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九 – 底下湧動的暗水 II

「唔……這事有半月了,當地官府對這案情一直無法有進展的話,照講也應該要上報到朝廷這處了。宋某與京都府尹相熟,明日一早宋某就去官署裡探探消息,再出發往南,看看能幫上什麼忙吧。」

鞏老爺略略翻了翻那厚本子,又思忖了一下,「老夫也準備一下,明日往延安城去吧。
現在所有的物資都堆積在那處,如果無法往北運,也不能就這樣一直囤在庫房裡,如果不想辦法及時處理,開春後的物價肯定會有大幅度的波動,屆時很可能會讓鞏氏上下辛苦忙呼了一年的血本無歸。」

「那咱們就結伴同行吧,也好有個照應。」

「多謝宋局主。」

宋承允站起了身子,向鞏嶸做了個揖:「老爺子,宋某就先回去準備準備,咱們就相約在明日未時,於城南門出發吧。」

「好,老夫還得安排一些家務事,就不送局主離開了。」

「還請老爺子留步了。」

宋承允說罷向鞏嶸及在場的其他人又行了個揖,便大步向門外去。

「小趙,去送送局主。」

「是。」

小趙依著鞏嶸的意思,快步地走向大堂門口,在出了門才敢小跑起來跟上宋承允,之後便走在宋承允前頭,領著他往大宅門口去。

鞏嶸見小趙出了堂門口,目光掃過大堂裡的眾人,沉聲道:「老夫這趟出去,定是會想辦法去周旋,讓物資都能往北方送上來,不過我們還是得先做一些準備,以防萬一。

亦顥、亦兼,老夫不在,大宅裡就暫由你們兄弟倆做主,真有事兩人難以達成共識的,就問問你們的母親。」

「是的,父親,請放心交給我們。」

「父親,我同大哥一定會盡心的。」

鞏嶸頷了首,眸光轉向一位年紀較自己年輕的中年人道:「五弟,還請你們一家幫忙統計延州以北、安南關以東這部份所有商鋪的存貨,可以的話,所有商鋪就先停業三日,以防存量的數量變動過快,後面要調度會對不上。」

「好。」

他看向另一位中年人:「四弟,你們一家則統計延州以北、安南關以西這部份所有商鋪的存貨,商鋪一樣也是儘量先停業個三日,待後續事情處理好再開店。」

「行!」

鞏嶸得了答覆後,與大堂裡一位比自己年紀略長的中老年人道:「二哥,還麻煩你們一家將四弟、五弟那處得來的存貨數量與先前三年內平均在開春前後的各項商品銷售情況做比對,列出可能差異的數量範圍……。」

他一句話說到最後,往另一位較自家二哥年紀更長的一位中老年人看去,誠懇地向對方道:「大哥,你是我們兄弟中最德高望重的,你一句話,所有商鋪的掌櫃絕不敢吭一句反對,還要請你幫忙,在二哥一家將那些數量算出來之後,調度要先雪藏的商品,如此,即便南方的物資比較慢才運上來,價格與供貨情況也還能維持平穩。」

「三弟的意思是要維持貨品的價格平穩?」

「是。」

「為何不直接將售價調高,如此咱鞏氏還能發一筆財?」

「大哥的意思,三弟知道,只是南方若調度不來,即便北方的售價調高,再如何也平衡不來南方價格崩盤的損失。
更何況,有些東西並非只有鞏氏的商鋪才有,屆時鞏氏哄抬價格為眾矢之的失了信用,其他人家或許從赫連或哪兒打通關節運來物資,鞏氏便會被說是趁火打劫為人所唾棄,之後要再得人信用是一件難事。
因此,三弟以為,使售價平穩,才是長久之道。
還請大哥幫忙。」

鞏嶸話音落了好一段時間,大堂裡才復有人聲:「好,三弟放心,大哥會出面做好調度,你安心去南方處理那些複雜的事情。」

「三弟多謝大哥的支持,也請各位宗親們多幫忙,讓鞏氏能走過這次的危機。」

 

翌晨,宋承允一早就往京都府去,可最近太多事情都藉京都府做主心骨,以至於府尹每日一早進京都府時,都得抓緊時間,與副手趕在莫失、岑語俊等行專責事務的人進府前先將夜裡送來的各種信息、情報彙整過,以便這些人能一進府便得最新的彙報,好立即分析及下達最新的命令,所以宋承允在府尹做完這些事之前只能先待在公廳裡等候通傳。

「誒!語俊,你看那不是承允麼?他怎到京都府來了?」

岑語俊往莫失所說的方向看去,「欸!真的是他,好久沒見到他了,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

「好。」

二人往宋承允的方向走,還未到他身後,宋承允已經是轉過身來。

宋承允向莫失及岑語俊行了個禮,「公子岑、莫副將,好久不見了。」

「宋前輩,好久不見了,郵驛局生意如何?」

「托二位的福,還行。莫將軍還好嗎?」

「父親很好,就是沒你陪練有些想你了。」莫失打量了宋承允,有些疑惑道:「宋前輩你平日如何都不肯到這京都府,今兒怎麼會到這兒來,你是來找……?」

「屬下是來找府尹的。」

「宋前輩這麼客氣,還屬下呢,你已從軍隊裡退下來,論輩份還算是我同語俊的長輩,謙稱什麼屬下。」

宋承允笑了笑:「莫副將千萬別這麼說,即便宋某已經退了下來,可二位一日是宋某的長官,終生都是宋某的長官。」

「好吧,那承允今日到京都府有什麼特別的事嗎?或許我同語俊能幫上什麼忙。」

宋承允將最近通州、延州以北收不到以南物資的事說了一說,莫失與岑語俊的面色都沉了下來。

莫失與岑語俊對看了一眼,岑語俊道:「我們最近都在忙兒童失蹤的案件,並未注意到這件事。」

「兒童失蹤案件?」

「是呀,可能承允你是做郵驛方面的生意,對物資流通不順暢的事較為敏感些,所以不清楚失蹤案件的事,當然,京都這處也沒有兒童失蹤……正確來說,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因為在事前先佈了線,所以當場人贓俱獲。」

宋承允點了點頭,「所以現在那些失蹤的兒童都找回來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