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七 – 幫忙下藥

「看主人家不太相信的形容,這是在下所屬府邸的令牌,妳可以查驗看看。」

男子拿了一塊看起來十分貴重的木頭所刻的陳舊令牌遞給店主,那上頭還配有十分貴重的玉飾。

店主其實並不懂那令牌的涵意,可她卻是知道能用那樣貴重的木頭及玉飾做令牌的人家,一定不是普通的大戶人家,通常非富即貴,不是世家便是在朝為官多年的人家。

她看完了令牌,便將令牌還給該男子,吞吞吐吐地道:「可她是說與家人失散了……。」

「主人家在這市井賣湯圓也好久了吧,按理說識人的眼色也是一抓一個準的,一定能看出我家二小姐即便身上穿著的是便宜的布衣,也非普通人吧。」

店主聽聞男子如此說,也不由得被他所說動了幾分:「唔……這倒也是,那位姑娘看來確實是不若一般的平民百姓哩……所以你希望我怎麼做?」

「下次二小姐若是再來主人家的湯圓攤,還請主人家幫忙將這包藥粉掺一點點進湯圓裡,這藥是無色無味也不會傷身,只是讓二小姐睡上一覺而已,屆時在下會請老爺派轎子來接二小姐回去。」

「唔……這……什麼事父女倆不能好好地說呢,要用這種手法……。」

「咱二小姐的性子就是這樣,老是喜歡與老爺死磕著,我們這些下人為了要找二小姐回去也是為難得很,不然,又怎會想到用如此不入流的手法呢……。」

「額……。」

「就請主人家收下吧,事成我家老爺一定會有重賞的。而且說不定,不待主人家下藥,他們父女倆已經先坐下來談過了呢……。」

「好吧。」

男子見店主終於鬆口收下那包藥,似是有幾分相信的形容,便誠懇地開口道:「那我趕緊去追二小姐了,希望二小姐能同在下一起回府……。」

話落,男子便離開了湯圓攤,緊追著鞏毓靈離去的方向,湯圓攤店主見男子走得急,心想這富貴人家似乎也有許多常人所不知的事,搖了搖頭便要將那藥收進懷裡。

只是她還未將藥包收進懷裡,眼前已出現一個清秀的少年,抓住了她捏著藥包的那隻手。

店主蹙眉看向少年,不解地道:「這位小哥要吃湯圓也不需要抓住我的手吧……?」

「妳換成這藥包吧。」清秀少年拿了另一個小藥包,在店主一時不察的情況下,強行將她手上的小藥包直接換過。

「誒、誒!你做什麼呢?將那藥包還給我。」店主伸出未被箝制的手想將少年甫拿走、還舉得老高的藥包給拽回來,可惜她身高不足,跳了老半天,手卻碰不到那藥包一分一毫。

清秀少年並未因店主的動作而有所動,他用清淡的嗓音對著店主說道:「主人家,其實二小姐是因為不滿老爺要為她另行婚配,所以才離家的,她想嫁的是我家少爺,還請主人家若要下藥,就用現在手中的這包藥吧,這可是難得的補藥,對二小姐的身體完全不會有損害、也不會想睡覺的。」

「蛤?」

「在下還要去追二小姐,就不多留了,告辭。」

「喂!你們怎麼一個、二個都不把事情給說清楚講明白呢!誰知道你們誰人說的是真的!」

主人家朝著少年遠去的背影喊了喊也不見有人回來,她搖了搖頭,心道自己有空時再去藥鋪問問這藥包裡的藥粉到底是什麼藥吧。

她將小藥包給收進了懷裡,這次再沒人阻止她的動作。

 

那頭,先少年一步的男子跟蹤在鞏毓靈與張媽身後,鞏毓靈覺得身後不對,幾次回頭張望,差點兒與那男子的視線對上。

「毓靈,妳怎麼了?一直東張西望的。」

「唔……,」鞏毓靈看了張媽一眼,有些遲疑。

雖說她感覺到身後有尾巴,似這樣的直覺十有八九都是準的,可她截至目前為止並未真正看見對方,在沒有確實的證據之下,怕是自己說出來會嚇到張媽,又或是張媽會認為自己是多想了。所以,她最後還是道:「沒什麼,只是想孩子們了,想趕緊回去。」

「好吧……欸,回去不是走那兒麼?」

「阿姨,跟著我走就對了。」

鞏毓靈帶著張媽繞了繞,順利地將身後的尾巴給甩了。

男子跟丟了她們倆,上了樹梢看了附近的地勢,覺得她們應該是往城北門的方向走,便先一步趕到那兒隱在暗處,不久後,果然見到鞏毓靈與大媽出了城門。

這次他更小心翼翼並離她們很遠地跟著,以防鞏毓靈再次發現自己,最後便順利地在遠處見到她們進了鞏氏義莊的大門,才離開。

少年這方,他在離開了湯圓攤後沒多久,亦是跟上了鞏毓靈的腳步。

不過,比起那男子因為不曉得鞏毓靈的住處,只好跟蹤她們的情況相比,他則是毫不猶豫地直接往義莊的方向找尋她們的身影,待在離義莊有段距離的樹梢上確認鞏毓靈與張媽安全地進入了義莊,他向其他同伴做了暗號,立即回身往城內去。

 

「王爺、殿下,這是即墨那處的情報。」瀟瀟將手上的情報遞給了昊天策。

昊天策看著手上的軍情,蹙著眉頭。

「四哥,二哥還是執迷不悟?」

「嗯……是愈發過份了……現在已經是聚集了二萬以上的私兵在那處……。」

「父皇還未找人去處理?」

「有,肅安親王已經快馬出發去延安城那處。算算時間,現在應該到了。」

昊天嶺點頭之際,慶長藥師與元谷藥師在門外敲了敲門柱,便直接拿著藥湯進來。

「嶺兒用藥的時間又到了?」

「是。」

「那我迴避一下……。」

昊天策方站起又坐了下來,昊天嶺做了個手勢請藥師們稍待一會兒,跟著鷹衛便在門外道:「鷹衛回府至今還未能向主子請安,現特來向主子請罪。」

「進來吧。」

「是。」

鷹衛甫進門便瞧見了面前的二位藥師,暗道:真巧,聞名天下的三位藥師竟能齊聚在御王府裡。

「這段時間辛苦了,你何時到的?」

「恰好就在主子您回府的那日到的京都。」

「嗯……所以你回來也有三日了。東北那處的情勢我有看過你先前的彙報了,這幾日有變化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