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二 – 孩子們的去處 II

昊天嶺深吸了一口氣,企圖壓下體內翻騰的氣血。

孩子麼……猶記他被廉禎施術拉進血池祭陣裡的時候,他在那血池底下確實是看見了許多孩童的屍體沉在那處。

那一張張原本應該是天真無邪的可愛小臉蛋,彼時卻是成了各種各樣面露痛苦、怨恨猙獰的扭曲小臉又或是睜著那與面容不符比例、空洞哀怨、懵懂無助的大眼,蜷縮著他們那小小的身子,就那樣被推積成一座小山,靜靜地待在那血池底下。

他當時在那血池裡見到那些孩子時,其實是無法想得太多、也無時間傷春悲秋的,他當下只能思考如何以最快、最短的時間去盡自己的職責,好儘量減低己方的損失並破了廉禎的陣式,將她抓住正法。

而今,語俊同莫失說道那些無辜冤死的孩子們,極可能是廉禎下令、又或者勾結了那些人販子捉去的,這如此傷天害理之事,令聞者很難不憤怒起來。

昊天嶺也不例外,他既憤怒又痛心,尤以他眼下亦是個準父親的角色,聽聞這等惡事也是震怒。

可他才只是一感到憤怒而已,立即發覺體內的氣血在瞬間就變得波濤洶湧,冷漠及怒氣兩個應當是相對的情緒,由底層無故地喧鬧翻騰了起來,額頭兩側的太陽穴跟著突突跳得厲害,甚至已經到了鼓脹得很緊繃的狀態。

昊天嶺正意欲平衡那些失衡,體內卻是突兀地出現一股噬血的叫囂聲,接著那些叫囂聲延伸至耳畔,以肅殺挾帶著一絲冷淡卻又隱含著愉悅的聲音道了句:呵呵,既然這麼痛恨,殺了他們不就得了。

「天嶺,你的眼睛……?」莫失驚道。

冥殤亦是發現昊天嶺的異常,有些擔心地欲往前:「主子……。」

昊天嶺低下頭來,迅速地以手遮在了自己的眉骨上,同時也遮蔽了岑語俊、莫失及冥殤三道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他咬牙道:「沒事,等我一會兒。」

至於他的另一隻手則隱在袖中,拳頭攥得老緊,手背上、臂上的青筋已然暴起。

昊天嶺在連續深吸了好幾口氣後,終於平衡了體內翻騰的洶湧澎湃,耳畔那有如自言自語的耳語聲也終於是停了下來,他身上的汗水在這大冬日裡已是將中衣都給沁個了透。

可他不曉得自己雙眸的眸色是否已恢復原狀,手旁也未有琉璃鏡可看,正猶豫時,雲頎的腳步聲進到了他的耳裡。

昊天嶺感覺到雲頎的氣場走到了自己的身側,轉頭看向了雲頎,眨了眨眼。

雲頎一開始並不清楚昊天嶺的意思,只是在看見自家王爺的紫瞳又見其動作,便心下了然,他以唇形向昊天嶺道:「再等等。」

半晌,昊天嶺又再次看向雲頎,這會兒眸色終於恢復了原本的墨色,雲頎便去端了杯茶到昊天嶺的跟前,「王爺,您若舒服點了,就喝些茶水吧。」

昊天嶺將遮在眉骨上的手放下來去接了雲頎端過來的那杯茶水,抿了抿唇道:「也幫公子及副將上茶。」

「是。」

岑語俊與莫失見昊天嶺面色恢復如常,皆鬆了口氣,只是岑語俊做為昊天嶺的摯友,他不免有些憂心及奇怪道:「天嶺,你方才的眸色是怎麼回事?」

昊天嶺淡淡道:「破陣後附帶的伴禮。」

「伴禮?看你不太對勁的樣子,還好麼?」

「還好,可能要一段時間才會好全。」

「難怪方才進來時見到雲頎端了個空藥碗出去。」莫失瞪了雲頎一眼又道:「我就想那藥味兒不若一般補品的味兒,你也是的,這麼熟了,需要瞞著我們麼?想來都不兄弟了。」

「莫失,你也別怪雲頎了,他只是不想你們擔心而已。
方才擔誤了不少你們的時間,你們提的事情……實話說,我上回破了奇門遁甲陣後是直接與那廉禎道姑對上,那時我……確實是有見到一些孩童的屍體,若那些孩童就是人販子帶走的那些,或許能在廉禎命人建的屋子附近找到那些孩子們……。
我這兒正巧就有那些屋子所在地的情報,雲頎。」昊天嶺說到末了,目光看向了雲頎。

「是,屬下馬上拿過來。」

雲頎到架几案上去拿了一張被折疊收起的圖回到了書案這側,將地圖攤開在了書案上。

「全部統共有四十九處,遍佈在全中土大陸上,目前我已破了一處,還有四十八處……。」

莫失與岑語俊交換了個眼神,「那這圖讓我們謄一份,我們好趕緊開始找那些孩子。」

昊天嶺抬手,「先別著急,這些地方在建好的時候就已經被封閉起來,裡頭的人出不來,而外頭的人進不去,根據先前那些江湖人士所言,我想那些孩子並不在這些地點裡頭。」

他頓了頓,「依我先前所見,廉禎道姑要行事的時候,不會是只需要一、二個孩子,通常需要的至少會是幾十個孩子,而且是活生生的孩子。」

「我明白了,天嶺你的意思,我們要找的是這些地點附近能養著幾十個孩子的地方吧。」

昊天嶺看著岑語俊點了點頭,「沒錯。」

「太好了,這下有線索可以查了。」

「你們可以先將這線索挑重點上呈給我父皇,跨國尋找時會需要他向其他國家知會及要求協助,我想這樣你們查的時候也會比較順利。
而且,不排除咱天耀的孩子們只是被帶往臨近的地點,我們就從國內開始查,其他國家接到地點的通知,相信也會派人去尋……畢竟孩童失蹤這事已是讓中土大陸各國都人心惶惶了。」

「好。」

「天嶺,你還需要親自去破陣麼?」

「要,那些陣有隱患,絕不能留……。」昊天嶺垂眸似是有些隱忍,復又看著兩人道:「只是廉禎逃脫了,我現在正在等她的行蹤確認後才能再出發。」

「你的身子不打緊麼?」

「還行,」昊天嶺無所謂地笑了笑,「現在也休養得差不多了。」

他拿起了放在書案右側的情報在空中搖了搖,「對了,這是我二哥的情報,還麻煩你們二位謄個二份,幫我送去給莫將軍及父皇。」

「是關於他那隻私軍的?」

「是,你們也是時候該瞭解一下他想做些什麼了,到時才好幫忙。」

「我們來這兒前聽承允說了通州、延州北方有流兵在掠奪運往北方的物資,幾個世家的東西都被攔截,現在無人敢將物資運往北方。承允說他為了這事,今日未時要同鞏氏的家主鞏嶸一道往延安城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