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三 – 石衛的判斷

鞏毓靈心裡七上八下地跑到了孩子們住的長屋,那處門窗緊閉著似是沒有人煙,她站在門口,四周圍靜得彷彿是能聽見雪落在地上的聲音。

先前對孩子們是否出事的急迫擔憂讓鞏毓靈一心想快點兒到長屋來瞅瞅,可真到了這兒,她腦中紛亂、各種揣測紛紛出爐,她很怕門後就真如她所猜想的那般,反而失了勇氣去將門推開。

她站在那處,深呼吸了幾口氣,定了定心神,告訴自己千萬別自己嚇自己,眼前最重要的便是儘早確認他們人在哪兒。在一番安慰自己的說詞後,她伸出仍顫抖著的手,卻是一鼓作氣地推開了門。

在長屋裡頭,孩子們不若她的胡思亂想,是全體都待在長屋裡頭。她終於是一個不落地見到了那些孩子,可她提起的心才落下一半,卻也是涼了一半。

長屋裡的孩子們雖然都在,可個個都躺在自己的床舖位置上,他們看來並非是在躲懶貪睡,而是與充當臨時病房屋內的孩子們一般,每張小臉上都是紅彤彤的。

鞏毓靈以目光巡了一圈兒,大多數的孩子看起來是毫無生氣,少數幾個看起來是十分痛苦的形容,有一、兩個則是邊睡邊說起胡話來了。

她蹙著眉,伸手往離自己最近的孩子頭上一摸,那孩子發著高燒。她又繼續探著下一個孩子的溫度,也是發燒。待她摸過每一個孩子的頭,竟是所有的人都在發燒。

鞏毓靈在知曉這個事實時,整個人是懵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辛媽也是、這些健康的孩子們也是,怎麼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人都病倒了?

她邊想邊開始行動,她先從更換長屋裡的暖盆子開始,接下來便是安置那些孩子們,讓他們能睡得舒服點。

當小二十三找到石衛時,正有幾個暗衛圍著石衛。小二十三還未完全靠過去,便已是因為內力到了一定程度而能聽見他們的對話。

「石隊,我這處分派到探視的人家,每一個都發燒了。」

「我這處的也是。」

「我也是。」

「真的是沒一個沒生病的?」

「應該是因為他們昨夜來義莊的時候穿得單薄的關係吧,他們只是普通人,又不像我們有功夫傍身,可以不畏寒冷。」

「這倒是咱們的疏漏了,昨晚送他們回去前未想到這個。」

「石隊,那現在該怎辦?」

石衛沉吟了一小會兒便指著右手邊的暗衛道:「你,回王府向主子通報這件事……看能不能別管鋪內的藥材是否已經上全,直接讓三得藥鋪在半個時辰內開張。」

「是。疑!為什麼?」

石衛伸出了拳頭,不輕不重地在開口問那話的人的頭上敲了敲,語氣如常道:「虧你曾在淚泉別莊保護過郡主,你忘了郡主是個多麼善良的人麼。
既然你們去探的人家每個都頭疼腦熱的躺著了,昨夜出現在義莊裡中蠱的人中可不止是那些大人而已,那些孩子們也是無一不中了蠱,早晨起至目前為止都未見到有任何人出沒在各迴廊、甬道上,想來昨夜出現在義莊的那些人都病倒了吧……。
郡主現在可能是還未起身,未發現到這些事,倘若她知道孩子們都病了,她極可能將那些孩子們都安置好後,就會出義莊找大夫吧。
主子也是想找個時機讓郡主與慶長藥師再接觸,我想,這會是讓郡主與我方的藥師接觸的好時機。」

「明、明白,我馬上去!」話落,這位暗衛立即往御王府衝去。

石衛看向另外兩人道:「你,去炭棚燒炭。你,帶一個小隊去廚房煮飯食,記得以粥品、清淡類的為主。」

「是。」

小二十三心下十分佩服,石隊早早就派了人去昨夜來鬧事的人家探察回去後的情況,且僅是在收到回報都病倒了的情報之後便能想到許多該處置的細節,他赫然想到郡主未撐傘就往長屋跑去的事還未同石隊說,趕緊去到石隊的身旁。

「小二十三?你先前跑哪兒去了?是去看顧郡主了?」

「石隊,我……。」小二十三被石衛一問,才想到方才急忙過來,也忘了讓先前負責看著郡主住所的人回位子替自己看著郡主。

石衛深深地看了一眼小二十三,並未責難他,只淡淡道:「走,邊走邊說。」

小二十三抿了抿唇,石衛愈是不罵自己,他自己愈是覺得羞愧難當、覺得辜負了石隊對自己的栽培。

就在石衛要往鞏毓靈的住所去時,小二十三還是拉住了他,「郡主應該是去了孩子們住的長屋。」

「嗯。」石衛應了一聲,便改往長屋的方向去。

小二十三一路上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石隊,我先前確實是在暗中看顧郡主,方才見雪下得如此大,郡主卻不知想到了什麼,急著從食堂往長屋方向跑去,連個傘也沒打,這事不曉得該如何處理。」

石衛並未回答小二十三,只是沉默著。

待二人到了長屋,有位暗衛過來道:「石隊,郡主是從食堂那處過來的,她進長屋巡過屋裡的情況後,便一直忙裡忙外,光長屋到炭棚就來回走了四趟,還煮了熱水,將熱水兌了冰水,幫一個一個的孩子以沾了溫水的紗巾綁腿,好像是這樣能幫發燒的孩子們降溫的樣子,這會兒差不多是在處理最後一個孩子了。」

「知道了,我會暫時在這兒看著,你先去廚房催一催,讓小五他們煮食的手腳加快。」

「是。」暗衛領命離去,小二十三看著同袍的背影,對石衛道:「石隊……那我……。」

石衛目光犀利地看著小二十三,語重心長地道:「二三,你是個很有資質的孩子,武功也很好,可我們在主子之下,有時獨自出任務,有時是一個小隊一起出任務,要做任務並非是光有一身好武藝就足夠的。
你的心不夠細,你對周遭的觀察不夠,如此不瞻前顧後,很可能會害了自己還害了同袍。
上回在蠱族禁地的教訓還不夠麼?
甚至,萬一將來主子派你走的是重大任務,計畫不會因為你死了就終止了影響的範圍,更多的可能是因你的失敗導致主子的計畫曝光,你說到時被波及到的會有多少人?
今日在這處,你有我可以問,若哪日主子讓你自己一人領的一隊人去執行任務,你要找誰問?
雖然暗衛長要你以生命保護郡主,主子現在又安排你做我的副手,這兩項原本是不相衝突、能同時完成的任務。可現在,你對於任務的優先順序排列有誤,目光明顯只著重在郡主身上,如此要如何做好副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