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 – 破陣 IV

雷鳴聲更甚,幾乎沒有間斷,昊天嶺卻沒有遠離那顆紅寶石的想法,他直接在周身以真氣佈了防禦障壁,不假思索地踏進了雷區深處。

雷電伴著響亮的嗶啵爆破聲及銀色犀利的閃光,不停地劈在防禦障壁上,昊天嶺改停在紅寶石的前方,在腦海之中繪了一把利刃,從寶石的四面八方不停地挖著,費了大把的真氣才見那顆寶石鬆動。

最後那顆石頭終於飄然地落了下來,昊天嶺伸手去接,防禦障壁外的雷電劈勢更加地猛烈。防禦障壁與雷電交鋒時,強烈的火光四射、爆鳴的聲音不絕於耳,原本隱形的防禦障壁也隱隱約約地現出形狀來。

直至昊天嶺接著了那顆紅寶石,雷電約莫是看沒戲可唱了,立馬改去攻擊正在挖著橙色石頭的石衛。

石衛鎖定的目標原本就在自家主子的附近,他那時對於如何下手挖這橙色托帕石正一愁莫展。

一開始他亦是與昊天嶺的作法一般,試著用手及匕首去挖取,可如何都不得其門而入。就在雷電攻擊自家主子時,他見到昊天嶺的做法,便也就學著依樣畫葫蘆。就在他快「挖」下那顆托帕石時,換他的防禦障壁受到雷電的猛攻。

在石衛終於將那顆橙色托帕石給拿下來放在掌心,昊天嶺正鏟著黃色碧璽,他瞥見石衛略過了一顆不顯眼的綠色石頭要往藍色石頭去時,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在石衛開始挖石頭前開口道:「石衛,先挖那顆綠色的,我想我們還是按著這北斗七星排列的順序取下這些石頭比較保險。」

「是。」

最後他們輪流被一波強過一波的雷電攻擊,各入手了三顆寶石後,在雷電的猛劈之下,集合在最後一顆紫水晶前。

他們的防禦障壁在念動之後無視著外頭的雷電,直接合二為一,石衛亦順利地將手中的三顆寶石呈給了昊天嶺。

昊天嶺揣著那六顆顏色各異、不同種類的寶石,蹙著眉定定看著眼前的最後一顆星星,一顆光彩眩目的紫晶,似是在想些什麼。

石衛見狀便道:「主子,屬下為您撐住防禦障壁吧,您只須專心地將那顆紫水晶給鏟下來。」

「也好,這最後一顆不曉得有沒有做過什麼手腳,你還是別碰比較妥當。」

石衛掃了四周一圈,在周身雷電製造出的火光之下,默默地將真氣輸進了防禦障壁以補破損不足之處。昊天嶺則專心致志地「鏟」著北斗七星的尾巴,亦即最後的那顆紫色石頭。

防禦障壁外的雷電交加到了個極致,在裡頭的二人的眼睛只映射出了一整片的火光,根本再看不見那些雷電,耳裡充斥著的聲響愈漸大聲並夾雜著令人不舒服的嗡嗡聲,緊接著那些嗡嗡聲遞次轉為嗡鳴聲,最後隱隱可以從中聽出有人在似有若無地念著什麼經文。

從此,那聲音開始縈繞上了心頭,石衛無法集中精神忽略掉那些聲音,到後來他便感到腦中一片空白。

跟著石衛覺得入眼的一切亦變成了白色,昊天嶺覺得石衛的氣息有變,防禦障壁亦是變薄,便極快地回眸一瞧。

他不瞧還好,一瞧便見石衛已是雙目失神,眼耳鼻口中均冒出血來,正緩緩地往下流。

「糟了!」

昊天嶺先是直接將防禦障壁增厚,握住六顆寶石的手伸出食指往石衛的眉心上一點,灌入少許真氣夾雜內力的功力試著護住他的心神,另一隻手則往他身上伸去。

御王府的暗衛們在放任務用的東西時都有其習慣固定的位置,昊天嶺很容易地在石衛身上找到並取出他所攜帶的符石來。

符石被取出後,昊天嶺急急地一把將符石壓在石衛的百會穴上。

那符石方落上百會穴的位置,石衛驀地整個人回神,蹙眉看向昊天嶺。

「你被巫咒給影響了!你自己先將符石壓在百會穴上,待我取下這紫晶,那咒語應該就會停止了。」

昊天嶺說完便加速取下紫晶的動作,當那紫晶落在他掌心裡的時候,雷鳴閃電、火燄、嗡嗡聲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寂靜又回到了這處,圍繞在他們的四周。

半晌,有如地鳴、又有如風嘯或雷鳴的震天響聲,驚天動地地響了有半盞茶的時間,於此期間,流星們似乎都歸位了,昊天嶺與石衛的頭頂上又可見到一片星空之海。

只是星星們並不安份,其光芒愈漸放亮交錯了起來,至極致時,夜色亦是由上而下逐漸淡化消失,替換上了蔚藍色的天空及小山坳裡的景色。

昊天嶺與石衛那兩雙騰空的腳下驀地憑空又出現了結實的地面撐住他們的身子時,一道聲音傳來。

「你們可終於將陣給破了,我們等了足足有三日之久呢。」元谷藥師的話語聲並不大,可昊天嶺與石衛卻聽得真切。

昊天嶺朝著屋子後方的山坡上略略點了點頭示意,目光已將周遭的狀況看了個分明。

他腳踏之處離預計做為都天神煞大陣的陣眼位置有些距離,以他的功力約二個起落便能抵達。昊天嶺的身形一動,欲往那陣眼位置掠去。

當他運了內力要躍起的時候,登時卻覺得他腳下有如生了根一般,任憑他如何用力也無法挪動半分。

昊天嶺第一個能想到的是腳下或許有個定身陣之類的小陣,困住了他的雙腳,於是運了內力想以手點地去破壞腳下的小陣,卻是在動身體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身子雖不至無法動彈,可那動作之緩慢,絲毫沒有平時的利索。

且他亦開始感到全身的不對勁。

他的身體從上到下、由裡到外無一不滾燙灼熱了起來,更不妙的是他發現體內的氣血、內力及真氣明顯地隨著熱度,開始從身上發散出去。

在昊天嶺附近的石衛亦感受到空氣裡那無聲卻令人窒息的詭異,且那怪異是由自家主子所站之處所散發出來的,他趕緊扭頭看向昊天嶺。

石衛才扭頭,便見昊天嶺露出衣袍的部位上有許多通紅的血紋,赤色的血紋映襯著未有血紋處肌膚的慘白,且在血紋之上,肌膚與空氣相交處,有著一層淺淺淡淡,卻駭人奪目的赤金色霧氣。

長期過著刀口上舔血生活的他直覺昊天嶺正處於極度危險之中,他面露大駭之色,第一念想便是要保全自家主子。

昊天嶺在此時垂眸亦是看到手背上的血紋,餘光更是睨見石衛正打算過來幫自己,而欲將符石自百會穴上拿下來,他急道:「石衛,你頭上的符石先別拿下來,直接到陣眼那處領著眾人畫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