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 – 陣中陣

昊天嶺的話音還未落下,身上的血紋猛地更加明豔張揚起來、形狀及紋路亦是更加明顯,還能讓人清楚地看出血紋是從肌膚的底層裡透射出來。

與此同時,他周身的赤金色霧氣開始往上方湧動集中,四面八方赫然出現了好多層層疊疊的人影。

那些「人」便是先前廉禎道姑做的那些死屍,它們看似興奮,睜著毫無生氣及焦距的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昊天嶺,卻又似是對他本人並無什麼興趣。

它們在他的四周圍成了一個圈,不停地手腳並用著,利用同伴的身軀往上爬。不多時,昊天嶺的周身便出現了一座由死屍疊成的通天羅漢塔。

整座羅漢塔搖搖晃晃,最上方的死屍不停地流著口水,面上的興奮之情更是溢於言表,甚至是給人有些虔誠的感覺。它們一直揮動著手臂,想要碰觸由昊天嶺身上所蒸騰而出的赤金色霧靄。

昊天嶺並未搭理那些死屍,儘管周遭的屍臭味濃厚到讓人無法忍受。當前最急迫的事便是他得先辨別自己到底中了什麼招,才能想個什麼辦法解了眼下的窘境。

可他看不見自己的形容,只憑手背上的血紋看不出個什麼,他得將袖口的皮製護臂解下,好讓原本緊靠著手腕的箭袖就此鬆開,才能觀察手臂上的血紋是屬於哪一種。

他努力以眼下所能施展的最快速度——實則像打太極拳般緩慢的速度拉開袖子、仔細地看著自己的整個前臂後,他不禁道了句:「是……血煞陣麼?」

昊天嶺臉色鐵青,可仍向石衛喊道:「別管我,我沒事,你快去畫陣!」

他話音方落,羅漢塔已撐不住上方的死屍總是朝著塔心擠著、晃著想撈到那些霧靄的動作,從上開始崩塌、倒向被圍在中心的昊天嶺身上。

在屋子後方山坡上的元谷藥師在慶長藥師給他的望遠鏡裡亦是看到了昊天嶺身上不正常的血紋及那片薄薄的赤金色霧靄。可還不待他將血紋看個仔細,鏡裡所見就被那些死屍給遮擋住了。

他神色凝重地放下望遠鏡,幾乎是向他身後的雲頎咆哮道:「快、快讓暗衛們燃草繩環!」

雲頎站在這處不需望遠鏡便是已見到自家王爺的危急狀況,可自己卻無法在那處陪著王爺而有些乾著急,他一聽聞元谷藥師的話,立即以內力喊道:「即刻燃燒草繩環!」

山坡上的一眾暗衛一聽令便行動了起來。

可草繩環並非是同時被點著的。

雲頎在下這道命令時,帶著草繩環的暗衛們正在為符石灌入真氣動彈不得,而協助保護支援這些暗衛的暗衛人數並沒有那麼多,他們收到這命令時得奔波著才能完成這項命令。

草繩環雖然最後都順利點燃了,可效果生效的時間卻得遷就最後一個被點燃的繩環而略有推遲,於是,昊天嶺便被那些死屍給沒頂了。

「主子!」石衛見狀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可回身便是咬了咬牙,以自身最快的速度往都天神煞大陣的陣眼方向去。

在山坡上的雲頎亦是在同時間神情焦灼地喊了「王爺」二字。

元谷藥師放下了望遠鏡,拍了拍雲頎的肩頭道:「別急,那些死屍不會對殿下動手的,他們要的不是殿下……而是從殿下身上游離出來的氣血。」

雲頎還想同元谷藥師說些什麼,卻是見小山坳裡有了動靜而往下方望去。

死屍們聞到那些草繩環燒出的煙時,有部份像被驅趕的蜘蛛那般向著沒有那煙味的地方去,可當山坡上的每一個草繩環都被點燃,釋出鎮邪的煙氣時,它們集體變得有如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竄,暗衛們也能重新看見被死屍淹沒的昊天嶺。

昊天嶺在死屍們從上墜下來、快砸到自己的千鈞一髮之際,以最快的速度用真氣做了道防護的屏障,亦幸好他的意志力是堅強不易受到波動的,防護屏障由始至終都未被不停落下的死屍給砸出裂縫,他便也趁此機會,好不容易將懷裡揣著的符石給安上了百會穴。

符石鎮下了他身上絕大部份血紋的影響,那些血紋現在不若先前的張揚,只呈現著淡淡的粉紅色。他周身的赤金色霧靄不再,只是有淡淡的螢光點點縈繞在身,昭示著他的功力多多少少還是因血紋而游離出體外。

在看見自家主子、自家王爺、自家師弟沒事,山坡上的一眾鬆了一口氣,可他們提起的心還未及放下,小山坳裡便吹起了一陣惻惻的陰風。

這風愈吹愈狂,絲毫沒有消停的跡象,到後來還伴隨著許多各式各樣、不同的人的慘叫聲。

在那些慘叫聲中,一道悅耳清脆、有如黃鶯出谷的聲音傳來:「嗬嗬,有師門的氣息……。」

那聲音頓了一頓又道:「哎呀呀,這可不是名震天下的天耀戰神御王麼,你怎麼沒與嫣兒在一起?
唔……原來你是師門裡的人……是師門是派你來的?
文嫣知道師門派你來抓我麼?
嗬嗬,雖然你是有備而來能叫死僕到處亂竄又破了奇門遁甲,可憑你與你的手下們能做什麼?你以為憑你帶的那二顆破符石能阻止我麼?你會不會太過天真了……?」

昊天嶺一手壓著自己頭頂上的那塊符石,默默地由打坐的姿勢站了起來。他動了動另一隻手與雙腿,發現自己行動的速度幾乎恢復了有九成,可符石裡的真氣被消耗的速度也不慢。

他覺得這樣的情形很不妙,必須抓緊時間,得讓石衛能快點兒將都天神煞大陣給建立起來才行。

昊天嶺並不想與那聲音的主人費什麼唇舌多做交談,他神情淡漠地睨了眼石衛,石衛幾乎已經到了都天神大陣的陣眼位置,接下來便是讓山坡上的暗衛們先埋下手中的符石後,石衛再埋下陣眼用的符石,大陣便會在一盞茶的時間內啟動,可石衛要埋下陣眼的時候,勢必得離開符石的保護……。

他抿了抿唇,又看向左前方——那惻惻陰風吹來的方向。

甫一眼,他便見一清麗女子一身素色的飄飄白紗衣,那眉目如畫再配上精緻直挺的鼻及小巧的櫻唇,在這小山坳中就像個落入凡塵的謫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