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 – 配合

「這……毓……王妃殿下她怎麼會……?」

「靈兒她是如何同老爺子說的?」

「她說她與家人移居到京都的路上失散……想到義莊裡找份差事過活,順道等家人到京都會合。」

昊天嶺頷了頷首,「鞏老爺不必拘禮,請坐、請用茶。」

雲頎為鞏嶸上了茶,還端了三盤一人份的小點到他面前道:「鞏老爺請用茶及小點。」

昊天嶺亦是坐了下來,捧著茶盞在手心裡轉,時不時輕啜上一口,不知在神思什麼。

鞏嶸見他一副巍然不動如山的形容,不甚明白昊天嶺的用意。只是對方既然不打算開口,那麼自己既來之,就則安之吧。

他如昊天嶺所言,沉靜下來,細細地品嚐了茶及茶點。

昊天嶺待到鞏老爺都用過那些點心,他緊了緊手中的茶盞開口淡淡道:「因為一些緣由,本王不便將事情說個清楚明白,還請鞏老爺海涵。總之,請老爺子別計較靈兒用那些說詞入住義莊,她會離開王府、在外流浪,這一切追根究底都是本王的不是,眼下也並非是合適接她回府的時候,還得請老爺子再多照顧她一段時日。」

鞏嶸點了點頭,做了個揖:「殿下言重了。」他捋了捋鬍鬚又道:「最初遇上王妃殿下時,是因她從車輪下救了義莊裡、一個跑到路上撿球的孩子,後來草民想謝謝她,給她一些謝禮,便請她到正廳裡坐坐,她才說出想到義莊找差事做的打算。
彼時她看起來情緒不是很好、面色略顯蒼白,似有難言之隱的形容,在與她的對談之中,她的言詞十分適當得體、不卑不亢,頗具大家風範,她進了義莊之後,亦是毫無矯柔造作又十分的接地氣,這讓她在義莊裡的人緣十分之好。
說真的,倘若她自己一直不說,草民還真是難以將她與皇室聯想到一塊兒。
草民也是能理解,一位皇室成員,在外若總以自己的身份招搖,總歸是弊大於利的,所以您說讓草民莫追究殿下隱瞞一事,草民在瞭解緣由後如何會怪她呢!
至於您說讓草民多照顧她一段時日,草民還真是不敢當。
殿下她在義莊裡擔任孩子們的夫子,做得很是不錯。而且,她對孩子們也很好,注意觀察著他們的性子,在他們需要的時候給予適當的對待,孩子們對她信任依賴,又能在不知不覺中學習到良好的身教與智識,草民原本還想等開春之後,讓鞏家大宅那處的孩子們也過來義莊同王妃學習……。」

「唔……說到這兒……,」鞏嶸蹙眉疑惑道:「殿下曾同草民說過,若一直等不到家人會合,來年夏季想去往延州的延安城定居,不曉得是不是王妃殿下與殿下您有什麼約定的緣故?」

昊天嶺垂眸,面色沉沉。

他將左右寬大的衣袖併攏,雙手在衣袖裡攥得老緊,一會兒後才淡淡道:「本王知道了,多謝老爺子的告知。」

鞏嶸覷了眼昊天嶺,捧起了茶盞喝了口茶。

他從御王的回答中可以知曉鞏毓靈與御王之間的水怕是深得很,自己並不清楚那前因後果,也不便介入他們夫妻倆。只是,今日御王特地找自己來這仙雅樓,一定不是只想說說王妃待在義莊裡的事,那麼,今日這會面要講的到底是什麼……?

鞏嶸思來想去,最後還是開口道:「殿下今日找草民來,除了讓草民知道王妃殿下現正在義莊裡之外,應該是還有其他的事吧?還請殿下吩咐,草民會竭盡所能的配合。」

昊天嶺勾了勾唇:「鞏老爺不愧是鞏老爺,與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無需說得太多,本王確實是有二事想請老爺子幫忙。」

「殿下請講。」

「其一,鞏老爺先前如何對靈兒的,今後就如何對靈兒,切莫讓她發現你已經知曉她的身份。
其二,靈兒的身體有些小毛病,這些毛病先前都是由慶長藥師在調理,可她自離府到現在已是斷藥了好一段時日,本王擔心她的身體會吃不消,尤其她又有了身孕……。」昊天嶺說到此,頓了頓。

鞏老爺有些訝異道:「殿下已有了身孕……?」

「是,她至今似乎還不清楚自己有孕的事……這些都是本王的疏失……,本王打算在義莊附近開一間藥鋪,裡頭會供應靈兒每日所需的藥。
聽說鞏亦傑每月會到義莊中坐診二次,為了避免只有靈兒的藥需要到那藥鋪去取,讓這件事顯得刻意及可疑,還請老爺子暫時別讓鞏亦傑到義莊裡坐診,義莊裡的人若有看病需要,就讓他們到那間藥鋪去,所需的用度本王一力負擔。」

鞏嶸捋了捋鬍子,思忖了好一會兒。

他伸出手做了個揖,「殿下的立意,草民知道了,可若讓義莊裡的人直接到那藥鋪去看病取藥,藥鋪卻分文不收……這與常態不同,是否更是讓人容易起疑?」

「是,老爺子思慮的周全,這事本王確實也有想過,所以本王擬了一個方案。」

「哦?什麼樣的方案?」

「在藥鋪新開的期間,看病抓藥,能付出銀子的,就付,若拿不出銀子的,可以體力或織品繡品等等東西做為等價交換,如此能吸引藥鋪周遭的鄰居到藥鋪去抓藥看病,讓藥鋪的人潮、生意興旺,便也能讓人忽略掉那些不自然的事情。
至於藥鋪中來自義莊的收益,本王會讓人點清後交付給鞏家大宅的帳房,老爺子定期查帳便可。」

「唔……如此應該可行,只是那診金部份殿下倒是不必歸還,鞏氏是到了年輕的這輩才難得出了個名大夫,藥鋪上卻是尚未跟進還未有經營。
因為如此,雖然鞏氏裡的人病了幾乎都是讓亦傑給治病的,可看診後,大宅或是義莊裡的人還是得到外頭的藥鋪去抓藥。」

「本王明白了。」

「殿下可否已為藥鋪取了名?」

「三得,三得藥鋪。」

「好,草民記下了。」

昊天嶺向雲頎頷了頷首,雲頎便出了雅間。

「鞏老爺,點心還行麼?聽說是仙雅樓最新開發的甜品,正愁有人能給點意見。」

「這些小點很好,對咱們這些老人家來說也不會太過甜膩,就是……。」

「就是?」

「這仙雅樓太難訂桌了。」

「嗬嗬,這樣吧,為了感謝老爺子如此照顧拙荊,本王同樓主商量商量,在今年歲末時,讓仙雅樓的特廚到大宅裡為鞏氏除夕辦個圍爐家宴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