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四 – 豔紅色的水

陽光從天空中大朵、大朵的雲縫中透了出來,金色的光茫灑落在那些搖晃的人影上,谷道入口附近的眾人更能清楚地看見那些搖晃人影的臉。

「停——。」那些人影在廉禎道姑的一聲命令下停了下來。

「大師兄!」

「師父!三師弟!」

「師叔!師母!」

這一大群人忍不住喊出那些稱謂,儘管每個人喊出的稱謂並不相同,有的還帶著哽咽的聲音。

隨著那些喊聲,這些小門小派的人,一個個帶著悲壯、義憤填膺的肅穆表情從隱蔽處站了出來。

廉禎道姑面帶微笑地看著眼前的效果,果然這些人一個個乖乖地出來準備跳進陷阱裡。

「妖女,妳到底想怎麼樣?」一個年紀約莫四十歲上下,頗有師兄風範的人站出來說道。

一個人出頭,其它人也跟著站出來對著廉禎道姑大聲說話。

「快將我們師父師娘還來!」

「妳究竟對大師兄做了什麼!」

「我魚躍門到底哪裡開罪於妳,妳要滅我門派?」

廉禎道姑不發一語,只是笑得詭異,任那些人不停地詆毀。

一大群人就這樣站在廉禎道姑的對立面好一段距離,從一開始的罵罵咧咧,到後來看著廉禎道姑「寧靜致遠」般的笑容,莫名地開始感到一股子毛骨悚然爬上了自己的背脊。

漸漸地,罵聲愈來愈小,對峙的兩邊皆是一片安靜。

廉禎道姑待場子都靜默了下來,掀唇一笑,有一個人影便搖搖晃晃地從後方走上前來,其中有個人認出了那搖晃的人影,開口便是:「師父!」

搖晃的人影來到了廉禎道姑面前停了下來,廉禎道姑瞥了一眼方才出聲喊師父的年輕人,接下來沒有人知曉她是如何辦到的,只是見到廉禎道姑將手舉了起來呈手刀的形容,谷道入口便傳來一個聲響,那位「師父」應聲已成了一塊塊方整的肉塊落在了地上。

「師父!」谷道前回響著幾個人集合而成的怒吼。

方才喊師父的那位年輕人及他身邊幾個人邊怒吼邊攥緊了拳頭往前衝去,他們身旁一個其他門派的長者揮了揮手讓自己門派的年輕人去攔住他們。

「嗬嗬,原來葉掌門也不過如此呀,我一個伸手便是成了一堆排骨。不過,這結局可能還不夠適合他。」

細緻悠揚的話音才落,廉禎道姑揮了揮手,地上的那堆「排骨」似冰塊在灼熱的空氣中快速地融化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一灘豔紅色的水,被「排骨」下方的土壤慢慢地吸了進去。

若說先前葉掌門被廉禎道姑手劈成一段段的排骨時,只有該門派的人感到極度憤怒,現在眾人看到逝去的前輩不止是屍首被毀壞,到最後連個影兒也沒有、更不可能有個墓可供安息時,殺氣開始在空氣裡擰結成了一團。

「嗬嗬,接下來要換誰好呢?方城派的掌門?」

「妖女,妳別太過份了!」

「過份?嗬嗬,有膽識你們可以一起上呀!我等著你們!」

現場一眾個個大氣不敢喘一聲,也沒有人敢恣意妄動,他們未曾能得知眼前這位清麗女子的水有多深,只是光憑方才她以眾人看不出的手法將一個人隨意肢解切塊,這身手的段位就非一般。

因此功力深一些的掌門、師兄們根本不敢出手,身形在不知不覺中已是擺成了防衛的姿態。

「唷,這樣就膽怯了,虧你們還這麼多人呢!」廉禎道姑輕笑了一聲:「既然如此……。」

她一個彈指,在她後方的那些影子就如潮水一般,一個個按順序往谷道深處挪動,倆倆相對地在適當的位置跪了下來伏在地上,指尖對著指尖,掌心朝著上方,便出現了一條人龍做出的甬道。

她的目光掃了前方各門派的人一圈兒後,面露不屑地轉身,往谷道裡走去。

廉禎道姑一步步往前踏去,踏在那些人的掌心上,每通過一對,那一對便開始化為豔紅色的一灘水被下方的土壤給吸了進去,永遠地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師伯!」

「五師弟!」

「師叔!三師娘!」

她垂眸聽著身後此起彼落的痛呼聲,在心中默數著一、二、三。

後方拳風、掌風果斷、迅速地襲來,廉禎道姑嘴角揚起一抹詭譎的笑。

哈哈哈!輕輕鬆鬆,就得來了如此多、如此新鮮、年輕的祭品!

廉禎道姑的腳下及其前方的「人們」,在那些拳風、掌風將至時,很突兀地由跪伏著的姿勢改成跪姿,最後整個人站了起來,不變的是廉禎道姑依舊安穩地站在他們的掌心上。

先前這些初現身時還顯得搖晃的影子們此時顯得靈活得很,他們用著比這些門派的門徒最快的速度再略快一點的速度往谷道深處「挺」進。

遠遠望去,廉禎道姑就似是站在一條長長蜈蚣的尾端上睥睨著眾生離去的形容。

門徒們眼見只差了一點兒就能抓到廉禎道姑、又因著為同門報仇的心爆發出了以往不曾出現的速度,最快的那位就在要抓到廉禎道姑的飄飄水袖時,那條「蜈蚣」的速度卻愈發地快。

於是,追逐在「蜈蚣」身後的人們的速度也緊跟著愈發地快了起來,無人注意到愈進入谷道,屍臭味愈重的事實。

不多時,谷道入口附近的人們已全進了谷道裡,小三、小五、小九、小二十五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該追上去。

「小三哥,我們要追上麼?」

小三立即搖頭道:「不。」

「可如此無法繼續監視那些門派。」小二十五提出疑問。

「現在開始閉氣,非得令不能呼吸。」話落,小三便領著幾人往谷道入口走去,停在第一個被化為水的人的那處土地旁蹲了下來。

「你們看不出那水有鬼麼?」

「有鬼?」

「小五、小九抓著小二五的胳脖。」小五及小九兩個對望了一下,便依著小三的指示抓住小二十五。

「現在二五你吸一口氣看看。」

小二十五看著小三,不解地吸了口氣。

他才吸了口氣,就覺得自己氣血湧了上來,全身在狂躁叫囂著什麼,腦子對於先前要進入谷道的念頭變得執著,接下來更是身體力行地想往谷道入口衝去。

他那力道之大,讓小五及小九驚了一驚,趕緊使勁兒地抓住小二十五。

小三向小五及小九指了指附近最高的那棵樹的樹梢,小五及小九便趕緊將小二十五架到那上頭去。

好一會兒,小二十五變得血紅的眸子才回歸到平常的樣子,他這時也才覺得身體裡的那股氣血回歸於平靜。

小二十五運了氣確認身體裡的狀況無恙才問道:「小三哥,怎麼回事?你怎知道那處的空氣有問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