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 – 破陣 II

昊天嶺動念,渾身散發出銀色的光暈,接著那些光暈一吋一吋地將他周身的沙石排開。

不多時,風沙僅能在真氣製成的防禦障壁之外徘佪,撞上防禦障壁的石頭都直接碎成細沙,他那高高束起的髮上原本隨風飄揚的髮帶及紫紗袍腳也落回了原處,不再因防禦障壁外的風吹而有所動作。

昊天嶺在防禦障壁成功發揮作用後,不慌不忙地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司南,想看一下此處的方位是否如入陣前的一樣。

只可惜司南正中心那小小的指針只是拼命地轉個不停,根本無法指出東南西北的方向,昊天嶺只看了一眼,就又將其收回原處,瞇著眼睛看向四方。

「巽為風麼……。」昊天嶺仔細觀察著,除了包圍住自己的旋風龍捲,到處都是大大小小、方向各異、捲著不同東西、甚至是旋兒打轉的方向與一般相反的旋風。

他的目光在瞥見左手前方、有段距離位置的一個旋風時,忽道:「石衛,走。」

昊天嶺快步地往那方向前進,那處有個怪異的旋風竟是橫躺在半空中打著旋兒,那旋風的外圍還能隱約見著幾根樹枝藤條,中心飄著數片綠油油的不知名樹葉。

他靠近那旋風,收了防禦障壁便直接往前,如一隻飛魚自海面下飛騰出海面那般,橫著身子飛進了旋風裡。石衛見狀跟在身後也進了旋風。

他們進了旋風後,原本颳得手臉生疼、充斥耳畔的獵獵風聲立刻停止,撲面而來的換成是一股熱浪。

此處盡是火紅一片,刺得人眼生疼。他們踩著的地面上也都是火,鞋子雖能阻擋一下火勢,可那溫度之高,似是快把鞋底給燒穿了。吸氣時的灼熱感讓人覺得鼻子裡似乎被燙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水泡。

往四周看去,景色還因熱度而有些扭曲歪斜、模糊矇矓的感覺。

他們才進到這處沒一會兒,身上的汗水已是不停地自體內流出,卻又立時被周身的溫度給烤乾。

「離為火……離為火……。」

昊天嶺看了看,看清了附近有好幾座噴著火的山,有的山上盡是著了火的樹木、有的會噴出大大小小帶火的石頭,還有的,竟是水火相互追逐消長嬉戲的形容。

他垂眸,發現地面上的影子斜向一邊,便將司南從懷裡拿了出來。

此時司南的指針不再像方入陣時那般一直不停地旋轉,那一向指往北方的指針尖端一動不動地朝影子延伸的方向指。

昊天嶺轉動司南底部的方位,待指針所指方向對上「北」字後,他往司南上指示的西南方看去,接著便飛快地往那處的一座噴著火的山去。

那山的高度不矮,其間還不停地有帶著火的大小石頭從山頂上被高高的噴上天空後再墜落下來。

昊天嶺帶著石衛,一面躲著那些石頭,一面朝著山頂上飛奔而去。

待到了山顛,可以見著山頂上其實有著一個大凹洞,帶著火的石頭便是從中以極快的速度被推上天空。那凹洞為闇紅色,在洞緣看不出那裡頭究竟有多深。

「這處便是離為火、火生土了……。」昊天嶺喃喃了一句便縱身一躍,他一邊避開凹洞中噴出的石頭,還藉力使力加速往那凹洞裡去。

才只是進了凹洞,什麼炙熱都消失了,在嗡——地一聲之後,眼前的一片火紅一瞬之間就轉變成了藍天白雲,緊接著身體便失重,向著原本下來的方向去。

昊天嶺與石衛於一念間便曉得天地被倒轉了過來,在身體重重落地之前,將方向調轉過來,穩穩地落了地。

「嗬……果然是到了陰遁二局的坤為地,唔……卻是變卦了。」昊天嶺輕輕地謂歎了一聲。

他們落地後不管望向何方,盡皆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平原上只有腳踝高的草地,什麼都沒有。

可昊天嶺卻似是心中瞭然,不由分說地直直往一個方向走,走了好一會兒後,很突兀地出現了一汪看不見盡頭的大湖擋在跟前。

「兌為澤……石衛,這大湖這不是我們要找的路,我們得過湖。」

「主子,這湖無邊無際,要過湖沒有材料可做船,我們是沿湖畔走過去還是撕一段袍腳做水上飄?」

昊天嶺垂眸淡淡道:「不了,我們只能用輕功飛越過去。
只是我無法得知這湖有多大……你在越湖的半途若是撐不住身子往下掉時,就用真氣凝一個階梯當作是踏腳石,以踏石做為中介再繼續越湖,知道麼?
可千萬別碰觸或者是掉進這大澤裡,否則會被送到別處去。」

「是。」

話落昊天嶺不再多言,在湖畔沉靜了下來,接著腳下用力一踏,身形有如一枝箭,一衝而出。

石衛緊緊地跟在昊天嶺的後方,二人有如這大湖上空二道貼著湖面擦身而過的流星,以極快的速度前進,要往湖的彼岸去。

昊天嶺在第二次使用真氣形成的階梯做為踏腳石用力一躍時,正巧低眸看見了湖上有個約莫大姆指指甲蓋大小的金色豆粒,彼時石衛正凝了第五個真氣踏石要借為施力,卻見自家主子驟然停在了不遠處的前方,石衛便輕輕一跳,停在了昊天嶺的身旁。

「金生水……可這處卻是倒了過來……。」昊天嶺站在一塊踏石上沉吟著。

他閉了閉眼睛,腦海中很快地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配合的天干地支落入對應的宮位,待奇兵佈局、九星壓陣、六儀分列、九門羅列,相生相剋的五行便穿插其間。最後八卦轉了起來,陣局隨著時間移動,奇兵或守或攻。

石衛見昊天嶺霍地出現了一個很難得流露出的恍然大悟的神情,抬頭望向天空,自己亦跟著往天空上看去。

天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顆看起來刺眼,卻又能直視的大太陽。

昊天嶺瞇著眼睛,瞧了瞧,赫然目露銳芒,道了句:「向上走!」

二人藉著真氣踏石往上用力一躍,那太陽的邊緣乍現一層矇矓模糊的火燄,那些跳動的燄火隨後化成了許多隻手,往二人方向而來。

「小心避開,不然會被送走!」昊天嶺只有餘力喊上一句,那些伸過來的手很多很密,他們二人得全心全意才能躲開,持續往那顆太陽去。

只是愈接近太陽,石衛才明白,他們並不是要去往太陽裡,在太陽之前有一道金色的門,隨著他們的接近,由豆點大逐漸看出是一個馬蹄的形狀,最後愈漸清晰而成一道刻著複雜雕花的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