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六 -三得藥鋪 II

「姑娘,是這樣的,妳是不是會經常覺得嗜睡畏寒得比旁人嚴重?」

「是。」

「姑娘也清楚自己有身孕了吧?」

「是。」

「姑娘身體的底子原本就不好,有了身孕之後,在保養上自然就必須比其他孕婦更加地注意才行,可姑娘到我們藥鋪前似乎一整日都沒什麼進食,又在雪地裡走了很久的路?」

鞏毓靈瞬時覺得有幾條黑線自天而降,她像是個考試作弊被當場抓包的學生,又或是歡喜帶著隊出發去玩、卻在帶路的路上被發現是個連地圖都看不懂的路痴那般,有些尷尬地道:「是……。」

慶霖藥師搖了搖頭:「哎呀,妳這樣可不行的呀!
妳底子已是寒上加寒,這會兒若是招了風寒會比其他人更加來得嚴重的,而且還可能會讓肚子裡的孩子不保。
我這兒開了帖藥,請姑娘一日三餐要服用。另外還有一帖是睡前要用的。
用了這藥之後能讓姑娘的身子較能抵抗寒冷,也好保胎。之後再隨著季節調整。」

鞏毓靈聞言蹙了蹙眉,她輕聲地問道:「藥師,這藥……得吃多久呢?」

「至少得吃到妳將孩子平安生下來,到時再依姑娘的體質變換藥材即可。」

鞏毓靈的柳眉這下子可是全擰在了一塊兒,她盤算著如此下去,恐怕生產的時候就無法請上產婆來幫忙,孩子將來的吃穿用度可能也成問題……剩下的那些玉石,可能得找個時間去變賣了。

就在她腦子裡的算盤打得正響亮的時候,金掌櫃端了碗黑呼呼的藥湯進來診間:「慶霖藥師,姑娘的藥來了。」

「謝謝。來,姑娘,妳先將這碗藥給喝了。」

「可……可是……。」

金掌櫃插了話:「姑娘,妳別擔心,先前我派大夫去義莊診病時也派了人回去稟報東家。
這不,方才東家就遣人來說他未料到附近的鄰里有義診的需求,所以他決定日後只要是在日子尾數為一或五的那日都會有義診,而藥金也同現在的方案,只要以體力勞動或者是一些織品繡品做為交換,就能依著義診的藥方子免費拿藥。」

鞏毓靈驚訝道:「真的?」

「妳一個小姑娘又有了身孕我能騙妳什麼?這些都是我們東家說的,可不是我說的!
哎呀,妳有身子還是將心放寬點兒好,快把這藥湯喝了吧,將藥帶著也好趕快回去看看那些病了的孩子們。
等之後天氣好些再送交換的東西過來吧。」

「嗯。謝謝你們。」

金掌櫃略略思忖了一小會兒道:「不過,現在也晚了,我們還是派個人送妳回去吧。」

「阿!不用、不用這麼勞煩……。」

鞏毓靈的話還未說完,金掌櫃已是道:「小六!」

「嘿,掌櫃有何吩咐?」

「等會兒這位姑娘能下床,送她回義莊去。」

「是。」小六恭敬地應下。

鞏毓靈見金掌櫃都為自己安排好了,似乎也不便拂了他一番好意,心下只想著快點回義莊去瞅瞅孩子們好些了沒有,便將藥碗給端了起來,打算把藥湯來個一飲而盡。

誰知,藥湯甫入口,便是那又酸又苦的口感,她蹙著眉想:這、這……這還真是熟悉的味兒呀……。

勉強將藥湯喝完,鞏毓靈的眼角已經被難喝極致的藥味給逼出了一滴淚,小六在一旁不動聲色地拿出了顆蜜餞。

他才只是將蜜餞放在鞏毓靈的面前,她已是無法想得太多,只見是蜜餞就趕緊地接過來塞入口中。可惜,那蜜餞好吃是好吃,可藥味還是無法被完全壓制,僅僅只是讓鞏毓靈能緩口氣而已。

她這一緩,便想起了什麼,正打算開口,便聽小六說道:「姑娘,等會兒要帶回義莊的藥包有很多,妳是要在這兒先緩緩藥味兒,還是同我一道去點一下,以免有錯漏?」

「很多藥包?」

「是呀,這會兒藥師想妳回了義莊照顧孩子大概也沒空再出來拿藥,就幫妳先開了三日份的藥。另外還有孩子們的藥,今晚的份兒都給送過去了,可還有明日、後日的……加上孩子們又多……。」

「額,這倒是……我同你一塊兒去大堂吧,順便幫我先看看藥金總共要多少銀兩。」

「好的,那我先到大堂等妳。」

鞏毓靈下了病榻,理了理衣裳,看到身上裝著銀兩的荷包被放在病榻旁的小几上,她蹙眉拿起來確認裡頭的數額,邊數邊想著方才的藥湯與蜜餞。

一會兒後,鞏毓靈掀簾正欲踏步到大堂,她未語已是先扶額。

藥櫃那處的夥計還在秤藥包藥,可櫃台上已是堆滿了小藥包。

鞏毓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掃了一圈兒大堂,她信步走到櫃台那處向小六及金掌櫃道:「額……這些都是我們義莊的嗎?」

金掌櫃「和藹」地頷首道:「是呀,妳們義莊裡這麼多孩子都病了,每個人需要的又不盡相同,又需要調理幾日,所以就這麼多包藥了……。」

鞏毓靈忍住再次翻白眼的衝動,這會兒她倒是覺得這三得藥鋪的東家根本不是個大善人,是個坑人的人吧……她覺得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一個錢坑的陷阱裡,還好自己身上還有些銀兩,不然得拿多少繡品過來才補得上那坑?

她有些無言,金掌櫃倒是又開了口道:「姑娘,妳快過來瞧瞧,生病的是不是這些人,有沒人被遺漏的?」

鞏毓靈瞧金掌櫃一臉誠懇的形容,眼下也是孩子們最重要了,便上前去看那名單。

名單看起來是用炭條所寫,寫在薄如蟬翼的紙上,上頭除了名字之外,名字的後頭還跟著藥方子。只是,比較奇怪的是,有的人的藥方子末尾還標注了「幾帖」,在幾帖的後方又是一串藥方子。

金掌櫃見她的目光所及之處,便解說道:「有些孩子的脈象會因服了藥後而改變,這時,就得換後面的藥方子了。」

「原來如此……我以前確實曾經聽聞厲害的中醫能推斷服藥後的脈象……原來是真的。」她抬眸看著金掌櫃,「你們藥鋪的藥師真的很厲害。」

隨即,鞏毓靈向金掌櫃深深地一鞠躬:「謝謝你們。」

「嗬、嗬嗬,好說好說。」金掌櫃心內被她的鞠躬鞠得有些發虛,趕緊上前虛扶她,道:「哎呀,姑娘妳要謝,就謝我們東家吧,我這掌櫃也是拿著薪餉辦事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