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十一 – 爆炸案的真相

昊天嶺將三人合影的照片由蕭鳴鴻的手中接了過來,看著相片裡的二位好友淡淡道:「致彥自從發現鞏氏一族裡有叛徒開始,便開始策畫應對的計畫。
這算是致彥運氣好、自己也夠小心的回報吧。對方雖一直是做得極其隱蔽,還是讓致彥隱隱察覺到家族裡有圖對不上號的事情在發生,他擔的既是族長的大任,在不得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只能暗中順著疑點去查。也是因如此,才能在對方一無所覺的情形下確認族裡真的有叛徒。
只是他一直無法摸清對方的目的,不曉得他們究竟只是單純地想要拉自己下馬掌控家族,還是要毀了整個家族。
在敵暗我明,防不勝防的情況下,家族的利益損害已明顯日漸擴大,再不遏止,恐怕將來會是覆水難收。
面對如此艱難的現實,他只好拿自己做餌,好逼那些人露出馬腳來……。」

「我同致彥交往時,他為了保護我,以避免我還未理解你們那複雜的世界就被人給隨便利用了。為此,他一開始讓我先藏了起來,一直到我知曉並自行判斷了許多事後,才讓我與他或者寒一道出門『逛逛』。
因為我們總是十分低調地往來,在人前也總是公事公辦的形容,有好一陣子我其實在任務以外的時間是同寒住在山上的莊園裡。可隨著任務等級愈接愈高、在特務圈裡逐漸有了名氣,我怕寒會被找麻煩,只好弄了幾個自己的窩,平時同他們用網路方式聯繫,偶爾才見個面。
也因為這樣,鞏氏一族無人知曉我與致彥的交情,再加上我的武功,他在決定詐死後的第一時間就找上了我做為他詐死的幫手。」

「所、所以致彥伯父是詐死的?」

「是,這件事只有我與他知曉,連寒……你大伯都不知道。」

「嗯……芷綾伯母她們那時在致彥伯父死後傷心得緊,若不是為了查清是誰買致彥伯父的命,再加上她還得撐起整個家族,恐怕她早就撐不住而倒下了……毓靈表面上雖然沒說什麼,可我知道她心裡其實是不能接受自己的父親就如此離開的,可她不敢在芷綾伯母面前傷心,私底下不曉得流了多少淚。
她還為了找叛徒討公道,經常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在電腦前工作,只為了能快點找到那些仇人,我看她就這麼一路憔悴下來,也勸不動她……若非如此,我想她應該不至於會被那對男女給暗算,最後被逼得墜崖……。」

「你同毓靈很熟麼?」

蕭鳴鴻抓了抓頭髮:「算是吧,我們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青梅竹馬,我還沒去學醫之前,常常去厚齋園與她們一起聽課。」

昊天嶺深深地看了蕭鳴鴻一眼,點了點頭繼續道:「致彥將一些準備工作都做好後,選上了自己生日的那日詐死。他要我在那日炸掉厚齋館,並送他過去秘密據點。
那日我將炸藥都安在致彥指定的位置上後,最後才是將偽裝成琴盒的炸藥放在那處他特地選過的地方,為的就是故意讓監視器能看見,留下一個需要找到我的線索。
之後我親自將他從厚齋館送到先前備好的秘密據點,就等著show上演了。
那個秘密據點其實離厚齋園並不遠,再加上他利用毓靈的駭客程式做基礎,又再在那上頭加了些東西,便能反過來監控厚齋園裡的一切,他之後就一直待在那處搜集證據。
大致的經過就是這樣。」

蕭鳴鴻聽完昊天嶺的話有些怔愣,相片中的三人,看上去感情就是如此地好,很難想像其中的一人會背叛另外二人。眼下昊天嶺的說法在這時代也未能有證人可以相證,他的話可信度究竟能有多高?

自己並不認識他……不過,以目前接觸他以及見到他身旁圍繞著的人……這人如此位高權重,品性又似是高潔,還有他能知曉大伯的秘語定是大伯極其信任的人……既然如此,他說的話應該可以信任吧?

可以往陪毓靈看古裝劇時,皇室裡的人個個都是人精、個個都是老狐狸,這……真的能信嗎?

蕭鳴鴻還在糾結,昊天嶺已是又開口道:「依你看,那私軍領頭的那對男女有可能是追殺毓靈的那對男女嗎?」

「在下覺得這是極有可能的,再要不就是那二人撿到穿越過來的裝備……可這時代的人即便是撿到裝備也不曉得如何使用吧……所以,咳咳,我覺得應該是他們沒錯。」

「嗯……我會讓我的人繼續追查他們的下落,可以的話,得要摸清他們現在想做的到底是什麼事。
鳴鴻,你既然來到我御王府,要不要就加入我的麾下,我會去查為何你會到這時代來,若有機會便也能送你回去。」

「真的麼?」蕭鳴鴻面上一喜,可又隨即糾結了起來,「可是……若投入你的麾下,我就得遵循你們的守則,不能到處去找人了。」

「找人?」

「嗯……既然那對男女能穿越過來,說不定毓靈也到這兒來了……我先前一直留在那個礦場附近其實就是因為我彼時不曾遇見將毓靈逼墜海的那對男女從海岬上下來,我既然能穿越,那麼先我在海岬上的人是否亦是先我一步穿越了?
而穿越後是否都是到了同一個地方?
所以我想攢錢,好能走遍這中土大陸,邊瞭解民情邊看看能不能遇上毓靈……哈哈,沒想到,我的運氣真的不錯,事情如我所推測的,毓靈或許真的在這個時空裡……。」

昊天嶺聞言,面色上雖然未有什麼不同,卻是將身體靠上了椅背,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蕭鳴鴻見狀,立即收住了自己的話頭,親切地問昊天嶺道:「殿下你還好麼?」

「無妨,」昊天嶺揮了揮手,換了個話題道:「你知道自己的功力為何上不去麼?」

蕭鳴鴻搖了搖頭。

「你是不是每次想匯整體內的內力運行至全身時總是在半途會覺得窒礙難行?」

「你怎麼知道!」

昊天嶺點點頭:「寒應該是教了你好幾種方法,可你一直沒辦法成功,對嗎?」

「是!」

「其實你的資質是上乘的,而且你的潛能不僅止在內力而已,連真氣部份也是屬於上好的資質……只是緊要處被鎖住了,寒應該也是想了不少方式卻還是無法讓你成功,他那時候應該是想找我,看看能不能幫到你……。」

「所以,我這問題,有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