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七 – 念謠裡的玄機

谷內的三兩句話聽得山坡上的一眾暗衛更是氣憤難耐,元谷藥師見狀,一掌拍住石衛的肩膀道:「去、快去同你那些下屬說,今日的忍耐便能救下其他處被準備獻祭的孩子們,別衝動。」

「……好。」

 

鞏毓靈隱在劉家長屋前已有好幾日了,長屋附近的狀況一直沒有什麼變化。不過,她先前教孩子們玩的符號、念謠配對倒是讓附近的孩子們也跟著引起了一股流行旋風潮,甚至是有聰明的孩子還會自己設計起符號及念謠與同伴們一起玩。

這日她窩在樹上望著不遠處城牆上站崗的城衛,忽然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精神熠熠的中年人帶了幾個人來到劉家長屋。

她瞇了瞇眼睛望著下方,這幾個人的面容她不曾見過外,那位中年人的氣質不若一般人,有一股不怒自威、上位者的感覺,並且他身後的幾個人面容肅穆、眼神中帶著一股子殺氣。

鞏毓靈有些擔心這些人是到長屋來找麻煩的,這個時間點,長屋裡只有老弱婦孺在。

她小心地換了個方便突襲的身形,目不轉睛地看著那些人。

誰知道那中年男子其實蠻親民的,他像變臉般轉眼間就帶著溫柔的微笑,還自己親自去開那長屋的門。

門才開啟,跟著裡頭的驚呼聲,鞏毓靈不由自主地在腦海中飛速地盤算著以她自己一個人要如何保全長屋裡的人。只是她轉了半天,可能只有以槍爆了那幾人的頭的這種簡單粗暴方式才有可能,可後續她自己的麻煩會很大……。

還不待鞏毓靈做好決定,長屋裡的孩子們已是衝到門口抱著那位中年人,狀似親暱的形容,讓鞏毓靈腳下打滑差點兒摔下樹去。

「幫主伯!」

「幫主伯伯!」

「幫伯,抱抱!」

鞏毓靈一聽,在心中暗道:疑?原來這位精神熠熠的中年人是幫主,所以他出城去查的事情都已經查好了?

「欸!你們這些孩子也真是的,幫主伯伯才回來呢,趕緊讓幫主伯伯進來休息呀!」

圍在幫主身前的孩子們依依不捨地放開他,跟著婦人便道:「幫主,您風塵僕僕也累了吧,趕緊進來喝口茶吧!」

「好。」話落,幫主一行人就進了長屋。

鞏毓靈小心地移動到長屋旁的空地,躲在雜草堆中便聽得屋裡的爽朗笑聲。

「幫主,您這趟出去結果如何?其他地方的分支真的有幼女發生失蹤的事情麼?」

「是呀,不止是女孩,有些地方的男孩也失蹤……配合官府到處查,竟然都沒查出個什麼!真是氣死我了!有沒有聽說都城裡也有發生小孩失蹤的事?」

「我們這兒的孩子都還在,城北貧戶那邊也沒聽到風聲,至於其他的區域應該也沒有,若有的話,官差該是經常往這裡巡邏了。」

「嗯。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們都過得還好吧?」

「還算可以,只是先前城門有段時間需要路引才能出城,所以就沒趕上十日的北門市集了,幸好現在禁令已經解除,希望過兩日的東門市集能討到些個好彩頭。」

「喔?怎麼上頭會突然下了出城禁令?」

「不曉得,我們去探聽的結果,也只是打探到了御王殿下因有人通風報信而失了一批細作的蹤跡,所以只好禁止隨意出城,需要路引。」

幫主點了點頭,「殿下做事自然是有殿下的道理……小梅,妳在玩什麼,過來玩給伯伯看看好嗎?」

「好呀!」

鞏毓靈在屋外聽見小梅蹦蹦跳跳地往幫主聲音處走,她彷彿看到小梅那個害羞又可愛的女孩兒,笑著拿著那些寫著暗號的竹片在眼前要玩配對遊戲的小模樣。

腳步聲停,她便聽見小女孩開始念起了念謠。

「所以這個便是男孩、這便是女孩、這是母親的意思、這是父親,阿,還有這個是老人家的意思。小梅厲害麼?」

不多久,聲音停歇了一小會兒,幫主的聲音傳來:「小梅真厲害!小梅,妳能不能告訴伯伯,是誰教妳玩這個遊戲的?」

「是一個很親切的大姐姐教我們的,我們還在附近很多屋子的牆腳上都找到了一樣的圖案呢!」

「一樣的圖案?」

「對呀!」

「小梅乖,妳說很親切的大姐姐長的是什麼模樣,妳還記得嗎?」

「長了一雙大眼睛、長頭髮又有點瘦的大姐姐……。」

「唉呀,妳忘了,大姐姐總是喜歡紮著馬尾巴!」

「對呀!對呀!」

「先前我們玩遊戲若找到湯圓的竹片就請我們吃湯圓呢!」

在孩子們的吵鬧聲裡,幫主的聲音再度響起,只是這回的聲音聽起來嚴肅得多,他說道:「近一,拿紙筆來。」

「是。」

「幫主,怎麼了嗎?」

「那個姑娘教孩子們玩的這個遊戲,很可能能幫我們處理這次棘手的失蹤事件。」

「來,小梅,再念一次念謠給伯伯聽,要慢慢念,伯伯好寫下來……。」

在屋外的鞏毓靈聽牆角至此,她覺得自己接下來只需要觀察是否有人處理這事便可,於是她回身就要回到躲藏的地方。

只是她離開時,動作有些過快,她才回到藏身處,長屋的大門也開了起來,幫主帶回來的其中一個男子從裡頭衝了出來。

「近三,怎麼了?」

男子在外頭四周都瞧了瞧才道:「幫主,方才似乎有人在聽牆角,可我出來都沒看見人。」

「嗯。」幫主思忖了一小會兒道:「那先不管了,事態緊急,我得先去一趟京都府。」

鞏毓靈在樹上聽見丐幫幫主如此說,她鬆了口氣。待到幫主及那幾名男子離開長屋,她拿好東西,便回到城北貧戶那處的藏身處。

 

「王子,從天耀探子來的信。」

「哦,快拿來讓本王子瞧瞧,御王是不是很悲慟呀!哈哈!」

侍衛恭敬地將信交給楚秀成便退了下去,楚秀成迫不急待地將信從信封裡拿了出來。

才看完,他就氣得將信揉成一團扔在書案上。

「看來她們並沒有成婚,哼哼,那靈兒的運氣還真是好,竟沒有被化做一攤血水……。」

「主子,我們將蕭鳴鴻蕭大夫帶回來了。」

「真的麼?」

待楚秀成從書案後站起來時,又有一位侍衛進來,「主子,門外有位自稱是雲遊四海的名醫夜承影藥師求見。」

「夜承影?真的假的!快、快請承影藥師進來。」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