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 – 底下湧動的暗水 III

「只找回了部份……我們還在查未找到的孩子們在哪兒,還需要花些時間吧……你今日來找府尹是來探聽南方的官府是否有將商隊被攔截一事上呈到朝廷是麼?」

「是。按說這事應該是由通州、延州那處的官府直接上報給皇帝陛下,可眼下的情形已是滋事體大,雖然還未鬧開來,卻也是該要有應對的策略了,因此,宋某想府尹這處說不定這會兒已經收到消息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的莫失看著岑語俊幽幽地開口道:「唔……會不會同肅安親王去處理的事有關?」

岑語俊蹙眉,思忖了一下方道:「嗯,這很有可能……畢竟延安城與樊城相對的便是即墨。」

宋承允並不曉得岑語俊與莫失所說的內容,在一旁聽他倆說話就像是在打啞謎一般。可他在腦海裡想著地圖,又參酌著最近收到天耀各地的散兵似有不正常移動的情報,似乎知曉了什麼。

「你們的意思是有……咳咳咳。」宋承允咳了幾聲,往四方看了一下附近都有些什麼樣的人……還好這個點兒還未有什麼平頭百姓來公廳洽公。

「咱們先找府尹問問,再到教練場去問問我父親。」

岑語俊與宋承允同時點了點頭。

 

因為岑語俊與莫失的緣故,三人直接進了府尹辦公的廂房,他們才進屋,府尹便從堆積如山的公文中抬起頭來。

他一見來人是岑語俊與莫失,便起身向他們二人做了個揖道:「抱歉,今日的公文較多,都還未分類完畢……。」

「無妨。」岑語俊擺了擺手:「鄭府尹,你瞧瞧是誰來了。」

鄭府尹往莫失的身後看去,驚喜地道:「承允,好久不見了,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宋承允行了禮:「府尹,好久不見了!最近可好?」

「嗬嗬,當官的哪有一日不忙的,你呢?郵驛局如何了?」

「還行……不過今兒是有重要的事前來打擾。」

鄭府尹笑咪咪地說道:「我呀也知道你這位老朋友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是什麼重要的事?」

宋承允將散兵的情報以及南方的情況向鄭府尹說了說。

鄭府尹點了點頭,說道:「這事陛下應該是都知曉了,關於米糧還有那些物資的事,昨日公文已經下來了,米糧、鹽、糖等民生必須用品已經開始統籌準備以防萬一了。
至於其他的那些,陛下的意思是會找時間召集幾個世家一起來處理,務必讓商品能以穩定的價格做穩定的供給,至於差額……或許會由各州府幫忙補貼一些給提供的世家。」

「陛下有決斷便好。我也能安心地往南方去了。」

「你要去南方?」

「是呀,我想去會會那些散兵、流兵,看看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

鄭府尹看了看莫失,有些艱難地開口道:「承允呀,你當年退了下來,選擇了繼承郵驛局,就別再摻和這些事了……不然……你往南方前先走一趟莫將軍那處打探一下消息?」

宋承允聽聞鄭府尹的話思忖了一小會兒,眼眸銳利地掃過眼前三人,頗有深意地道:「看來鄭府尹知道些什麼隱情。」

「我是知道一部份,可我不方便說,讓將軍與你說吧。」

「好,看這時辰也不早了,我未時初便要出城,現在就趕緊先走一趟教練場。」

岑語俊與莫失藉鄭府尹同宋承允的對話,已確認南方的流兵事件十有八九與肅親王南下的事情脫不了關係,再聯想到那事為何不是找昊天嶺處理而是找肅親王親自去,面上就更是黑了些。

「鄭府尹,我同語俊來的時候都有騎馬,可以向你借匹馬給承允麼?」

「沒問題,我這兒還忙著,請你們自行去馬房取馬。」

三人向京都府尹道別後,匆匆地去馬房取了馬,直接火速趕往教練場去。他們一進到西邊城郊的教練場,就有人去通報,因此,他們下馬的時候,是莫縱迎了上來。

「縱兒,你怎麼在這兒?」

莫縱笑了笑:「大哥最近都在忙兒童失蹤案的事,沒空管軍隊這處,所以今兒會到這教練場來,想必是有事找的父親,可這會兒父親正與赤羽營的羅將軍在商談,所以我來直接帶你們去議事廳。
語俊哥、承允你們二位也一起去吧,這邊請。」

三人跟在莫縱的身後,莫失邊走邊問道:「現在事情怎麼樣了?」

「愈來愈明顯了,真的都往即墨去……現在已經有近二萬的兵馬集結在那處。」

「到底是怎麼回事?」

「承允在民間比較不清楚……。」莫縱看了宋承允一眼,抿了抿唇才道:「天耀有人在即墨囤兵,意圖不軌。」

宋承允蹙眉,「可即墨不是已歸給了赫連帝國了麼?怎會說是天耀的人。」

「赫連借地給那人囤兵。」

此話一出,四人皆沉默了下來。

宋承允雖已離了軍隊有三、四年之久,可對於一些事、一些人與一些關係還是清楚的。

此事若是找的肅安親王出面,卻非是十年前之後幾乎有戰事都出面的御王……他心裡便有了個底,面色也凝重了起來。

四人進了操練場旁的議事廰裡,羅將軍正看著案上的圖出神,倒是莫古抬頭一見宋承允,那張常年正兒八經、嚴肅到能把嬰孩嚇哭的老臉也不禁有了鬆動的跡象,微微勾起了唇角。

「承允,你今兒怎麼有空過來?」

莫古一說完,羅將軍也抬眸:「承允,好久不見了呢!」

宋承允向屋裡的二人行了軍禮:「承允向二位將軍請安。」

「來、來,」莫古向面前的四位來人道:「你們都坐。」

宋承允坐了下來,看向眼前的二位將軍,開門見山道:「在即墨囤兵的是賢王殿下?」

「你知道了?」

宋承允做了個揖:「屬下不才,是剛剛才將前後情報串連後知道的。」

莫古點了點頭:「是,就是那毛頭小子……不知道他與赫連那處允了什麼好處,讓赫連帝君把即墨借他囤兵,依目前御王殿下的情報,那處預估最後會集結至少三萬的兵力。」

「現在是誰去那附近坐鎮?」

「陛下派了肅安親王過去。」

「屬下知道了……。」

「承允,你要去幫忙?」

宋承允默不作聲,似是正盤算著什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