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 – 夜女神圖騰=死?

先前看見的圖騰有二種,一個是代表夜之女神的圖騰,另一個則是代表破曉女神的圖騰,如今在娼樓被找到的孩子們是屬於哪一種圖騰的……?

鞏毓靈擰眉想著先前曾經將圖騰畫在了圖紙上的情形……再對照被找到的孩子們的年齡……。

她想了一小會兒,又想到那日帶著芳昱去書庫時順道找的神話故事,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頭。

哎呀!這也怪當初自己不曉得這中土大陸的神話故事,也就未發現這重要的訊息!

破曉女神在中土大陸的神話裡又被稱為戰爭女神,亦是愛與豐饒的女神……也因此,其神像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形象,一種是莊重肅殺、帶著武器披甲上陣的女將軍,另一種則是身姿綽約、充份顯露女子身形又帶著代表豐收盛產的葡萄、米麥以及代表多子多孫的石榴的妙齡女子。

又因神像有如此矛盾極端,妙齡女子形式的神像除了在豐年祭典上會出現之外,還直接被許多娼樓給供做守護神。

而夜之女神……,表面上是支配夜晚的女神,亦被稱作是幽冥女神。

祂是世界上所有的黑暗面所集合而生的女神,為世上所有的妖魔鬼怪提供夜間的蔽護,是神話中著名的不可抗拒的死神。

再者,祂還能賦予命運所謂的隨性與機緣。

其隨從代表是蝙蝠,在黃昏時分開始出沒為夜之女神跑腿、聚集夜之女神所喜愛的新鮮血液。

既然被送到娼樓的孩子們,依年齡能推敲出她們原先居住的屋子上被標記的都是破曉女神的記號,那那些尚未被找回來的孩子們……依神話內所言的特性,充滿血、死亡等等……所以……其最後的安排很可能便是死……。

鞏毓靈思及此,汗不禁濕了背後的中衣。

「毓靈,怎麼了?」

鞏毓靈蹙眉看向鞏老爺,她不曉得該如何回答他,只想著要如何快點告訴官府自己的發現。

她反射性地回道:「沒、沒什麼。」

「妳看起來面色不是很好……?比老夫先前出門時還差,是因為被這消息給嚇壞了?
不過,妳也別太擔心那些失蹤的孩子,老夫今兒回來前跑了一趟京都府探聽消息,公子岑他們現在雖然還未找到那些失蹤的孩子們,可聽說是已經有了眉目。老夫想,那些失蹤的孩子們應該不日就會被找回來的。
老夫提這件事只是為了避免已破案的這些,不過是這整起案件之中參與的其中一小部份人而已,雖然公子岑他們知道了確實的管道並號令各州抓人、也抓了不少人出來,可義莊這處還是得要多加注意才行。
孩子們好不容易能有個義莊為他們遮風避雨,義莊這處在他們成年獨立之前,一定得盡力護住他們各方面才行……。」

鞏老爺嘮嗑了好一會兒,鞏毓靈只抓緊了「已經有了眉目」及「孩子們應該不日就會被找回來」二句上,看來公子岑那處的人已經掌握了事情的所有面向,她在先前提起來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

「是,毓靈會同張阿姨多注意的。」

鞏毓靈之後又陪著鞏老爺到義莊旁的田地看了現在已開墾的菜圃後,兩人便回了書齋。

鞏老爺才踏進了書齋,正在書齋裡畫素描的孩子們就坐不住了,鞏毓靈一個眼神,孩子們紛紛一擁而上,圍在鞏老爺的身旁問好。

老爺子有些訝異孩子們的聽話,開心地與孩子們寒喧。

待寒喧告了一個段落,鞏老爺抬眸見到了書齋後方晾了一整排的習字紙,感到好奇,趁著鞏毓靈讓孩子們重新落座畫畫時緩步踱了過去。

那些粗紙被以夾子一張張地夾在了室內掛著的繩上,每張紙上頭的字跡不等,有的歪七扭八,有的則寫得方方正正。有些著墨過多,有些則顯得中氣不足,收尾過於快速。

這些字跡中以第一張的字最為優美。那字跡秀氣、端正大方,每個字的距離恰到好處、規規矩矩,字的落筆力度剛好,收尾亦不過分誇張,也不短少氣韻,在在都能看得出寫字的人是個溫和正直、篤實聰明之人。

「毓靈,這是妳的墨跡?」鞏老爺指著第一張紙問道。

「是。」

鞏老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老夫果然是沒看走眼。」

鞏毓靈不明白地看著鞏老爺,鞏老爺對著她笑了笑:「妳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吧?」

「額……與鞏老爺家的鞏氏一族相比,自是浮不上什麼檯面……。」鞏毓靈還要再說,鞏老爺大手一揮:「呵呵,毓靈呀,不必自貶門第,謙虛過度,可就是虛偽了。其實呢,老夫第一眼見到妳時,便清楚知道妳絕對是大戶人家出身的。
在與妳對答過後,發現妳與其他所謂大戶人家的小姐們差異很大,除了知書達禮之外,應答與想法也與那些人不同,所以老夫才會想找妳做孩子們的夫子。」

「原來如此……。老爺子真是心如明鏡……。」

「呵呵,我鞏氏義莊的孩子們真是有福氣呢,都說字如人、人如字,老夫今日見到妳的墨跡,又見到妳才來這短短的日子便能安排好一些事情,孩子們能遇上妳來做夫子真是太好了。」

鞏毓靈聽聞鞏老爺不吝的稱讚面色微紅,做了個揖道:「老爺子謬贊了。」

「雖然妳停留在義莊的時間不會很久,孩子們還是要請妳多費心了。」

「這是毓靈該做的。」

「老爺子,毓靈姐有教我們一套基本的拳法,您要不要瞧瞧。」

「對呀,老爺子,我、子征還有俊旭被毓靈姐排在了武組,我們到外面打套拳給您看看好嗎?」

「好好,咱們就到院子裡瞧你們幾個小子打拳。」

話落,魏子征、洛謹言與楊俊旭扶著鞏老爺一起到院子裡,而書齋裡其他的小蘿蔔頭也躁動了起來,鞏毓靈見午飯時間快到了,便讓所有的人都到院子裡看三人打拳。

最後上場打拳的人除了魏子征、洛謹言與楊俊旭之外,小葉子等四個小蘿蔔頭也吵著上場,仿著三個哥哥一起打拳給鞏老爺看。

于此同時,佐文正如入無人之境地地闖入了鞏氏義莊裡。他輕鬆地在義莊內找到了廚房,將令從蠱成功地摻入了全義莊的人的午飯吃食裡頭,卻未被任何人發現。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