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六 – 母女相會 II

古瑜珍不由得扭頭看向周正,周正朝古夫人的方向努了努嘴,古瑜珍心下了然,便輕輕拍著古夫人的背安撫,好舒緩她的情緒。

待到自家娘親哭得緩了,古瑜珍放開她並與之對望:「娘,珍兒讓您擔心了。」

古夫人聞言面上一喜:「珍兒,妳、妳的記憶都恢復了?」

古瑜珍笑著道:「娘,珍兒從來沒有失憶或忘記過您……其實珍兒前些時日就到京都了,可您的病實在是不能大悲大喜,所以珍兒到現在才能與您見面,您瞧,這是珍兒同周二哥哥一道去金閣寺為您求來的平安病癒符,」她邊說,周正已將那符放到古瑜珍的掌心,「希望您的病能快點好全。」

古夫人眨了眨眼,從古瑜珍的手中接過了符,疑惑道:「珍兒……妳沒騙娘?那先前長得與妳一模一樣的姑娘是誰……?」

古老爺上前牽了愛妻的手,「綺珍,咱們先向廳裡的幾位殿下請安吧,莫失了禮儀了。」

古夫人這才發現這廳裡可是還有好幾個大活人在,其中有三位是坐在上首的位置,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拿了絲帕擦了擦淚水,由著古老爺帶著她走到大廳中央行禮。

「草民古瑜德,攜拙荊程綺珍見過御王殿下、見過瑾王殿下、見過晴公主殿下。」

「古老爺免禮,二位請上座吧。」

「多謝御王殿下。」

古夫人好不容易與失而復得的女兒相聚,自然是坐到了自家女兒身旁的座位上,也是在這時,她才仔細地瞧了瞧古瑜珍身旁坐著的那位年歲約有二十多的俊逸男子,而自家女兒似乎與他一副過從甚密的形容?

她忽地,心中有了不安的感覺,眉頭便擰了起來。

「珍兒……妳給娘說說,那時咱們家被追殺,妳同奶娘還有幾個丫頭片子躲哪兒去了?」

「珍兒……。」古瑜珍回憶起當時的事,還真是有些不堪回首,她閉了閉眼道:「總之珍兒現在平安在這兒,不也說明珍兒沒事兒了嘛,還說那些做什麼。」

古夫人見自家女兒的小臉糾結,可見當時的情形一定是很不妙,她聯想到自古暗地裡總是會有許多齷齪事,女兒會不會已經被人給……她有些後怕,她將身體往前傾,握住古瑜珍的雙手顫抖著問道:「妳奶娘呢?」

「奶娘她……。」古瑜珍欲言又止、眼神閃躲,蒼白的小臉到後來乾脆看向了周正。

古瑜珍身旁響起了一道溫和的男聲道:「夫人,瑜珍的那段過往不是很愉快,她不太願意提起,還是由在下來說給您聽聽。」

「你是……?」

「在下周正,是赫連帝國周氏現任家主的二兒子,我們世家世代專營香料生意,而香料與醫又脫不開關係,也因此,世家中時不時會出幾個醫術不錯的藥師大夫。

由於在下接的是香料部份的生意,便需要經常在中土大陸各地走動,尋找合適的香草、香料貨源。

因為這樣,在下在上季中,出發往南祁山時,在路上遇到的瑜珍。

當時的她正被人販子押著要賣到青樓去,又碰巧遇上了人販子之間黑吃黑的打劫,在下路過時見瑜珍與幾個女孩十分無助的形容,便將她們帶到隱蔽處去躲藏,之後再一一送回家去……那些細節,眼下這三言兩語之間也難向您解釋清楚。總之,瑜珍她沒事,您不用擔心。」

古夫人點了點頭,眸中淚光閃閃地道:「都怪娘沒保護好妳……。」

「娘,珍兒現在不是好好地在您面前麼……,您別再擔心了。」

「嗯……,」古夫人哽咽道:「這位周郎君,真是謝謝你。」

「綺珍,妳能那麼快離開床榻出門同女兒相聚也是這位周郎君的功勞。」

「哦?」古夫人望向對面的古老爺,「此話怎講?」

「這位周二老闆特地向妳的藥師問了妳身體的狀況,為妳調製了幫助身體恢復的熏香,妳才能那麼快與珍兒相見。」

古夫人回想了想:「沒想到那聞起來十分細緻的香會是周郎君調的,周郎君真是位青年才俊。」

「承蒙古夫人的喜愛,在下調的香料能幫助到古夫人、為夫人盡份心力在下也感到很高興。」

「是呀,娘,香料很有趣呢,而且周二哥哥還帶我去看了香草園及香料的製作過程。」

「嗯……?」古夫人擦幹眼淚,看著眼前恍若一雙璧人的周正與自家女兒,再往古老爺那張老臉看,無聲地詢問著。

古老爺收到自家夫人的疑問,並未解釋,而是看向上首的昊天嶺。古夫人見自家老爺往上首看去,眼神自然也往昊天嶺身上瞧。

「不知古夫人覺得周正這人如何?」昊天嶺正色道。

「唔……依小女子所見,周郎君看來相貌堂堂,人又義氣,雖然經商,卻是個正直的人。」

「古夫人覺得他會是個值得託付的人麼?」

「託付……?」她看向自家女兒,古瑜珍嬌羞地低著頭,手指頭絞著羅裙,古夫人知女莫若母,似是明白了什麼,可她想到方才周正好像說他們周家是在赫連……?

古夫人蹙眉看向昊天嶺:「殿下的意思……是要為周郎君同小女賜婚?」

「夫人見周正與古瑜珍一起的感覺如何?」

古夫人又看向周正及自家女兒,雖然先前她還沉浸在女兒身上發生的事情,可她們倆遞那病癒符給自己的時候,從細微動作之中是能看出她們之間的情誼可不止是朋友那般,「珍兒,妳……妳喜歡周郎君?」

古瑜珍不好意思地將頭埋得更低,她那紅似火的小臉已經出賣了她心中的想法,古夫人於是看向了周正:「那周郎君的意思呢?」

「在下從未婚配過,救了瑜珍雖是在下不經意遇上的事,可瑜珍是個善良好學的女孩兒,與在下又是相知相惜,在下是真心想娶她為妻。」

「可……。」

「本王知道古夫人才將女兒找回,捨不得女兒離開自己,可他們倆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又互相愛慕,古夫人不妨有成人之美。」

「老爺……。」古夫人求救似地看向古老爺。

「綺珍,珍兒能在遇難時遇上一個好對象是她的福氣,妳也是希望她能幸福一生的,對不?」

「老爺,你早就知道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