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十六 – 知曉孕事

小孩子們的童真讓人著實覺得可愛,可鞏毓靈的頭上其實已經冒出了許多黑線條。

額……她們因為想要救菜,一個兩個都跨進了菜圃裡,憑著印象站在了菜的「旁邊」挖著菜上的雪,殊不知自己就正巧蹲在了菜的正上方……。

「哎呀,別著急。」鞏毓靈從窗戶伸出頭喊了句,然後趕忙走出屋子上前阻止道:「雪是天然的冰箱,而且受雪凍過的高麗菜更鮮甜,待我們要吃的時候再來摘吧。」

一個小男孩歪著頭問她:「真的?」

「真的。」她蹲下來撫著那小男孩的頭。

「那好吧……。」幾個孩子終於停了手。

有個較大的孩子朝鞏毓靈走了過來,拉了拉她的衣袖道:「毓靈姐姐,小葉子好像發燒了。」

「真的嗎?」

那孩子點了點頭,「嗯,瑄瑄也怪怪的呢。」

鞏毓靈向喬喬她們幾個孩子道:「妳們玩得差不多就去書齋裡習字好嗎?姐姐先去看一下小葉子他們。」

孩子們齊聲回答:「好ーー!」

這波風寒從小葉子開始,沒二日就有五個孩子生病了。

鞏毓靈白日裡除了要教孩子們一些功課外,休息時間都沒日沒夜地照顧著生病的孩子們。

第三日早晨張媽來接手時,她才進屋便見鞏毓靈面色蒼白地倒在冰冷的地上。

「毓靈、毓靈?」張媽邊喊邊推了推鞏毓靈的肩膀,還伸了一隻指頭橫在她鼻前探了探她的鼻息。

病得有些迷糊的小葉子聽見張媽有些急地在喊著鞏毓靈的名子,努力地睜眼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可他的眼皮卻是如千斤重般,他只能邊咳著邊問道:「咳咳咳,張阿姨……毓靈姐姐怎麼了……?」

「沒事沒事,小葉子你睡你的,阿姨處理就好,你毓靈姐姐沒事。」

「噢……。」

魏子征正好從外頭端了盆水進房來,他一進來就見張媽慌慌張張的,便疑惑道:「張姨,怎麼了?」

「子征你來得正好,趕快放下手裡的東西,去拿條被子過來。」

「好。」

張媽接過魏子征拿來的被子,就直接鋪在了鞏毓靈的身旁,然後喘著氣將鞏毓靈挪到了被子上,才去喚人來將她抱回房裡。

今日正巧是一月二次,鞏亦傑會從鞏家大宅到鞏氏義莊坐診的日子,由於張媽上次回家時便託了人到鞏家大宅通報義莊裡有孩子病了,因此鞏亦傑一早到了義莊,第一件事便是去幫他們診脈開藥。

所以,張媽將鞏毓靈安置好後就回到孩子們的房裡等著鞏亦傑忙完。

當她見鞏亦傑把孩子們的方子都給開好了,便開口道,「傑少爺,孩子們都診完了麼?能不能去幫毓靈看看?」

鞏亦傑抬眸,一臉茫然地看向張媽問道:「毓靈……?那是誰呀?」

「就是老爺子前些日子為孩子們找來的新夫子。」

「噢……原來是三堂伯新請來的夫子。」鞏亦傑點了點頭,「她怎麼了?人在哪兒?」

「早晨我來接手照顧孩子的時候就發現她昏倒在了地上,不曉得是不是同孩子們一樣染上了風寒。」

「哦?」

「是呀,傑少爺不曉得,她其實是個很好的孩子,來義莊後很盡心地教導孩子們,連孩子們生病,她也很盡心在照顧著呢。哎呀,咱們快走吧,不曉得她是什麼問題,希望不是很嚴重才好。」

「好。」

鞏亦傑隨著張媽到了鞏毓靈的屋子,踏進屋子裡的時候,躺在榻上的鞏毓靈正好醒了。

鞏毓靈腦中的印象還停留在孩子的房裡,睜眼卻發現自己躺在自己的屋子裡,想到張媽還沒來接手,孩子們不曉得怎麼樣了,她趕緊坐了起來,欲掀開被子下床。

張媽趕緊地跑上前來,阻止鞏毓靈的動作,「毓靈,妳先別下床來。」

鞏毓靈見張媽來了,心裡約莫知道了個大概,她停下動做抬眸看著張媽,張口便是問道:「阿姨,我怎麼了麼?」

「早上我到孩子們的屋子裡便見妳暈倒在地上,所以趕緊讓人把妳抱回屋裡。妳是不是照顧孩子們一整晚都沒睡?」

「嗯……好像是吧……小葉子、瑄瑄還有念念他們燒了一整晚……現在退燒了麼?」

鞏亦傑見著眼前坐臥在床榻上的女子,她眉清目秀,如一朵出塵挺拔的蓮花,明媚卻不張揚。

她眉眼間不經意流露出的英氣、柔媚與憂鬱,增添了她給人的神秘感,還有那身的粗布衣亦掩不住她那出眾的氣質,饒是自己在這天耀皇城裡,經常出入官宦人家行醫,又或是赴過許多世家各類型的聚會,見過多少世家以上的女子,亦是不曾見過能在初見時便能給人如此感覺的人。

就是眼下她的小臉白皙得十分異常,雖不若西子捧心那般,可也為她蒙上了一層柔弱的美感,使人不禁想要去保護她、寵溺她……甚至是一些世家紈絝見到她,恐怕更是會想將她從此關在後院裡任其搓圓壓扁地揉捏吧。

鞏亦傑暗歎:這女子的來歷一定不簡單,三堂伯是去哪兒找來的人?

「毓靈,妳別急,這位是老爺子的六堂姪鞏亦傑,咱們都稱他為傑少爺。妳別看傑少爺他年紀輕輕,他可是師從太醫署歸隱的醫博士,是京城裡有名的大夫呢!他方才已經為孩子們看過病,阿姨請他過來為妳瞧瞧。」

「這樣……。」鞏毓靈轉頭看向鞏亦傑,「傑少爺,孩子們都還好麼?燒都退了麼?」

鞏亦傑緩步上前,將藥箱放到了床榻旁的地上,微笑道:「我已經都開好了方子,他們很快便會好起來的,現在讓我來瞧瞧妳是怎麼回事吧。」

鞏毓靈點點頭,並伸出了手道:「有勞傑少爺了。」

鞏亦傑的手搭上了鞏毓靈的手腕處,眉頭很快便蹙了起來。他在暗地裡反覆確認了好多次脈象,才離了脈並示意鞏毓靈可以將手收回去。

他看了看鞏毓靈,又看了看張媽,斟酌了好一會兒都沒說話。

張媽怕是鞏毓靈身上出了什麼嚴重的毛病,見鞏亦傑都不說話,便先開口問道:「傑少爺,毓靈是怎麼回事?嚴重麼?你怎麼都不說話呢?」

「張姨,她是有些受寒了。」

「這樣呀,那你趕緊給她開個方子吧!」

「開方子事小……。」鞏亦傑有些為難地看著鞏毓靈道:「毓靈,妳有了身孕怎麼不多照顧自己,還讓自己受了寒。」

「身孕?我有身孕了?這怎麼可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