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六 – 暴行

「石隊,你看。」

一位暗衛指向某個池子,那池子裡的豔色東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原本空空如也的池子底冒了出來,它逐漸地增加,亦是愈刺痛人的眼睛。

沒錯,那池子裡的東西正是正紅色的血。

也許一開始在山丘上的眾人都不清楚那是什麼,可隨著血水的增加,風吹拂時帶過來的味道,正是濃厚的血腥味。

「那個道姑是如何將那些人的血從他們的身體中剝離出來進到池子裡……?那些血人的血不是都流進土裡的嗎……?」

「欸,那些多色旗上出現了影子!」

「那是因為那些人的靈魂已經被轉移到旗子上做為獻祭之用……。」元谷藥師緩緩地將覆在眼睛前方的特殊透明琉璃片摘了下來,冷冷地道了一句。

一旁的暗衛們面面相覷,他們為了主子一向是水裡水裡來、火裡火裡去的,對於靈魂什麼的,從未想過,如此的說法當然都是第一次聽見。

元谷藥師捏了捏眉心,「石衛,既然殿下要親自過來一趟,你預計殿下多快能到這兒?」

「依主子的習慣,他應該是早已安排好京都的事情出發了,唔……差不多明日上午便會抵達。」

元谷藥師點了點頭,喃喃道:「以殿下的身手及他對奇門遁甲的領悟,再配合上我的藥蠱,要破了廉禎的陣勢應該是沒問題的,唯一的麻煩便是巫術……不曉得師門會派誰來押解她回去……哎,師門裡怎麼就沒個全才的人呢……我還是先做些防範措施吧。」

話落,元谷藥師往兩旁看去,見到附近有棵大樹適合他鼓搗些什麼,便往那處去了。

只是他走了兩步,不知想到什麼,便望了望底下那愈行愈短的隊伍,扭頭又向石衛道:「石衛,她那麼大動靜也才注了二個血池,也許晚些會用別的手法去注滿另外三個,你讓所有的人都別輕舉妄動,不論聽到什麼都別下去,知道麼!」

「是。」

山谷裡的廉禎道姑似是對元谷藥師所說的有所感應,當元谷藥師話音方落,她抬眸往元谷藥師的方向看去。

只是看了好一會兒,她覺得有些失望,明明感覺到了四周的山坡上有著師門內氣息的人,可惜方才一望,並未看見半個人。

元谷藥師在說完警語,便直接去樹上專心地鼓搗自己的東西,不再理會下方的動作。

不久之後,谷內便傳出淒厲的喊叫聲,正忙著處理露宿營地的暗衛們循聲一看,底下已無隊伍的蹤影,最後的那些人——便是到最後死活都還持有自我意識的那些人,現在已成了一串串的「烤肉串」,被那些死屍抬到中央堆著石頭山的池子裡立了起來。

他們無力地待在那處呈仰天長嘨的形容,意識合著滴滴㗳㗳的血水逐漸渙散,眼珠子最後還是使勁兒地往下,不知是死不瞑目地看著以他們自身血肉所填滿著的那池池水還是要怒瞪著這件事的始作俑者。

在山坡上的暗衛們對著底下的情景看得十分心驚,覺得那位廉禎道姑不止是不如表面上看來的柔弱無害,心狠手辣這四字放在她身上也不為過。可到了太陽快落下山頭的黃昏時分,他們再看這女子便不再是個女子,而是個從地獄來的拉瑪什圖。

拉瑪什圖在神話裡是一個非常惡毒又做什麼事只隨心意的神女。

祂長得非常非常地美麗,卻依自己的喜好攻擊有小孩的婦人或產婦,以掠奪嬰幼兒及孩童供自己食用,好讓自己能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祂甚至對於拜倒自己石榴裙下的那些人,亦是隨意虐殺,再拿去餵魚。

昊天嶺座下的暗衛們在出任務的時候,除了特殊情況需要臨機應變以及隊長允許的發言之外,皆是需要服從命令的,眼下他們個個攥緊了拳,蹙眉看著下方的情景,若不是有命令禁止,他們已是全部都衝進了山谷裡。

谷裡,廉禎道姑正是悠閒地躺在主屋前方的臥榻上看著餘暉的夕陽,死屍們正努力地做著手上的差事。

它們從緊挨著主屋的一幢只有一道門、卻無任何窗戶的小屋裡拖出一個又一個的無力反抗的孩子,分了男女。孩子們在一道銀色閃光後便被丟進了不同的池子裡。

孩子們的哭聲從響亮到無力,讓山坡上的一個個大男人們的心裡都糾結在一塊兒,如何會有如此殘忍的人!

元谷藥師亦是氣憤不已,一雙桃花眼裡都是怒氣,氣師門如何會養出這麼一個白眼狼、亦是氣自己的能力不足。

「元谷藥師,不能想想辦法麼?」

元谷藥師神情不忍地搖了頭:「她現在是邊做她要的祭陣,一方面也是在讓旁邊看見這情景的人能看不過眼出手,那些孩子……是來不及救了,現在我們只要一出手,全都會成了祭品,只能等殿下來,才能破陣……。

對了,我需要你們幫忙,破陣後這處必須以火洗滌這處的邪惡,能讓你手下的人想辦法去弄些油還有柴上來麼?」

「好,在下知道了,一定在主子到之前準備好。」

「好,麻煩你。另外,你知道七殺草麼?」

「知道。」

「我方才找了那頭沒有,我需要七殺草與艾草一起結繩。」

「好,在下派人去找。」

在谷道入口另一側山坡上有幾個年輕人,他們是先前廉禎道姑在谷道入口挑釁眾人時極少數未上當的幾個,他們未跟著廉禎道姑的隊伍入谷,而是同石衛他們一樣,爬山上了小山丘。

此時他們已移動到主屋後方的山坡上,想為師門報仇。

他們會移動到那處是因為看過全程隊伍的行進,認為主屋後方比較沒有古怪,或許從那處能順利地進到谷地、殺了廉禎。

當然,因為他們移得近,更清楚看見廉禎道姑那方的暴行,那行人的其中一位很突然地就往谷裡頭衝去。

石衛遠遠地看著這一幕,蹙眉低聲地道:「所有人都不許動!」

「妳這個妖女,誰讓妳這樣對我弟弟妹妹的!」山谷裡只迴盪著這麼一句,那年輕人已進了血池裡,抱起了一個小女孩。

「快點把他丟過去那邊,別污了這池血。」廉禎道姑不耐地說道。

死屍疊著羅漢笑得詭異,輕輕鬆鬆將那抱了小女孩後不知為何無法動彈的年輕人抓住,把他與小女孩分開,丟進了他應該去的血池中,回頭便繼續料理跟著那年輕人下來的三個人。

 

──

作者君認為這廉禎道姑真的是太壞了!(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