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五 – 同行

這次,魏子征使盡了吃奶的力氣,全力一擊往鞏毓靈的身上打去,鞏毓靈只是輕輕地托了托他的手臂、側了個身來個借力使力,魏子征的身體便有如斷了線的傀儡般朝著自己原先施力的方向直直地甩了出去,再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好半天爬都爬不起來。

「妳……妳是如何做到的……?」魏子征不可思議道。

鞏毓靈站在原地看著他問道:「這樣你承認我贏了嗎?」

「……算、算妳贏……。」

鞏毓靈緩步朝他走了過去,伸出手要拉他起來,魏子征猶豫著,鞏毓靈溫聲道:「地上冷,還不快起來。」

魏子征撇了撇嘴,自己緩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鞏毓靈見狀也不惱,收回了手,示意洛謹言與楊俊旭過來扶。

「妳、妳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魏子征又再問了鞏毓靈一次一樣的問題。

「你想學麼?」

「嗯……。」

「學來做什麼?」

「當然是保護弟弟妹妹、保護義莊!」

「好,我會抽空教你,你先去休息一會兒吧。謹言、俊旭,麻煩你們照顧他了。」

「好。」

鞏毓靈回身,「國盛、嘉綾,你們隨我來。」

「毓靈姐,那我……?」

「唔……芳昱,我現在要帶國盛及嘉綾去一下帳房,若妳也想跟,就一塊兒來吧。」

「好。」

鞏毓靈帶著三個孩子,一起走到了義莊的帳房,孩子們在義莊生活了那麼久,這還是第一次到帳房這處。

鞏老爺已事先向帳房這處打過招呼,因此帳房的管事並未阻擋她們四人,她們一行通行無阻地進到了放有許多帳簿的屋子裡。

「哈啾!」江芳昱才一進門就打了個大噴涕。

鞏毓靈從袖袋中拿了條棉帕給她擦鼻子,又指了指外邊兒一整片的矮榻:「裡頭空氣比較不好些,你們去那處等等,我進去拿幾本帳簿出來。」

「是。」

待鞏毓靈抽了幾本帳簿走了出來,見三個孩子都正襟危坐地坐在榻上,她笑著將帳本置於矮榻的案几上,向她們道:「國盛、嘉綾,我瞧你們倆對數字相當敏感,而且心又細,學這些帳目相關的東西會比較快。
你們若能對這些有概念,不論以後你們去到哪兒都用得上,因為一個家,尤其是對一個大戶人家來說,府內動輒上百、上千人,中饋的掌握與公中的開銷能不能管理好,是非常重要的。」

話落,鞏毓靈便從最基本的開始教他們如何看帳簿,解說帳簿裡一條條的內容是什麼。

好一會兒後,鞏毓靈讓國盛與嘉綾試著將帳簿內的記錄做分類,就帶著芳昱離開。

「毓靈姐……妳是早就打算讓我們六個人學不同的東西麼?」

「每個人適合的未必是一樣的,現在為妳們安排的也只是我這幾日觀察後的初步結果,我會再依妳們學習的情況做調整。」

「嗯……我還以為妳只帶著我們玩兒,沒想到原來妳是在觀察。」

鞏毓靈勾了勾唇,淡淡地道:「我也才來義莊幾日,對妳們都還不相熟,不觀察,如何知道妳們的性子、如何與妳們相處。」

「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我曉得我的方式與其他的夫子不同,妳們不適應也是自然。」

「謝謝。」

不多時,鞏毓靈帶著江芳昱來到書庫,江芳昱覺得有些奇怪。

「毓靈姐,妳帶我來是……來搬書的?」

「來挑幾本適合妳們的書,芳昱妳這個人的個性好學、追根究底,比較適合做研究,或者是在實務上做規畫的人,我想來看看有沒有適合妳的書,如果沒有,我得想想要教妳什麼……。
另外不曉得這書庫裡頭有沒有兵書,我想麻煩妳幫忙,我們分頭找會比較快些。」

「兵書?我們這兒有人需要看兵書麼?」

「子征就可能需要,打仗只靠蠻力是不夠的,兵書裡的東西對你們來說,或許還很難,我會儘量解說,你們能記多少是多少,或許,終有一日你們能用得上。」

「原來如此。毓靈姐,妳想要子征去從軍?」

「……他可能比較適合那類的差事,不過也未必一定是要去從軍才得要看兵書呀。而且要從軍……或許還要些機緣,到時再看看……。」

蕭鳴鴻與承影藥師輕輕鬆鬆地離開了楚秀成的別莊後,夜承影拉著蕭鳴鴻一路往南行。

蕭鳴鴻不認得路,也不明所以,便由著承影藥師帶路,一直到他們在深山裡頭找了個地方要過夜休息,他才道:「夜兄,咱們這是要去哪兒?要翻過這座山?」

「嗯……,」承影藥師邊咬著一隻兔腿邊回答,待那口兔肉吞下腹後又復道:「我們要去天耀找我師弟。」

「找你的師弟?」

「嗯……唔……差點兒忘記。」承影藥師把兔腿啃了乾淨,骨頭丟到一旁後,從袖帶裡拿出一條棉帕擦了擦手,接著又拿出了包裹精美的炭條與一小沓紙。

待夜承影將那沓紙「展開」時,蕭鳴鴻才知道,那並非是一沓紙,而是一張長條、被以前後摺疊方式摺成像本小書一樣的紙。

那紙上有好多女子的名字,上頭還註記了那些女子的芳齡、位於哪個國家、住在哪個地區等等,比較奇怪的是,那些名字上都被畫上了一橫槓。

蕭鳴鴻再看承影藥師的動作,他在紙上找了一會兒,才找到一個叫做「茵茵」的名字,然後,他便用炭條在茵茵的名字上畫上一橫槓。

「唔……夜兄前幾日在十四王子別莊所進的屋子,便是這位茵茵姑娘的?」

「是,只是她仍然不是我要找的人,而這份名單裡的女子,大約只剩下兩個,我還未見過。」

「所以,你要去天耀找你師弟,是為了剩下的那二個人?」

「嗯……先前我去琮瓍找不到這名單裡的古瑜珍,在我進北原十四王子別莊前,我同師門聯絡過,才知道那個古瑜珍數月前被人口販子擄走,如今已經被找到了,現在正往天耀京都的御王府去。所以我得去一趟,你要一道嗎?還是你想去那兒?」

蕭鳴鴻咬著兔肉,想了一會兒,才道:「反正我也沒地方去,就暫時與你同行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