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六 – 他們都在追他們

二人吃完了烤兔,倒沒有直接在這處休息。他們將篝火滅了,再往前方去,離了那篝火有一段距離,在河谷附近才各自選了一棵樹,打算在樹上湊和一晚,誰知半夜的時候,有一隊約莫二十人的暗衛從下方經過還順便在河裡裝了水。

「喂,是往這個方向麼?」

「依先前十四王子殿下的那些暗衛屍體還有他後來又派出的人所留下的記號,應該是往這處沒錯。」

「快,王太子殿下吩咐下來,一定要找到那些人的落腳處才行。」

「聽說他們手中的神秘武器非常地好用,聽說是叫『槍』吧?真想知道那武器長什麼模樣。」

「欸,他們已經離開這處那麼久了,真的還會在天耀的這座靠近國界的山裡麼?」

「我們只要聽令行事便行,既然其他處的探子都查不到他們的消息,那應該還潛伏在這座山裡才對。」

待那些人走了之後沒多久,又來了一隊急匆匆趕路的三十人暗衛隊。

第一位先行的暗衛在附近蹲下來確認了痕跡,便道:「快、快、那些人才通過這處沒多久,皇太子殿下要我們得比那些人早找到他們才行。」

後來總算是沒人再經過,可待在樹上的蕭鳴鴻及承影藥師已是因為那二隊人馬被吵得再睡不著。

夜承影涼涼地道:「今夜還真是熱鬧呢……。」

「是呀,那些人不曉得是要追誰。」蕭鳴鴻以手摩挲著下巴,「有槍……?」

「看他們的方向,我們可能一路上都會遇上呢。」

蕭鳴鴻未搭話,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關於槍的事,他從懷裡掏出一顆子彈的彈頭把玩著。

那彈頭是從秦子瑧受槍傷的傷口裡取出來的彈頭。

在這個沒有熱武的時代,卻是從這時代裡的人身上挖出一顆九毫米子彈的彈頭,這還真是……。

而且他悄悄地用秤去量過這彈頭的重量,其重量與自己身上那把Glock 22手槍裡使用的子彈彈頭差不多。

這說明著什麼?

九毫米子彈彈頭的重量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有了統一的7.45公克的重量,在那之前則有7.45公克至9.47公克不等的種類。

所以,在這時代裡有與自己一樣來自同個區域、同個時代的人?

雖然他覺得那個北原十四王子不是個好人,可在這冷兵器時代使用熱武對付北原十四王子的人,不是很容易被人盯上麼?

蕭鳴鴻垂眸,捏了捏自己袖袋中的Glock 22,自己因為家世的關係,從未習慣配槍,對他們家的人來說,配槍還不如一把短小精巧的軍刀強,這把槍若不是她送的生日禮物,他才不會隨身攜帶。

不曉得,來到這兒,又開槍反抗秦子瑧抓捕的人,會不會是她。

畢竟,當時他是因為循著她的蹤跡要救她,也才來到的這裡……。

「你在想什麼?既然睡不著,咱們要不要趕路?」

承影藥師的聲音打斷了蕭鳴鴻的思緒,蕭鳴鴻收起了彈頭,很快道:「走吧。」

 

蕭鳴鴻與夜承影趕了二日的路,很不巧地,一路上時不時就遇上那兩隊人馬,他們並未現身,只是在暗處觀察這二隊人馬。

因此,他們能清楚明白那隊二十人的暗衛是來自北原國。

一開始他們以為那些人是楚秀成的人,後來聽那些人的對話,才知道他們應該是楚秀成的對手——北原太王子的人。

至於那隊三十人的暗衛則是赫連帝國那處來的,所屬應該是赫連皇太子座下的人。

這日,天氣晴好,時辰剛走到午時,這時刻是這季節中、在這山林裡最溫暖的時候,許多日間出沒的動物都會趁這時間出來活動、曬太陽。

在這一片祥和安寧的感覺中,山谷裡忽然來了砰——地一聲巨響。

蕭鳴鴻與承影藥師聽見這不尋常的巨響互相對看了一眼,便迅速地往那處移動。

當他們到了那處,有幾個裡頭下凹且空無一物的土坑,土坑外倒了不少樹以及黑衣人的屍體,蕭鳴鴻與夜承影先看了看附近沒有人,才下到地上去瞧。

承影藥師摸了摸幾個黑衣人的屍體,那些人不曉得被什麼樣的外力打得血肉模糊、斷手斷腳,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那些裡頭也有表面上看來完整,摸上去,裡頭的內臟都已不完整或脊椎已斷成了數截的屍體。

他站起來正要與蕭鳴鴻說話,卻見蕭鳴鴻擰著眉頭,看著一地的狼籍。

「蕭兄,怎麼了?」

蕭鳴鴻凝重地看著承影藥師,抿了抿嘴卻不作聲。

承影藥師輕笑道:「蕭兄是不曾見過這種場面所以被嚇傻了?」

「當然是見過……。」

「哦?蕭兄見過,那你倒是說說,這現場的一切是如何造成的?」

夜承影問了這句後,很久才聽聞蕭鳴鴻道了句:「手榴彈、榴彈砲……。」

可他聽聞蕭鳴鴻說了兩個從未聽過的詞後,後面就沒了聲音,他覺得奇怪,轉頭向蕭鳴鴻看了過去,卻見蕭鳴鴻的眉頭已是完完全全地擰成了個結,陷入自己的思緒裡。他撇了撇嘴,不打擾蕭鳴鴻,自己先到附近察看整個現場的狀況。

蕭鳴鴻未注意到承影藥師的離開,他彼時正不停地在回想,當時他遠遠追著她往海邊的崖上去,還看見她身後跟著兩個人在追殺她。

當時,在她那窈窕的身形上,有帶著手榴彈、榴彈砲這些東西麼?

夜承影將附近探察得差不多時,正打算回到蕭鳴鴻身旁,卻不由得瞇了瞇眼,往左方望去。

左方的小山坡上有個看起來像獵棚的東西,那裡頭……似乎有人。

他又往附近瞧了瞧後,迅速地回到蕭鳴鴻身旁,悄聲道:「嘿,蕭兄,那邊似乎有傷患,要不要去瞧瞧?」

蕭鳴鴻回神,疑惑地道:「你怎知道有傷患?」

承影藥師未言,只是指了指山坡那處,又指了指山坡附近,蕭鳴鴻一看,便瞭然了。

那獵棚從表面上看來是很久未有人來使用了,可從那個虛掩的門上卻能發現,最容易有灰塵堆積的那處是乾淨、無灰的形容。而獵棚附近有野生的止血藥草,那藥草看起來在這兩日有被採過的痕跡。

蕭鳴鴻向獵棚指了指,承影藥師頷首,二個人便飛快地往獵棚去。

他們小心地靠近獵棚,一開門,便有一隻飛刀飛了過來,夜承影果斷地將門關上,那飛刀就這樣咻——地一聲,直挺挺地插在了門板上約莫有半寸那麼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