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七 – 顧慮

昊天嶺並未回答昊天承,只是目光從地上欲漸變小的青色火燄挪到院子裡的景色上。

「唔……,」昊天承摸了摸鼻子,換了個話頭道:「嶺兒,我聽晴兒與策兒說你喜歡靈兒好一陣子了,可卻遲遲都不肯面對,是因為你介意她是從異界來的?」

昊天嶺搖了搖頭:「不是……。」

「既然如此,你為何猶豫?這不像你呀。」

昊天嶺輕嘆了口氣:「天知道她是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就如同我先前也不清楚為何我會到那處一樣……自然也不會知曉她會在哪一日就會突然離開……。

我是在楚秀成將她擄走、杳無音信的那段日子裡發現自己真心是喜歡上她了,可若只是因為我喜歡上她,就不管不顧地要了她,對她的將來怕是也不公平,況且,她到這兒來時,根本就失憶了,我也不清楚在她的認知裡,我會是個怎樣的人……。」

「嗬……那你後來又是怎麼決定要她的?聽說你為她裁了獨一無二的喜服、為她精心繪了圖做訂製首飾,還讓人備了許多迎娶小雨時未準備過的東西,其實三哥聽聞那些很是高興,你終於是放下了小雨……。」

昊天嶺覷了眼昊天承,抿了抿唇:「三哥,你也曉得我們這類人自進了師門有了使命之後,按說是不可能隨意離開這處的……我想,當年我會過去那處……這背後或許是有個什麼樣的原因,可她不過是個普通人,會來到這兒應該只是個機緣巧合罷了。
既然她來到這兒又遇上了我,我本是念在她是至交女兒的份上,想為致彥好好地看顧她,待她回去的時候到來,能完好如初地回去,卻未料到後來讓她經歷了不少事情。
我一開始強要她做我的貼身侍女,也沒多想什麼,只是想帶著她,免得她不瞭解這處而闖了大禍。
可與她相處一段時日後,她的懂事、她的堅強、她的善良、她的膽識、她的智慧、她的認真負責等等,都讓我對她愈來愈不想放手。
她就像是塊璞玉,懂得的人才知道要將她捧在手心裡珍惜。
彼時,她才到的京都,沒多久就被赫連宸給設計了,後來又因為我受了那些她原本一輩子都不可能遇上的事情……,」昊天嶺的眸子暗了暗,「我真不想再只是看著她而已……我想完全地擁有她、保護她,而且,她對我所表現出的……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她其實是十分在意我的。
在我去楚秀成那處救她時,她怕我入了陷阱,寧可不得救也希望我走;我受困在石縫中,她不顧自己可能曝露會做炸藥引來覬覦,急忙做炸藥救我出來,後來甚至在面對楚秀成的逼迫時,為了不讓我為難、為了天耀的黎民百姓著想二話不說便自戕,差點兒就救不回來……還有平時相處的林林總總……雖然她不是這世界的人,又失憶想不起過往……可我……。
恰好承影師兄那時來信提起了虛無縹緲的事,我想到師門裡本就有人在監管這世界,他們必定也能知曉為何當初我會到那異界而異界為何會有人來到這兒的事吧,既然他們如此神通廣大,或許也會有方法讓她能永遠留在這兒不回去……這個想法一冒出頭,我不由得想自私一回。」

昊天嶺抬眸看著昊天承,「三哥……你說我是不是很自私……世人道我是公正嚴明的戰神御王,我卻不顧她的家人還在異世界等著她回去,只想著若我倆能大婚,彼此在這處有了足夠的牽扯,應當就能增加將她留在這兒的籌碼,為了能如願,我便乾脆拋開了她可能隨時會離開的問題,不管不顧地要和她在一起……。」

昊天承看著眼前、難得對自己所想感到不自信的自家三弟,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站在三哥的立場,三哥當然是挺你的……畢竟你好不容易能對一個女子動了心。
不過這事算不算自私倒很難說,是非對錯亦很難說,對她的影響也不知是否深遠。
況且,她要能如你所願地留在這處也是需要機緣的,那些老傢伙所在的虛無縹緲四年才現身一次,最近這次還得要等半年多吧,若她有那運氣,在那島現身時還在這世上,或許你們就能永遠地在一起了。」

昊天嶺輕輕地點了點頭,一小會兒後,他問道:「三哥,你呢?你們這次都聚在王府裡了,你同師兄還是那樣?」

昊天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洩氣地道:「嗯……她看來是個無視禮法、向來自由慣了的人,其實她比誰都在意那些……。而且,她又說我們的年齡差距不是幾歲,是幾百歲,她覺得一個人過得很好。」

「嗬,這話她對其他人說說也就罷了,我們都是同一個師門出來的,年齡這種東西到後來也只是個擺設罷了,不然三哥你就花個數百年追看看吧,或許她就會接受你了。」

昊天承抓了抓後腦芍,「誰知道呢。

對了,既然你提到了這事兒,那靈兒聽來並未有功夫那些,總也是有百年的一日,你應該要好好地想一想吧……。」

「嗯……我是有在想要如何將功力傳給她……這總也是有方法的。」

「你心裡有底就好……欸,時間差不多了,修苒應該回來了,我要讓她去聯繫一下琊瑯那處的門派了。」

「好。」

二人在小逕上分別,昊天承正轉身欲走,忽聞昊天嶺道:「對於害小雨的人,我是絕不會放過的,即便那人是小雨的親姊妹也一樣。」

昊天承回過身道:「你能有這樣的覺悟便好。」

「殺手幫幫主,你一定能帶回來麼?」

「以江湖總盟主無雙公子的名頭,應該沒問題吧,如若他不肯就範,我就親自去帶他回來。」

昊天嶺垂眸,「那就麻煩三哥了……。」

 

「毓靈、毓靈,妳醒醒……妳感覺好些了麼?」

「嗯……阿姨……?」因受寒躺在榻上幾乎昏睡了一日的鞏毓靈睜開了有些沉重的雙眸,她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疑惑道:「這會兒都過酉時了,阿姨妳怎麼還沒回家?」

「我幫妳熬了些粥送過來,妳喝點再躺躺。」

「麻煩妳了……。」鞏毓靈掙扎著坐起來,張媽趕緊幫她在背後墊了個靠枕,再遞過了一碗溫度剛好的粥。

那粥糜得正好,水米融洽,柔膩如一,鞏毓靈聞了聞,粥裡似是還掺了些枸杞子、紅棗之類補氣提氣的中藥,散發出淡淡的甜味,引得人胃中的饞蟲都咕咕地叫了起來。

「快吃吧,裡頭還加了能溫胃驅寒的薑泥呢,吃完再喝藥湯阿。」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