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七 – 血盟的解除方法

「綺珍,周正都親自送香料來了,我怎會不曉得呢。」古老爺看著深愛的妻子道:「他第一次同瑜珍送香料來的時候就向我表明心跡了,他說他已同周老爺提了這親事,周老爺並不反對,還非常高興地派人送了一些少見的香料過來。」

「可珍兒芳齡才十六……我捨不得她那麼早出嫁。」

周正微笑道:「夫人,在下打算將香料鋪子擴展到琮瓍去,您府上的附近亦會開上一間店鋪,如此,即便瑜珍出嫁後,您還是能經常見到她的。」

「這……。」

「綺珍,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我瞧他是真心對咱們珍兒好的,珍兒一定能像如珍嫁得一樣好,就應了她們吧。」

一直未開口的雪晴也開口說道:「古夫人,這段日子周正與古瑜珍都是住在瑾王府裡,本宮同瑾王都親眼見到周正對古瑜珍的呵護,妳可以放心的。」

古夫人抿了抿唇,「這是珍兒的終身大事……。」

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吧……可珍兒一定要由古府出嫁才行。」

「那沒問題的,周氏上下這會兒已經開始在操辦婚儀的事,待交換庚帖的時候,家父定會親自帶著聘禮到貴府提親,禮數上一定會做足的。」

古老爺對周正的說法極為滿意,他不禁微笑頷首。

昊天嶺道:「那這樁親事就這樣定下了,雖然你們都不是天耀的百姓,按說並不該由本王來賜婚,不過本王既與幾位有緣,大婚那日也一定會送上一份厚禮。
周正、古瑜珍,恭喜你們即將互結連理,希望你們在未來的日子裡能互信、互重,永結同心、幸福恩愛。古老爺、古夫人,本王在這處先向你們道喜了。」

周正及古老爺一家聞言皆站了起來,向昊天嶺行了一禮道:「多謝殿下。」

「還請殿下到時能撥冗參與小女大婚的宴席。」

「本王會派人前去的。」昊天嶺頓了頓,「古老爺,本王另外有點事兒,不知能否與你借一步說話。」

「那……。」

「夫人她們就先在這兒聚聚吧,我們到偏廳去談便行。」

「是。」

昊天嶺、昊天策、雪晴、古老爺並雲頎、瀟瀟等人將大廳留給古夫人母女敘舊及讓周正表現女婿「力」的機會,便一起到了偏廳。

幾人在偏廳落座,管家為眾人上茶,古老爺首先站了起來向昊天嶺做了個揖。

「御王殿下,草民感謝殿下為草民尋回愛女,更感謝殿下不計較草民為赫連皇太子所騙,對殿下做出不敬之事,草民在這兒為自己及拙荊的冒犯向殿下道歉,請殿下海涵。當然,若殿下有用得上草民的地方,還請殿下告訴草民,草民定將全力以赴,為殿下解憂。」

昊天嶺勾了勾唇道:「眼下本王就有件事想請古老爺幫忙。」

「哦?還請殿下明說是何事。」

「本王聽說貴國信奉火神教,有自己一套獨有的厲害巫術,而貴國巫女們的巫術亦是十分了得,有一事想請教於你。」

古老爺蹙眉道:「沒想到殿下對於我國的事如此清楚了解。不曉得殿下想知道的是什麼?草民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古老爺有聽說過血盟嗎?」

「血盟……?殿下指的是什麼樣的血盟?」

雪晴聞言,知道有戲,頓時雙眸放光。

她忍不住向前傾了傾身子:「古老爺所知道的血盟有哪幾種?」

「血盟麼,主要是以血或者精氣、生命等等做為祭儀的引子,在祭儀中立下誓約的方式。
這法子通常使用在約束方面。同意加盟的人為表示忠誠自願加入血盟,會讓血盟汲取自己身上能做為引子的血或精氣、神等,讓血盟能在辨識自己之後監督自己的行為。加入誓約者一旦違反誓約,會被血盟最初開啟訂定時所訂下的懲處方式反噬以作為懲罰,因此血盟並沒有所謂的種類,完全是看誓約是如何下的。」

「那血盟有解的方法麼?」

「有是有,通常要以第一位創建血盟的立誓者或者第一位立誓者認可的繼任者的血為引,以開啟血盟誓約,如此才能更改血盟的內容。」

昊天嶺淡淡道:「古老爺,那你有聽說過有人會在定情物上附上血盟,收了定情物者如未嫁給贈予者便會化為一灘血水的例子麼?」

古老爺掂量了一小會兒後道:「殿下有遇上這種事?殿下所說的這種血盟……據草民所知,我國皇室是一直都有用這類的血盟。
草民身為言官,這事還是知曉的,我國皇室的血盟主祭物是放在宗廟裡,至於血盟的『觸角』則是放置在做工精美的髮簪上。
那些簪子平日裡被供奉在宗廟裡的案上,當需要聯姻,又或是遇上心儀的對象時,皇子會先將髮簪置於胸前心藏的位置,讓血盟先辨識現在要締結婚約的皇室成員是誰,之後,再將那支簪子插入對象的髮上,髮簪便會吸取女方的氣,將這門親事結成。
如果女方未如約在一年內嫁給那位皇子,又或是女方嫁給了他人,在她拜堂的那日午夜,女方便會被化為一灘血水以做為失約的懲戒。」

「這樣的血盟是只有琮瓍皇室才有麼?還是古老爺亦聽聞過中土大陸的其他皇室也有使用類似這樣的血盟?」

古老爺仔細地想了想,才答到:「草民不曾聽聞過……而且,按說,血盟的源頭也是屬於巫術的一種,他國皇室應當是不會有這樣的能力才是。」

「那貴國這結親婚約的血盟既然由來以久,要解除總不可能再找第一位創建血盟的立誓者,這得要如何才能解除?」

「唔……這個嘛……。」古老爺面有難色地道:「要解除婚約也不是不行,可……首先要請那位結下婚約的皇子寫下休書,將休書裹住簪子後焚燒,並在焚燒的過程在休書上滴下一滴左手無名指上的血,如此才能解除那紙婚約。
只是這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更何況皇室成員怎可隨意取血……。」

昊天嶺點了點頭,「只有這種方法?」

「基本上只有這方法可行。
畢竟您問的血盟是方才所提的皇室血盟那類,那些皆是自古老的時代流傳至今,且那些血盟最初定是由當時巫力高深的鎮國巫女所下……可若休書並皇子之血真不可得的情形下……那便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取消婚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