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一 – 師門來信

「噢!」鞏嶸低呼了一聲,做了個揖,「殿下真是太客氣了,草民只是碰巧遇上了王妃殿下,又王妃殿下的才學出眾符合了夫子一職,這才有機會進了義莊讓草民照顧,殿下您此舉太多禮,正所謂無功不受祿,草民實在是不能接受。」

「老爺子太過謙虛,這會兒都下雪了,若非鞏老爺先前就收留的她,或許靈兒已經凍死在路旁了,怎能說是無功呢!」

「額……。」

「安心受著吧。」

鞏嶸又做了個揖,「那草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嗯。」

雅間裡,昊天嶺與鞏嶸說著話,雲頎已從廚房裡提著兩盒大食盒回來。他進了雅間便將食盒輕輕地放在了鞏嶸面前的桌上,人隨即退到昊天嶺的身旁。

昊天嶺指著食盒道:「這食盒一盒裡頭有一大桌子份量的小點,此處共有兩盒,請鞏老爺帶回去,一份讓老爺子的家人嚐嚐,另一份還麻煩老爺子幫本王送去給靈兒。」

「好,殿下有心了,草民一定會給王妃殿下送過去的。」

「對了,今日我們會面一事,還請老爺子保密,如果有人問起,你可以說是仙雅樓樓主想請動鞏大夫治病云云。」

「是,草民知道了。」

「之後,本王若有事要找你,唯雲頎所言才代表本王。如有其他人找,老爺子可以不必理會。」

「是。」

昊天嶺點點頭,「今日勞鞏老爺走一趟,拙荊還要麻煩老爺子多看顧了。」

「殿下客氣了,那草民就先回了。」

「雲頎,替本王送送老爺子。」

雲頎聽命,為鞏老爺提了兩盒食盒,還開了雅間的門讓鞏嶸出去。

「鞏老爺子請。」

鞏嶸作了個停下的手勢,看著雲頎道了句「請留步」,轉身就出了雅間。他一出雅間,小趙趕緊迎了上去,就遇上了雲頎將手中的食盒遞給自己。

「這、這是?」

「我們主人家贈給老爺子的小點,小心點拿。」

「好的。」

雲頎目送了鞏嶸及小趙下了樓,才返身回了雅間,走到窗戶旁往外看去。

不多時,他見到鞏老爺及小趙乘著小船去往湖畔的背影,便扭頭向昊天嶺道:「王爺,他們回去了。」

「好,收隊。」

「是。」

昊天嶺才淡淡地說了三字,左右兩旁的雅間便傳來極小聲卻異常清析的回答,跟著就聽見有人從左方相鄰的雅間離開、下樓的聲響,再過了一陣子,換右邊雅間裡的人離開。

待那些人都走了,昊天嶺道:「我們也走吧。」

「是。」

雲頎去走道喊了夥計收拾雅間,昊天嶺已是往樓上走,主僕二人都上到了四樓,隨便進了一間雅間,身形便往雕花欄杆去。

昊天嶺推開了一扇透明的琉璃窗,人隨即從大開的窗戶上竄了出去,跟著便是雲頎也出了窗。兩人從窗戶一出樓就如同鬼魅般,在眾人還未看清的情況下,一道紫影及一道靛色影子劃過天際,已是落到了對岸德聚樓的樓頂,又下樓回到了馬車上打道回府。

他們才進府,待馬車停好,冥殤一臉嚴肅地迎上前來。

「主子,方才暗衛巡守時在王府的牌匾上頭發現了一封奇怪的信,屬下看那封口應該是您師門送來的。」

「哦?」昊天嶺將信接過來一瞧,封口上有封泥,封泥上的印章確實是師門大印,他正色道:「走,到書房再說。」

一行三人快速地來到書房,昊天嶺正要拆信時,昊天承也進來了。

「嶺兒,你今日出去還好麼?」

「還行,身體都恢復得差不多了。」

昊天嶺漫不經心地回覆昊天承,他全部心思都放在那封從師門來的信上。

自家師門平時很少會派人送信,通常以傳言方式來傳遞師門的命令,可一但是送了信,通常都是相當嚴重而難以用傳話方式傳遞的事,只得採送信方式。

且到了使用信件通知,意即師門由上至下、從裡到外,不論你人在哪兒,都一定會收到通知,所有的人都必須為這命令盡十成十的心力努力幹活。

只是,師門這次來的命令會是什麼……?

那些政局那些勾心鬥角並不算什麼,這中土大陸上的國家興亡更迭本就不是師門關注的焦點……所以密函內應該不會是與其他皇族有關的事。

昊天嶺想,最近這中土大陸確實是不太平,廉禎妄想以巫陣做些傷天害理的事,攪得各國民心惶惶,而更嚴重的是,不屬於這世界的槍、炸彈等等不但現身在這世界上,還隱隱有在水面下流竄的味道,從先前凍湖融冰事件到現在,自己卻還摸不透那群人的身份,不曉得這密函中所說的是否是就是這件事。

昊天嶺顧著低頭快速拆開信封,展開裡頭的密函。

密函總共有二張紙,二張都被展開,平放在書案上,昊天承見到信件上的封口方式,亦是上前到書案這處,欲知曉師門的命令是什麼。

原本這密函的解讀需要配合一組木製板,可雲頎還未拿來,昊天嶺同昊天承已是解讀完畢。

他們倆反覆地確認那密函的內容,昊天嶺的眉心已是擰成了個川字。

密函上寫著:五異世之人入,尋並考察之,不正者除。

「這上頭是什麼意思……?五異世之人?是怎樣個異世法……沒頭沒腦的,如何找……?」昊天承想了一會兒開口道。

「聽說師門來了信?」

「欸,師姐,妳來得正好,來瞧瞧師門這會兒到底是在打什麼啞謎。這信的落款可是虛無縹緲呢!」

「天承老弟,你皮在癢了是不是,叫、我、師、姐!」

昊天承摸了摸鼻子,撇了撇嘴,不回話。

夜承影面有菜色,可也未說什麼,只是急著湊到了書案前,看著密函裡的字。

她才瞧了一眼,心中咯噔了一聲,異世之人麼……夜承影見那幾字便立刻聯想到蕭鳴鴻身上的那套手術器具,還有他曉得什麼槍、手榴彈之類的東西。

昊天嶺則陷入了沉思之中。

五異世之人……?

意思是除了鞏毓靈及才剛到御王府的蕭鳴鴻之外,還有另外三個可能與她同時代的人也進入了他們這時空?

那三人會是誰……?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