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六 – 她姓鞏

「嗯……我原先以為依她的性子她會急著趕快出城去,可封鎖了城門又派了暗衛尋找,城裡城外找了這麼多日卻連個影子也未找到……因而我才決定解除出城禁令做為一個試探。
然,出城禁令解除後,她並未如預想中的趕忙出城去,連日來城門處依然是未能查到她出城的蹤跡,於是我想了想,有沒有燈下黑的可能。」

「燈下黑……呀。」

「是呀,她也是個沉得住氣的,更何況,她對御王府暗衛的能力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她若想隱蔽、不想讓我們找到,自是有她的辦法。
只是,京都就要進入下雪的嚴寒天氣……依她的謹慎以及她未曾獨自一人在外行走的情形下,她既然沒有把握能在下雪前找到落腳處,或許就會將離開京都這事推遲到春日之後……。
哼,四哥你瞧瞧,語俊這不就說偶遇上她了,她人果然還在城裡。」

「唔……這倒是。那你先前要冥殤他們查姓鞏的人家是……?」

「藏樹於林呢,她母家姓鞏。」

昊天策點了點頭:「原來她母家姓鞏呀……疑?她不是失憶嗎?你查到她的身份了?」

昊天嶺淡淡地說道:「其實我原本就清楚知道她是誰。」

「那現在呢?要去接她回來麼?」

昊天嶺擺了擺手:「冥殤,想必你也將鞏氏義莊的底細給摸清了,有派人守著郡主了麼?」

「是。現在已經派了二組人潛伏在義莊周圍暗中保護郡主,有任何事也會及時回報。」

冥殤見昊天嶺頷了首,便繼續道:「鞏氏義莊的創建者是現在鞏氏一族在京都的家主鞏嶸,這鞏嶸小時候並非是住在京都本家裡,而是因故隨母親住在離京都有段距離的吾妻鎮。
吾妻鎮是一個非常鄉下的小鎮,鞏嶸自小就過得清苦,一點兒也不像是前鞏氏家主的三兒子。他在母親的細心教導之下,後來又有了機緣才發達了起來。
最終他因得到了鞏氏家主及鞏氏長老們的認同,接了母親回到了京都,還從老家主手中接手了鞏氏家主一位。鞏嶸現在已年過六十,鞏氏一族都恭敬地喚他一聲老爺子。
數年前他想著要回饋鄉里,因而在城北門外的城郊購置了一個破舊的宅邸,修茸後將鞏家祠堂供奉在那處,又闢了一些屋子免費收留一些孤兒。
鞏老爺算是個很有遠見的人,他不僅收留那些孤兒,讓他們有地方遮風避雨能吃飽外,還請來夫子教那些孤兒識字、培養這些孤兒。他儘量哉培那些能讀書、願意讀書的孤兒,實在不喜讀書的也找人來教些禮儀,讓這些人能懂些皮毛,將來進了其它府邸當差不至於只能做粗使的差事。」

「所以鞏老爺算是個正直的人?」

「是。郡主現在在義莊那處擔任孤兒們的夫子,據說郡主教導的方式很是不錯,鞏老爺有意思將鞏氏的幼年子弟都送到義莊讓郡主教導。他還安排郡主有自己獨立的一間房能居住,讓郡主能安心待到自己失散的夫君去與她重逢。」

「失散的夫君……?」昊天嶺喃喃道,屋內的溫度瞬時似是降了幾度。

冥殤自覺說錯了話,低下頭去道:「郡主最初遇上鞏老爺的說詞便是自己與夫君失散了,希望能暫時待在京都等待夫君的會合,亦是因郡主說自己已婚配過,鞏老爺才會安排郡主獨自住一間房。」

「嗯……鞏老爺平素都在義莊裡?」

「回主子,鞏老爺的居所是在城中的鞏家大宅裡,白日裡有事才會到義莊去。」

「雲頎,幫我下一張拜帖給鞏老爺,就約他在仙雅樓吧。」

「是。」

「毓靈,東西都買齊了?」

「我瞧瞧,唔……筆、墨、丹青用的顏料都有了……我還需要一些竹片、木條還有二組雕刻刀……。」

「木條、雕刻刀可能要到凜懍堂才有賣……。妳想要買什麼樣式的雕刻刀?」

「啊?只有凜懍堂才有賣麼?」

「我記得雕刻刀有好多種,凜懍堂的東西最是齊,各種各樣的雕刻刀都有,去那兒買比較不會白跑一趟。
可凜懍堂離這兒有些遠,還是請老爺子幫妳買?」

「嗯嗯,我不急,只好麻煩老爺子了……。」鞏毓靈急得猛點頭,她寧可托人去買,也不想冒著被認出來的風險去凜懍堂。

「那既然買得差不多了,咱們去吃點溫暖的東西再回去。」

「好。」

張媽帶著鞏毓靈在街上走著,拐了一個街角後,便來到了湯圓攤。

對街一雙犀利的鷹眸看著這兩人進了湯圓攤,與湯圓攤的店主交談。

店主抬眸見到張媽,客氣地道:「張姐,妳來了呀。妳要鹹的還是……,」話說到一半,她見到張媽身後的鞏毓靈,不由得話風一轉,笑道:「誒!姑娘,好久不見了,妳去鞏氏義莊了呀!還順利麼?」

鞏毓靈向店主做了個揖:「多謝主人家的介紹,我現在在鞏氏義莊教孩子們認字。」

「那……妳找到失散的家人了麼?」

「還沒有……。」

店主看著眼前的少女,伸出手輕輕地捏了捏鞏毓靈的手掌:「希望妳能早日找到他們。」

鞏毓靈點了點頭,向店主微笑道:「主人家別擔心,我沒事的。」

「嗯,妳能先安頓下來便是好,一切都會好轉的。來,妳們要吃鹹的還是甜的?大嬸我請客!」

「這怎麼好意思呢!」

「是呀,主人家妳在這寒風裡做生意也辛苦。」

「別客氣、別客氣,不過是熱呼呼的二碗湯圓,希望能讓妳們吃到心坎兒裡都暖起來。」

張媽頷首:「好吧,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下次一定來關照妳的生意。」

待鞏毓靈與張媽一同離開,潛伏在對街裡那雙鷹眸的主人也走到了陽光底下,他看著鞏毓靈的背影,走到了湯圓攤,從懷中摸出了一包藥粉。

「你好,要來碗鹹的還是甜的?」

「在下並沒有要吃湯圓,只是想向主人家打聽一下而已。主人家同方才那位年輕的姑娘認識麼?」

「欸……你是?」

「實不相瞞,那位姑娘是敝府的二小姐,二小姐自與老爺吵了一架後便離了家門,老爺派人四處找她找了很久,夫人也因她的離家而生了重病,一直躺在床榻上。」

湯圓攤店主狐疑地看著他,似是不太相信他的說詞,「你說的都是真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