呀!可他眼下未有任何適當的身份能干涉她的任何事,他感到莫可奈何,亦覺得心上一片冰冷,雙腳宛如扎進了地底,寸步難行。

「阿……對了……。」夜承影扭頭看向昊天承道:「師弟呀,你喜歡就杵在這兒當門神也行,不過要記得讓人來把我房門上的閂給修一修。」

話落,她再不理站在那兒眼紅得似是要發狂的昊天承,兀自推擠著蕭鳴鴻進了裡間的屏風之後。

昊天承將牙咬得死緊,在用力地閉了幾回眼睛及幾個深呼吸之後才轉身出了門。

裡間的屏風之後,夜承影將蕭鳴鴻抵在牆上,她在聽聞昊天承的腳步聲離開了琉璃居後才將手從蕭鳴鴻的嘴上拿開。

「蕭兄,方才真是謝謝你了。」

「咳咳咳,那妳快點兒穿上衣裳吧。」

蕭鳴鴻很識相地閉著眼轉過身去面對著牆,夜承影見狀笑了笑,去拿了衣裳穿了起來。

在一陣窸窣聲停止後,蕭鳴鴻先打破了沉默,「妳方才為何要那樣做?」

「我穿好了,你能轉過來了。」

蕭鳴鴻轉過身,便是見夜承影又穿著平時的模樣,手中拿著兩壺酒。

「走吧,咱們去房頂上喝酒。」

「蛤?」

夜承影說走就走,蕭鳴鴻撓了撓頭便也跟她上了屋頂,兩人坐在了屋脊上,夜承影遞過一壺酒給蕭鳴鴻。

「疑?妳何時溫的酒,我方才好像沒有看見?」

「內力溫的,你現在應該也行了吧?」

「唔……這酒妳都溫好了,過熱可就不好喝了,我下回試試。」

「嗯。」夜承影應了聲,灌了幾口酒。

「現在能說了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