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一 – 令從蠱

「主子。」

「還有事?直說吧。」

「是。方才還來了個消息……。」冥殤自懷中拿出一幅小幀的地圖,指了圖上的一處續道:「這處的人被襲擊了。」

「被襲擊了?是誰做的?我們的損失情況如何?」

「回主子,目前還不清楚是被誰襲擊,那些人放火燒了山就躲得老遠。

看對方的目的應該是希望將我方的人逼入陣裡送死。只可惜結果讓他們失望了,我方的人,一個不落地都脫逃了。

對方遠遠一見我們的人出來便落荒而逃。

至於我方損失,目前的回報上只有部份人有些燒傷,屬下已讓人送靈泉水過去了。」

「廉禎呢?又脫逃了?」

「昨夜的定時回報顯示一切正常,所以應該不是廉禎指揮那群人做的。」

「是麼,那去盯住夏文嫣那處,若成敗的消息是回報給她,就能確定這些事情也都有她的一份。」

「是。」

「你順道回去同三哥說,讓他準備準備,我們要出發去破陣。」

「您是指被襲擊的這處嗎?」

「嗯,那正巧是要去破的第二個陣。」

「是,屬下知道了。」

昊天嶺未再同冥殤多說些什麼,揮了揮手,一道暗影便識趣地離開義莊,回府去傳話了。

他走進食堂,看了一圈,發現元谷藥師正在廚房裡忙著煮藥茶,便朝那方向走了過去。

「這些人中的是什麼蠱?」

「令從蠱。」

「你能知道他們受的是什麼命令麼?」

元谷藥師抬眸看了眼昊天嶺,又低下頭去,攪拌著一大鍋的藥茶。

「他們受的命令嘛……。」

昊天嶺見元谷藥師話說到一半,那張陰柔的臉上便開始微微泛紅,不一會兒便紅到了連整個耳根子都通紅不已,他不由得眼睛瞇了瞇,淡淡道:「有沒有可能那命令是與情釀加入了媚藥有關?」

元谷藥師一聽,劇烈咳嗽了起來,「咳咳咳!你說這處有人被下了加了媚藥的情釀?」

「嗯。」

「咳咳,難怪。
我呀,雖然沒法兒知道他們受的是什麼命令,不過……你瞧瞧那些男子的下身……再聽你說到情釀、媚藥,大概也能猜到是怎樣的命令……。」

元谷藥師輕輕地咳了咳,他面上紅透如蘋果,雙頰的紅暈一直消退不下,只好尷尬地撓了撓頭說道:「到底是誰做出這種事……這麼多人哪,要是這樣瘋狂一晚,恐怕不死也半條命了吧。」

「你這藥茶讓他們喝下去就都能解了蠱麼?還是只是消除這回的狀況而已?」

「殿下放心,這茶喝下去之後,蠱蟲便會被毒死並隨著身體的排泄物一道排出。只要有喝到藥茶的人,都不會再有下回聽令的這回事發生。」

「那就好。需要什麼就同石衛他們說吧。」

「好。」

 

鞏毓靈晨起時覺得昨夜是這陣子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晚,只是她昨夜裡好像夢到他了……。

雖然昨夜他所在的夢中不若往常那般,總帶刺地挖苦嘲笑自己,反倒是如她們最情濃時的形容,可夢境裡終究是模模糊糊……。

他好像低聲地與自己說了些話,可……她這一覺睡醒,竟想不起來他說了些什麼。

鞏毓靈握拳敲了敲自己的頭,她總覺得昨夜夢裡的他真實得不得了,對自己所說的事情亦是十分地重要,重要到自己非得想起來不可的程度。

可,他到底是說了什麼呢……?

昨夜的夢……那真是夢還是他真的來過?

鞏毓靈坐在床榻上沉吟了半晌,對於那些內容還是想不起來,就在她陷入一片苦思之中,似有一道冷風乍然吹進了房內,鞏毓靈冷不防地抖了一抖,打了個噴涕。

思路被噴涕打斷的她偏過頭看向房門口的方向,她覺得有哪兒不對勁。

看著房門一小會兒後才想起,以往晨起時,張姨、辛姨或者姜姨體貼自己身為孕婦特別怕冷的體質,一早就悄悄進入自己的屋子,將過了一晚、已不再溫暖的暖盆子給換過了。

因此她每日早晨起身時,房裡依舊是暖的,也不怕換衣裳會著涼。

可她現在放眼望去,屋內所有的暖盆子看上去都已是完全冷卻,屋裡頭因暖盆子而有的餘溫,這會兒正快速地被屋外沁進來的低溫給吞併,難怪自己會覺得身上未覆上厚被的地方有些冷的感覺。

鞏毓靈心下覺得奇怪,當即下了床榻,披上了厚袍子便開門出去。

她出了門站在廊下,屋外正飄著漫天大雪。

鞏毓靈看了看天色,時間約莫已過了辰時,可整個義莊裡卻是靜悄悄的。

如此安靜,這是正常的麼?

鞏毓靈想了想,記得昨夜應該是辛姨在隔壁照顧生病的孩子們,或許能過去問問辛姨。

她快步往隔壁的廂房走去,可她愈靠近房門眉頭卻擰得愈深,待到房門口時,裡面連個細微的咳嗽聲音也沒有,她心下大駭,現在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

鞏毓靈不敢再想下去,猛地開了門。

房裡的溫度很低,鞏毓靈第一個想法便是:難道屋裡沒人?

她的視線很快在屋裡巡視了一遍,首先便是落在房裡原先病著的孩子們躺著的位置。孩子們照舊都躺在自己的位置上,可她們的小臉上無一不是紅撲撲的,一看便是正在發著高燒。

鞏毓靈驚訝地往裡頭走了一步,在角落看見倒在地上的辛媽,她往辛媽的方向跑去。

她將辛媽的上身抱在自己的懷裡,立刻發現辛媽身上的溫度亦是滾燙得很,她緊張地喚著辛媽。

「辛姨、辛姨,妳醒醒!」

她喊了好一會兒,辛媽終於微微睜開雙眸,鞏毓靈見狀鬆了口氣。

「……毓靈?妳怎麼……怎麼過來了……?」辛媽說話有些斷續,看起來有些虛弱、病得不輕的形容。

「辛姨,妳生病了,現在身上很燙,我幫妳打個地舖,妳在這兒休息好麼?」

「好……。」

鞏毓靈將辛媽輕輕地放下,到屋角抱了一床墊被並被子枕頭,在地上舖好,讓辛媽略微挪動就能進了暖被子裡。

接下來她去開了一點兒窗縫,將所有孩子身上蓋的被子,該蓋好的蓋好、該露出腿散熱的露出腿,便出門小跑到專放暖盆子的炭棚想取已裝好炭的暖盆子。

待她到了那處,那處今日竟也沒有人,鞏毓靈只好自己開爐燒炭,再將處理好的炭放進暖盆子之中,她分了幾回,才將充當病房的屋子裡所有的暖盆子都更換過,房裡的溫度終於開始緩緩上升。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