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二 – 確認身份

北原此時非常地寒冷,北方的領土已進入永夜的狀態,凍湖也已呈結結實實的永凍的狀態,他們倆所在的楚秀成的別府位置卻因地處在北原國土的最西南方、與天耀接壤之處,所以還未開始下雪。

不過這處雖然還未下雪,卻也並非是多溫暖的地域,氣溫已臨近下雪的溫度,就差臨門的一場風雲,便會開始下雪了。

這兩個大男人從池子裡出來時,渾身雖是濕淋淋,卻不見他們瑟瑟發抖的形容。

他們甫出了水,蕭鳴鴻正在擰衣袍上的水時,承影藥師一手極快地握住蕭鳴鴻的肩頭,另一手向上指了一指,蕭鳴鴻頷了頷首,兩人輕輕地掠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上。

只是……他們倆上了樹,承影藥師正要與蕭鳴鴻使眼色時,一扭頭看見蕭鳴鴻的形容便不禁蹙了眉頭。

他上樹的時候,全身上下、還包括了身上的衣袍皆已是乾透了,反觀蕭鳴鴻,卻還是溼的,而且還是那種濕得滴滴答答、不停滴水的濕。

那些水就這樣滴到了地上去,只要有人提著燈籠過來一瞧,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麼!

更何況,現在就是因為有人來,他們才上的樹。

夜承影指了指蕭鳴鴻身上的衣袍,蕭鳴鴻借著月光看見他的詢問,無奈地做了個沒辦法的動作。

承影藥師翻了個白眼,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蕭鳴鴻的手腕,帶著蕭鳴鴻上了樹頂,又快速地移動到假山那處去。

還未到那處,蕭鳴鴻的全身上下亦是已乾爽透了,這令他感到相當地驚奇。方才他不過是感覺到手腕上有一股溫和暖和的「氣」從承影藥師的手心傳進了體內,卻未料想僅僅只是如此,便能讓他渾身上下多餘的水,在短時間之內就蒸散、揮發掉了。

「夜兄,你也太神了吧!」

「這有什麼,你也做得到的呀!」

「蛤?我也行?」蕭鳴鴻蹙了蹙眉,他怎不知自己有這等功力?

承影藥師狐疑地看著他:「你莫不是在與我開玩笑吧?先不說這些了,咱們今晚就要離開這兒了,若你真的不會,要不等出去我再教你吧。」

「好。不過,我們要出去,是走這方向麼?這種古式四合院繞得我都昏頭了……。」

「不是,這處是往府邸裡更深處的方向。」

「額!那為何我們要到這兒來?」

「那是因為在我們走之前,我有事情得先確認一下。更何況,我們出去也不是經過大門。」承影藥師說到最後狡黠地笑了笑。

「這樣。」蕭鳴鴻頷了首,偏著頭略想了想又道:「那我該如何幫忙?」

「你知道穴位麼?」

「你指哪個穴位?」

「睡穴。」

蕭鳴鴻一聽,點了點頭,爽快地道:「知道。」

「那太好了,我需要你幫我爭取一些時間。」承影藥師掐著蕭鳴鴻的肩頭示意他靠近一些,然後指著前面不遠的院子道:「有沒有看見前方那處的屋子,那院子裡守了好些人,你幫我把屋子外的那些人都給點了睡穴,再幫我望風吧。記得要做得乾淨利落,不然怕是很多人會被招來。」

「那你呢?」

「我要確認的東西就在那屋子裡。」

蕭鳴鴻看了看院子裡的擺設說道:「這處不是王子府裡女眷住的居所麼?」

「嗯。而且那屋子裡住的是楚秀成心裡其實最在意的女人……日後我再同你講……。」

「好。」

「那就開始分頭進行!我先幫你引開他們的注意,你動作快些唷!」

夜承影向蕭鳴鴻俏皮地眨了眨左眼,隨後他如開弓之箭般往那院子裡只有二位侍衛站崗的那處「飛」了出去,彈指間便上到了那處屋子的屋簷,由屋簷上似是要跳樓般往下一躍,卻是盪進了屋檐下,利用檐下榫卯相交處那極小的平台倒掛在屋簷之下,然後再用先前隨手在假山上撿來的小石丟往下面一個侍衛的後腦勺。

侍衛覺得奇怪,便轉身,比鄰於他身旁的侍衛見他轉身的動靜有些大,亦跟著轉身。

在兩位侍衛還未見到倒掛著的承影藥師,不遠處的蕭鳴鴻已是撇了撇嘴,用鬼魅般的速度,不知不覺地來到那二位侍衛的身後,用力地點了他們的睡穴,那二人不及反應,便睡著了。蕭鳴鴻怕他們直接倒在地上發出的動靜太大,還稍稍地扶了他們一下,才讓他們慢慢地倒地。

做好這事,蕭鳴鴻抬眼看了承影藥師,他以唇型向夜承影說道:需要搞那麼多花樣麼?

夜承影勾了勾唇,向蕭鳴鴻比了個大姆指,又指了指轉角,讓他記得去處理那處的侍衛,便上了屋脊。

蕭鳴鴻既是已靠近了屋子,再要摸哨也並非難事。

不一會兒,這院子裡的一眾侍衛都睡倒在了地上。

承影藥師上到了屋脊後,先是到了屋脊的一側邊緣,掏出懷裡的一小塊香料,以火折子點燃,接著自己倒掛在了屋脊上將香料送進了下方通氣用的雕花漏窗內。

約莫等了半刻鐘,夜承影見下方的侍衛們亦是被蕭鳴鴻都擺平了,便一個輕輕的跳躍下了地,大搖大擺地開了廂房的門就進了房,留下見著自己進屋而挑了挑眉毛的蕭鳴鴻在寒冷的戶外。

此時廂房裡的人,原本睡下了的依然是躺得好好地睡在蹋上,還未睡下的,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亦是都睡得很沉。

夜承影一進門便對著屋裡的人們道:「各位姑娘,抱歉了呀。」他抓了抓頭,又道:「阿,其實等妳們醒來,也不會知曉我來過,更不會記得妳們有睡著過……說不說抱歉其實也沒差,只是我這人習慣了做事前還是得要說說才行。」

他邊說邊走向了床榻的方向,走到了榻旁,細細地看著床榻上睡著的美人兒,確認她是自己要找的人,便正色道:「姑娘,冒犯了。」

話落,他便動手掀開寢被,把榻上睡著的人給直接地剝了個精光,仔細地察看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膚。

他檢查得很是仔細,不止將她在榻上翻來覆去、好似在烤肉一般的全面觀察,而且,細看的地方不只是前胸後背以及私密處,還包含了腳趾縫、耳後、頭皮上這類容易被忽略的地方,皆是不放過地一一仔細查看。

終於檢查完畢,他輕嘆了下,「哎……又是做了白工,她身上也沒有……。」

夜承影才說完,正要幫榻上的美人兒穿上衣裳時,有人丟了小石頭在窗框的位置,他加快了穿衣裳的速度,在香爐內丟了塊大約半個小指甲大的香料塊,便閃身出了廂房。

蕭鳴鴻見承影藥師出了房門,趕緊遞了個眼色,兩人分頭將院子裡的侍衛們點了痛穴,讓他們能都清醒過來。

堪堪在他們做好這些,躲在暗處時,楚秀成正好帶著秦子瑧及一隊人馬踏進院子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