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 – 黎明

「殿下,你也知道隨著琮瓍巫女的失蹤,師門裡眼下並沒有擅長巫術的人,我們並不清楚廉禎她為何讓人是挖了五個池子,去採集不同的五類血……,而且她昨夜已經進過了血池,不曉得那能增進她的什麼功力。」

「嗯……不論如何,破了她的陣式抓到她都是眼前最要緊的事,我先前聽回報說她進了蠱族禁地,便帶了符石過來預防萬一。」

「喔?你帶了符石來麼?也難怪殿下會帶了這麼多人來,殿下可真是個有備無患的人。」元谷藥師由衷佩服地讚歎道。

昊天嶺淡淡地道:「師兄你也不遑多讓,廉禎道姑這麼厲害,你卻能保住我派到這處所有的下屬都無恙,這麼多年來功力是有增無減呀。」

元谷藥師那陰柔清雋的臉上難得露出慌亂的神情,不停地擺手,「師門外千萬別這樣叫我,可真是把我都給叫老了。」

昊天嶺勾了勾唇角:「我也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反正師……藥師你是天生麗質,數十年如一日……。」他微低著頭,翕然話風一轉:「自古巫蠱便是一家,先前不知師門為何要將其細分,分開傳承,而今廉禎的這副模樣,這興許便是師門要分開傳承的原因了。」

元谷藥師斂了神色點了點頭,「師門那處有派人來了麼?」

「有,派了好幾位師兄來準備押解她回去,只是路途遠,還是得費些時間,縱然現在已經出發了,卻約莫還有二日的功夫才能到。若在他們抵達之前能先將廉禎拿下自然是最好的。」

「主子,京都那處有聯絡來。」

「什麼事?拿過來。」

暗衛恭敬地將飛鷹傳書來的小信筒遞給了昊天嶺,昊天嶺很快地從小信筒中將紙捲拿了出來。他才一瞧,元谷藥師便見他清淡的神情一時間有些鬆動,可立時又蹙起了眉頭來,不曉得在思忖些什麼。

 

昊天嶺的目光一直盯著手中的紙條。

那上頭其實只簡單地書了一句「我在城北區見到她了,語俊」,卻讓他浮想聯翩。

語俊說見到了她,可卻無下句……?

「我在城北區見到她了」,這話看起來普通卻有些彆扭。也並非是語俊平時的說法,比較像他憋屈或吃了虧時的用語方式。可他平時很難得吃虧,即便是幾個哥兒們想整一整他、開個玩笑都很難的……。

所以語俊的意思是說,見是見著她了,卻未……或者說是無法將她帶回御王府?

若憑武力或各方面的技能、權勢來說,語俊在幾位好友中都是上乘,鞏毓靈她再如何脫逃,語俊定是能將她毫髮無傷地帶回去才是……。

所以,語俊……是被那小妮子給擺了一道……?

昊天嶺瞇了瞇墨眸,很快地做了決定,在紙條背面以包裹精美的炭條寫上:天欲雪,監堵道,暗尋京都內外十里鞏姓人家。待我回。

寫畢,昊天嶺捲了紙條,再將其塞回小信筒裡拿給一旁的暗衛道:「盡快發回去。」

「是。」待暗衛退下去後,昊天嶺招了石衛帶人過來。

「殿下你打算怎麼做?」

「陣式自然是要破的……當我破了她佈的奇門遁甲後,她那屋子四周的防禦便會失效,可畢竟我們不懂她的能力到哪兒,不曉得她除了奇門遁甲之外的準備是什麼,以目前所知來看,也許套疊的是巫陣,會在奇門遁甲失效後自動頂替上陣,既然帶了符石來,那就在破陣的同時直接做一個都天神煞大陣以鎮壓她後備的任何陣式。」

「唔……確實,以都天神煞大陣來預防萬一是很足夠的,可兩陣的陣眼位置是不同的吧……?還有符石畢竟不是懂巫術的人,能撐得住麼?」

「喔?原來藥師對於奇門遁甲及巫陣也知道一些。」

「沒、沒,還不是承影師兄對什麼都好奇,時不時聽他說些有的沒的才略略知曉一點。」元谷藥師將手伸到雙眸之前,把食指與大姆指靠得極近,只睜著一隻眼看著食指與姆指間的縫隙,強調地道:「真的只有一點點。」

昊天嶺只是勾了勾唇看了王元谷一眼,拿出一張紙,以包裹精美的炭條在上頭畫了畫。

待畫得差不多,他抬眸看向石衛及他帶來的一眾,一邊說一邊指著紙上,淡淡地道:「方才我已經見過谷裡頭的樣子,你們一人拿著一顆符石到這些地點去,在我破了奇門遁甲陣的時候開始將真氣輸入到符石裡。之後,我會下令,屆時所有人依序將灌入真氣的符石沉入地下半尺的位置,懂了麼?」

「是。」

「先去分配好位置,天大明後出發。」

「是。」

「我去煮藥茶,所有的人都要喝,尤其是你們要出發的每個人,在出發之前一定要先喝上一杯,以防奇門遁甲陣破的時候,她用蠱毒攻擊你們。」

「麻煩藥師了。」

元谷藥師有些憂心地看著昊天嶺:「雖然我在你身上放了金蜂,你到時也還是喝上一杯吧。」他抿了抿唇又道:「藥草我也會備好的」

「好。」

元谷藥師托了一位暗衛到山下的馬兒身上取回煮藥茶的用具,他一邊顧著火,一邊用七殺草與艾草結著繩。

昊天嶺又吩咐了一些事後,走了過來,在柴火旁坐下來。

「殿下,你不是一路狂奔過來,不休息一下麼?等會兒是場硬仗。」

「你還要堅稱自己知道的不多?」昊天嶺瞥了元谷藥師一眼。

元谷藥師訕訕地笑了一下。

昊天嶺淡淡道:「休不休息倒是無妨……只是破陣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

「殿下有查到廉禎她到底準備了多少這樣的地方麼?」

「全中土大陸上有四十九處。」

「這麼多!」

「嗯……不過這處被啟了陣,應該是最難啃的骨頭吧。只要破陣抓到了她,其他處就沒用處了,也不會再發生那樣慘事……。」

元谷藥師點了點頭:「藥茶差不多了,讓你底下的那些人來喝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