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四 – 突遇生產

鞏毓靈這一吐是吐得昏天暗地,她原本就吃得不多的午飯在開始吐的時候,就已吐個精光,可這陣嘔吐卻是一直持續到她吐得眼前發黑,才停了下來。

張媽自端了茶水到她身旁便一直撫著她的背,待到她吐得差不多的時候遞上了茶水。

「毓靈,妳還好麼?」

「張阿姨,謝謝妳……。」鞏毓靈以茶水漱了漱口,有些虛弱道。

張媽見她難受,便寬慰她:「這個月份難免會吐,過段時間就好了。」

鞏毓靈點了點頭,張媽又道:「或許是因為妳病還沒好全,所以吐得比較嚴重,妳先去歇會兒,就別操心那些孩子們了。」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阿姨們都是過來人,知道有身子的人的不容易。對了,看妳吐成這樣,恐怕也是比較容易覺得累吧,這時候真的別想太多,好好休息比較重要,這樣孩子也會長得比較好。」

「好,謝謝張姨。」

鞏毓靈聽話地去屋子裡躺著休息,她睡了一個時辰,起身後覺得精神頭不錯,吃了小半碗張媽端來的粥後沒再吐過,便去隔壁屋子幫忙照顧生病的孩子,這期間也未再吐過。

日子又過了二日,在這二日裡,鞏毓靈只要用了午飯,飯後都一定會孕吐得厲害,而且一日較一日吐得更兇。

這讓鞏毓靈覺得有些奇怪,她這回吐的時候,也不禁在心裡頭琢磨了起來。

聽說孕婦都是容易對味道、食物等等東西敏感,而這一敏感,最直接的反應便是孕吐。

也有說法是孕吐反應愈嚴重的,肚子裡的小寶寶其實是愈健康。

可如此愈吐愈兇是正常的麼?

還有孕吐是會挑時段的?

不是聽說晨起時才是最容易孕吐的麼?

她回想著是不是這三日午飯中有什麼相同的東西造成自己容易吐,但……這三日的午飯……那些品項並未有什麼重覆性,自己在吃的時候也未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那如何會在飯後才有吐的反應?

還是說因為那些東西吃下去與胃酸相互作用後才產生讓自己不舒服的感覺?

她正想著,打算將每日飲食的內容都記錄下來,忽聞食堂附近有騷動的聲響。

鞏毓靈因為吐得差不多了,就以茶水漱了漱口,連忙往食堂那處去瞧瞧是否需要幫忙。

她趕到食堂那處的時候,騷動已經移往臨近食堂最近的屋子裡,她湊了過去,聽到有人喊著:「快、快去請坐婆過來!」

那人一喊,有兩名男子飛快地往義莊外跑。

鞏毓靈沒往屋子的門口擠,而是到一旁還開著的窗戶往屋裡頭瞧。她看見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被一名男子攙扶著,而張媽與辛媽兩人則利落地在床榻上已鋪好的墊被上再鋪上一層油布。

「快、快讓媛援在榻上坐下來!欸,在門口站著的,還不快去讓人多煮些熱水端進來,媛援恐怕是要生了!」

「好、好,馬上去。」

「噯,還有麻繩、長布條及多一些的棉帕別忘了。對了!多拿些暖盆子進來保持屋裡的溫度還有孩子要用的包巾!」

「好嘞!」

張媽看向男子,「好了,顧安,產婦受不得風,你把窗子都關了之後,就到外面去等,記得將門帶上。」

「知道了!」

隨著窗戶被關上,鞏毓靈也看不見屋子裡的情形,她將張姨及辛姨先前向其他人紛咐的東西記著,百思不得其解為何生產時會需要用上麻繩。

張媽她們要的東西很快便備齊並送進了屋子裡,鞏毓靈在門口幫忙核對有無缺漏。

那些需要的清單之中最早被送進屋裡的,是那條麻繩及白色的長布條,跟著麻繩一起送到的還有一個草繩結成的環。

那草環被做成了一個一字下方緊鄰一個圓形的形狀,一字兩端的末尾略微上揚,圓形之中還垂著一隻鈴噹,據說是破曉女神賜予生產時能順利的一個護身符,因而那護身符才送來,便立即被掛在屋子門口的門板上。

屋外的眾人隨著需要的東西一樣樣送進屋裡,逐漸地冷靜了下來,嘴裡唸著祝願媛媛生產平安的話語,再朝著那護身符合掌躬了躬身子後,便該做啥就做啥去了,不一會兒,院子裡剩沒幾個人站著。

半晌,屋裡開始傳來斷斷續續女子疼痛呻吟的聲音,可坐婆卻還沒到。

顧安是院子裡幾人中最著急的,他不安地在院子裡走來走去,時不時又朝著義莊大門的方向望去。

「紹兒,你嫂嫂在裡頭好像很疼,你能不能幫哥哥跑一趟,去看看劉坐婆到底人在哪兒。」

「哥,你別急,女人生孩子就是這樣,嫂嫂又是頭胎,不會那麼快的。」

「你又沒生過,你怎麼知道,而且……。」顧安話說到一半,見到先前去請坐婆的人回來了,趕緊迎上前去。

那二位男子回來的時候,二人中間還夾帶了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他們合力一左一右地架著那婦人的膀子,氣喘吁吁地跑回來,鞏毓靈見那婦人的腳幾乎是未著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為婦人感到疼痛。

兩位去請坐婆的人到進了院子,才將老婦人給放了下來。

老婦人落地後忍不住道了句:「你們年輕人也真是猴急,老婆子我被你們這樣一架,簡直全身上下的骨頭都要晃得給散了。」

「還不是婆婆您走得太慢……。」帶劉坐婆來的其中一人嘟噥道。

劉坐婆瞪了他一眼,甩了甩手,不客氣地往四方瞧了瞧,當她看見房門上掛著的護身符後便自發地往那屋子的方向走,未曾想會忽然來了個年輕人擋道。

「劉坐婆,快快,我媳婦兒在裡頭好像很疼的樣子……。」

劉坐婆看著眼前面色焦急的年輕人道:「生孩子就是這樣,一回生、二回熟,哪有不疼的。」

「可先前我媳婦兒給你還有藥師瞧的時候,都說她至少還要一月才會生,這會兒怎提前這麼多……?」

「哦,生孩子呀就是這樣,誰也說不準孩子何時會想要提早出來。」

顧安張了張口,還要說話,劉坐婆卻是拍了拍他的肩頭道:「裡頭用具都齊了麼?」

「應該都齊了。」

「好,那傻小子你就別妨礙老婆子了,老婆子先趕緊進去幫幫你媳婦兒阿。」

「好、好,坐婆妳快進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