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二 – 哪五人

昊天嶺第一時間想的到人選是蕭鳴鴻先前言談中所言,將鞏毓靈逼上海岬的那一男一女。

他會如此認為,主要是因蕭鳴鴻曾說過,在往海岬去、唯一的那條路上,他未曾見過那對男女從上面下來,而後,蕭鳴鴻亦是在那海岬上穿越而來。

而且,鷹衛追蹤那群人時受到流彈波及的傷竟是手榴彈的破片,還有更之前,北原的秦子瑧追他們時,身上受的也是槍傷。

這在在都顯示那群人手中握有熱武,恐怕凍湖融冰與他們也脫不了關係,甚至,凍湖的融冰事件根本就是他們在試用什麼武器也說不一定。

他看了書案上的第二張密函,那紙上可以清楚地瞧見標示了四個點……不,是五個點,其中有兩個點幾乎是重合在一起的。在那五個點之外則有著清清淡淡、隱隱約約的什麼輪廓,紙的最下方則有一行密碼字,末尾的符號旁還標註了一個中字。

昊天嶺看著那行字已是直接解讀出來,其意思是「最初現身處」。

「雲頎,拿中字圖板過來。」

「是。」

雲頎很快在架几案後方的暗格中取回了所謂中字的圖板,圖板一放在那第二張的密函上,一張地圖就躍然而出於紙上。

那地圖是一個概要圖。

畢竟這中土大陸的地域廣泛,想要將中土大陸這塊大陸的地圖濃縮至能放在書案上的大小,總歸是不可能將圖畫得太過細緻的。好在標注五個點的旁邊還畫了那處象徵性的建築或是地貌云云,讓人能輕易地辨認出來那點的所在位置。

昊天嶺先往天耀京都約略位置的附近瞧了瞧,立刻便看見有個點的旁邊繪有金閣寺的特徵簡圖,再往琮瓍南方專門有出產礦石的大略位置那處,果然還有一個點。

昊天嶺如墨的眼眸底下瞬間變得深沉,他幾乎能肯定,來自異世界的其中二人,一定是那對逼鞏毓靈跌下海岬的男女,造成凍湖融冰的,十有八九亦是他們。

雲頎在一旁突然感受到一股寒冷氣息自他家王爺身上散發出來,他小心翼翼地問道:「王爺,發生了什麼事?」

「嶺兒,瞧你這氣場都不同了,你對於這五人有線索?」

昊天嶺捏了捏眉心,「或許吧。」

「你若知曉什麼,倒是快說,有個頭緒,我也能立即調派江湖中人去找。」

昊天嶺坐正,雙手交握,目光在書房裡每一個人的臉上巡梭過一遍,垂眸想了想。

昊天承、承影藥師、冥殤、雲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能信任的人,只是對於一些未曾遇上的事情,不曉得他們心理的接受程度如何……不過有些事或許是到了應該透露的時候了。

半晌,他搓摩著手上的玉扳指緩緩道:「這五異世之人,依我目前所知,大概已知曉了有四人。」

「真的麼?他們在哪兒,是怎樣的人?」

昊天嶺將目光又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眸光最後停留在夜承影的身上,他一字一句地道:「靈兒是一個、蕭鳴鴻是一個。」

「郡主?」

「蕭兄……?」

「承影師兄,妳與蕭鳴鴻交往也有一小段時間了,妳也清楚他有時會說一些胡話吧,可妳也知,那些並非是胡話,只是對於聽不懂的人來說,是胡話。」

「這……。」夜承影思忖了一小會兒,「蕭兄這個人確實是蠻有趣的……。」

承影藥師說到這兒,昊天承瞪了她一眼。

夜承影立即瞪了回去,然後向昊天嶺道:「不過,在最初認識他時,他讓我最為驚訝的並非是他見了秦子瑧的傷立即就判斷出那是槍傷一事。他讓我驚訝的,是在我看見他那套手術器具的時候。
他的那套手術器具與我現在所用的非常相似……可那樣的器具在這全中土大路上,除了咱師門能造得出來之外,普天之下,還未聽說過有人能製出來類似的,所以,我當時懷疑他是否是進了師門去竊取那些用具,便一直仔細地觀察著他。
在與他一同為秦子瑧手術後,我承認,他使用那些器具十分熟練,技術又好,而且在這片大陸上,我從未聽說有像他這樣,開刀開得如此出神入化……我甚至還懷疑他是不是曾待過師門,只是我不曉得而已。
不過這些懷疑與疑問,在同他在術後清洗器具時更深了。我發現裡頭有部份的東西,如手術刀一類的,外表看似與師門內製出來的相同,可仔細去瞧,卻又有些不同……,唔……我記得師門內的那些手術用具最初是依照嶺兒你給的一套器具所仿製出來的吧?」承影藥師蹙眉,「你是如何得來最初的那套器具的?」

「嗯……。」昊天嶺緊了緊交握的雙手,「我曾經去到過他們那個異世界,那套基礎的用具便是從那處拿回來的。」

屋內眾人聞言都倒抽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這是怎麼回事?」

「王爺,那是何時發生的事……?」

「雲頎,你還記得三年前,小雨忌日的那日嗎?那時我不是入了老林,後來失蹤了三月。」

「疑?我怎麼不曉得?」

昊天嶺看向昊天承道:「那事可能三哥不太清楚,三哥彼時好像閉關去了,而且我離開的時間並不長。」

「王爺,那件事我記得,當時也是發了紅色警戒,動員了所有的暗衛在暗地裡找您,那片老林不曉得被屬下翻遍了多少次就是找不到您的蹤影。」

「是,因為我那時已經不在那片老林裡了……。」

昊天嶺將自己在一片迷霧散去之後發現自己到了異地的經歷,簡單地說了說,後來還順道將鞏致彥找自己幫忙的事說了說,再說到了自己與鞏毓靈相遇的事。

「原來郡主就是鞏氏一族族長的女兒……沒想到會因為被追殺而到了我們這兒,結果一來還未養好傷又遇上那次金閣寺的刺客事件……。」

「鳴鴻也是與我有緣,他是我的好友蕭寒的侄子,因為保護靈兒也才會跟著過來。」

「等等,嶺兒,按你這麼說……另外來到咱們這兒的異世二人,就是追殺靈兒的那對男女吧?」

「按鳴鴻所言,他們倆應該是同時過來的,而且,你們瞧這個點,這兒是兩個點疊合在一起,表示有兩個人是在同一地方出現的,所以非常有可能就是他們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