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四 – 文嫣闖府

「莫莫,你看來很匆忙的形容,發生了什麼事?」

「天嶺,日前不是有消息說廉禎道姑在被押解回師門的路上脫逃了?我方才收到我方暗衛傳來的消息,她當時是趁你們那些師兄不察,對他們使了魅惑術,才得以逃脫的。」

「是麼?那他們身上的魅惑術解了麼?」

「小三處理的,他們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昊天嶺淡淡地說著,眼睛倒是放在攥著拳頭復又走進來的夜承影身上,她冷冷地道:「廉禎她人呢?」

莫邪向承影藥師頷首:「還好有天嶺未雨綢繆,暗中派了人跟著,他們回報廉禎一脫身,就往南祁山方向去,很可能是要去蠱族禁地吧。」

昊天嶺勾唇輕笑道:「嗬,她到了那處應該會很驚喜吧,裡頭已經被毀得差不多,只剩下一隻無法控制的蠱王……。」

莫邪看著昊天嶺笑著,連同雲頎亦是呵呵地笑著。

夜承影蹙眉掃過在場幾位俊逸男子面上的笑容,背脊上冷不防感到一陣惡寒……額……那些笑容算是滲人還是狡詐算計?

她疑惑道:「是誰做的?」

莫邪扭頭向承影藥師解釋道:「是元谷藥師提議,他親自帶著石衛進去做的。他還說放的那隻蠱王只能讓廉禎往外逃而已,到時她只要是逃往一線天,便會中了他事先已做好的陷阱了。」

「哦?那等會兒我回去,得好好地誇獎他才行。」夜承影滿意地點了點頭。

「我方才得知消息後已經發信讓小三他們趕過去抓捕廉禎了。」

「嗯。你手中攥著的是什麼?」

「夏皇的回信。」莫邪將手中的信揚了揚,一臉不快地將信放到了書案上。

昊天嶺挑眉,看著莫邪,手卻是去拿案上的信來拆,「怎麼,他不肯?」

「是呀,真是寵妃寵到沒下限了……。」莫邪翻了個快到天邊的白眼,無奈道。

「為什麼?」

「你自個兒看……那麼多證據,卻是因為好不容易才回來的公主,愛妃一哭說饒就饒,真是……。」

昊天嶺將信展開來仔細地瞧了瞧,面上倒是沒有如莫邪那般義憤填膺,他將信遞給了昊天承,淡淡道:「夏皇還不清楚事情的嚴重性,莫莫,你將夏文嫣對夏立皇室做的那些事整理整理,送過去。」

「要包含她設計讓夏皇受毒傷的事麼?」

「嗯。還有皇太子差點兒死於非命以及她對自己親生的母妃用蠱的事也呈上去吧。」

「我曉得了,我會去辦好的。」

昊天嶺嘴角噙了一屢笑:「如若這些事還沒辦法讓夏皇下決心,想繼續拎不清也無所謂,要是真走到那一步,就讓其他國家一起對她施壓,夏文嫣有種就躲在夏立一輩子別踏出國土一步,只要她敢踏出去一步,各國及江湖上的追殺就夠她喝上幾壺了。」

「我還真是期待那一日快點到來……。」

莫邪還未說完,書房裡驟然靜默了下來,一位暗衛以飛快的速度到了書房門口道:「主子,文嫣公主進府了,前院的侍衛正帶她往福臨小築去。」

「知道了,記得讓人暫時放玉燕自由並監視她。」

「是。」

「嶺兒,夏文嫣來做什麼?」

「三哥那時還在極南之地不曉得,夏文嫣對我府裡的侍女用了暗示,讓侍女放了蠱囊在食堂裡,企圖讓府裡的人都中蠱,好方便她大開自由進出府邸的大門。」

「這女人這麼惡毒……,看你這形容,怕是已經解了這預謀了吧。」

「哼,是呀,她連自己的親娘、親爹都能下得手去,還有什麼不敢的。我提防歸提防,好在有元谷藥師在,蠱的部份就讓他處理,我也就將計就計,瞧瞧她到底要做什麼。
不多說了,大家都散了吧,該做啥做啥去,我還得去福臨小築假裝昏迷不醒呢!」

昊天承莞爾,「嶺兒你戲做得還真是辛苦。」

「我倒是希望快點結束這一切……,」昊天嶺垂眸,「真希望能早一日接靈兒回來。」

昊天承摸了摸鼻子,「需要幫忙麼?」

「好呀。」

「你說三哥該怎麼幫你?」

昊天嶺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三哥自己看著辦吧,只要能保住我名節就好。」

 

夏文嫣到御王府一事,在事前並未先送了拜帖過來,她是直接乘馬車進到了御王府的前院裡。

當她從馬車上下來時,上前來的僕從、侍衛見到是她,紛紛向她行了禮:「屬下見過公主殿下。」

「嗯……本宮來探望御王。」

一位侍衛向前一步,恭敬地道:「是,請殿下隨我來。」

「欸,本宮不想擾了御王清淨,你們無需通報。」

「是。」

夏文嫣對於侍衛的恭敬與聽話十分滿意。

猶記之前有次她到御王府來,彼時她已是同昊天嶺在驛站同進同出了好多日,可自己到御王府來的時候,不論是以權勢或威壓向御王府裡的僕從侍衛好說歹說,那些人卻只是表面上擺著恭敬的態度,實際上卻是以她未先送來拜帖、主子未吩咐要帶她到哪處等待為由,完全不讓她往王府裡頭走一步。

後來,她只好讓那些人去向昊天嶺通報,在前院大廳等了很久,才見昊天嶺姍姍來遲。

而此次……哼哼,蠱囊果然是個好東西呀!

夏文嫣跟著侍衛走,穿過了垂花門,在抄手遊廊上就正巧遇上了玉燕。

「這位侍衛,你等一下。玉燕,妳過來。」

玉燕垂眸行禮道:「玉燕見過公主殿下,敢問殿下有何吩咐?」

「妳再靠本宮近一點,附耳過來。」

「是。」玉燕小心翼翼地向夏文嫣靠了過去。

夏文嫣與她咬耳朵道:「妳去幫本宮拿……。」

「是,婢子知道了……,」玉燕一臉的為難道:「可婢子並未有出入蓮華芳沁的許可,這事恐怕無法……。」

夏文嫣塞了一塊香料在玉燕手中,「若有人攔妳,就拿這個給那人聞,對方就不會阻撓妳了。」

「是,婢子知道了。」

「對了,這位侍衛,你家主子現在是在哪兒休養?」

「回殿下,在福臨小築。」

「好,玉燕,妳動作快一些,本宮在福臨小築等妳。」

「是。」

夏文嫣看著玉燕快步離去的身影,勾了勾唇,向侍衛說道:「你繼續帶路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