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二 – 改道京都

「主子。」

「你回來了,事情辦得如何?」

「屬下親眼見到義莊裡的人都吃進了肚才離開。」

「很好。那玉燕那處呢?」

「玉燕說她已將育沛放在食堂裡的隱蔽處。」

「是麼……。」夏文嫣以食指撫在唇上笑了笑:「嘻嘻,如此一來,那上下有如鐵桶般的御王府即便再來十個,也依然是本宮的囊中物了。」

夏文嫣身前的榻上忽有一虛弱的聲音響起:「皇……姐……?」

「文淵,你醒了?」夏文嫣扭頭向門外道:「小念,五皇子醒了,去端粥過來。」

「是的,公主。」

夏文嫣聽聞門外的人應了聲後便是遠去的腳步聲,關心的眼神又再度放回到了床榻上的夏文淵身上,「文淵,本宮同佐文說幾句話,再過來餵你喝粥。」

榻上的夏文淵有些困難地點頭道:「好,多謝皇姐。」

夏文嫣與佐文走到了門外的露台上,佐文拿出一紙包恭敬地遞給了夏文嫣道:「您要的落胎藥在這兒,這裡頭總共有三付。」

「好,待本宮煎好,你再幫本宮拿去讓她喝了。」

「是。」

「姑姑那處有消息了麼?」

「押著師太的那群人目前行蹤是向著西方去,我們有兩批人試著去救師太,可對手武功高強,派去的人都鎩羽而歸。」

文嫣公主思忖了一小會兒後道:「本宮不相信姑姑會這樣就束手就擒,她應該是有自己的打算……。傳令下去,先別再犧牲人出手救姑姑,只要緊跟著他們便行。待到姑姑自行脫逃,就讓那些人聽從姑姑的安排吧。」

「是。」

「承影藥師,前方的岔路你同蕭大夫就往南去吧,從那處去京都稍微近一些。」

「鷹衛你不一起去麼?」

「不了,清晨接到下屬的消息,那二人帶著私兵離開安南關再往西去,不曉得他們的目的到底為何,鄙人不親自去瞧瞧有些不放心。」

「嗯……那好吧。」

承影藥師與蕭鳴鴻向著鷹衛抱了拳:「咱們後會有期。」

一行人正要繼續往前,前方一位暗衛急急地奔了過來,鷹衛見那人奔得急,蹙了眉頭道:「什麼事?」

暗衛奔到了鷹衛面前單膝跪下,可面對鷹衛的詢問卻是眼神帶著警戒看著他身旁的承影藥師與蕭鳴鴻。

「他們二人無妨,說吧。」

「是。方才接到全面進入紅色警戒的訊息,暗衛長要鷹隊即刻回府。」

「紅色警戒……麼。」鷹衛擰著眉道:「知道了,回覆暗衛長我即刻回府,還有讓情報網將警戒發佈到整個東北,從現在開始,東北方的情報都直接匯報給我,由我來統籌處理。」

「是。」

鷹衛扭頭向身旁的暗衛道:「小十、小十二、小十三,你們三人親自去與追蹤私兵的人聯絡,讓他們務必定時與情報網聯繫,並且,現在是用人的時機,要他們比平時更加保重自己的生命安全,我會儘快把小六派過去的。」

「是。」

「紅色警戒?這名詞還真是現代吶……。」蕭鳴鴻喃喃道,他轉頭問承影藥師:「你曉得他們口中的紅色警戒是指什麼?」

承影藥師輕輕地搖了搖頭:「不曉得。」

「二位藥師,我們現在得趕路回京都了,你們要慢慢走還是與我們同行?」

「那有什麼區別麼?」蕭鳴鴻不解地問道。

鷹衛的目光在承影藥師及蕭鳴鴻身上打轉了好幾圈才道:「嗯……趕路的方式不同,我們要利用這山區的地勢乘風往南節省一些時間。你們二位都有點功夫底子,趕路應該不會太辛苦……真的受不了,我再讓弟兄們用內力護你們一護。
如何,要一道嗎?」

承影藥師頷了頷首,「聽起來挺有趣的。蕭兄,我們就跟著他們一道去吧。」

「好。」

蕭鳴鴻與承影藥師隨著鷹隊一行往山上去,途中有幾位暗衛前來會合。

來會合的暗衛們行色匆匆,他們是先前得了鷹衛的命令,從臨近地區帶著鷹衛吩咐了的東西趕過來的。

終於,一行人到了附近一座最高的山頂,暗衛們開始組合著那些東西,鷹衛則是帶著一個暗衛在附近測風向及風速。

蕭鳴鴻在一旁看著那些暗衛將帶來的零件由一部份、一部份漸漸組成了熟悉的東西,他好奇地踱步到已組合完成的東西前,看了看那東西,還伸手去檢查那東西的結構是否堅固。

他摸了好一會兒,忍不住道:「哎呀……這還真是貨真價實的滑翔翼呢……這時代竟然有這玩意兒?」他扭頭看向鷹衛問道:「我們要從這處用這滑翔翼滑去京都?」

鷹衛有些訝異蕭鳴鴻竟知曉這玩意兒的名字,好奇道:「蕭大夫曾用過這個?」

蕭鳴鴻摸著自個兒的後腦勺、有點兒心虛地笑道:「嗬嗬,曾不經意在天空中見過啦……哈哈,想說那看起來很像是飛鼠在滑翔的形容,便自個兒胡亂取了個滑翔翼的名字,沒想到還真的是這個名字呀!」

鷹衛恍然大悟地道:「原來如此……。」

他嘴上雖如此說道,可心中卻對蕭鳴鴻起了些防備之心。

上回他與承影藥師確認過了身份,而這幾日的相處下來也在在證實夜承影與蕭鳴鴻都是盡責的大夫。可他因這幾日一直同他們一起,不便吩咐御王府的情報網去查查蕭鳴鴻的底細好核實其身份。

現在蕭鳴鴻竟道出了全中土大陸上只有御王府暗衛才知道的「滑翔翼」三字,究竟這蕭鳴鴻是恰好矇中還是……,他還真怕蕭鳴鴻是個有問題的人,連承影藥師被矇蔽了。

不過他又想,若這蕭大夫真有問題,回王府後要嚴刑逼供容易、弄死他也不是件難事,一切還是等回了王府再議……。

於是鷹衛又續道:「我們倒沒有要乘這個進京都去,乘這個進京都,實在是太過招搖,因此我們會降落在京都旁漏澤園的山頂,再從城門回府。」

「唔……可這滑翔翼通常不是從山頂滑翔至平地或山谷而已,京都離這兒很遠吧?」

鷹衛神秘一笑:「這有些難解釋,總之等會兒蕭大夫便知曉了。」

蕭鳴鴻點了點頭,倒是承影藥師眼珠子轉了轉,似乎瞭然地頷了頷首,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蕭鳴鴻道:「蕭兄,你會怕高麼?」

「怕高?」蕭鳴鴻一時未反應過來,直接道了句:「我有在玩極限運動,怎會有恐高症。」

承影藥師勾了勾唇:「那便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