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四 – 讓她赴約

昊天嶺走到玉燕身前,在她的左耳畔打了一個響指,玉燕登時眼神變得清明,抬起頭來又立時低了頭:「玉燕見過主子。」

「這幾日御王府發生了何事?」

「回主子的話,前幾日郡主擅自離開御王府至郡主府後不知所蹤。連帶的與主子的大婚也被取消。」

「然後呢?」

「主子您大發雷霆,說德安郡主得了寵愛竟不識抬舉,害得主子您並御王府在皇族之中的顏面盡失,著人一定要將她抓回來嚴懲。

至於王妃一位,將改聘他人,另擇吉日再行婚儀。」

「嗬,有聽說本王要改聘誰為王妃麼?」

「聽說主子有意趁此機會改聘夏立國的文嫣公主為王妃。」

「嗬嗬,很好,很好。雲頎,替她鬆綁,讓她理一理後出府去見佐文。」昊天嶺偏了頭,又輕飄飄地補了句:「對了,記得著人盯緊。」

「是。」

昊天策笑著打趣道:「嶺兒,你們這丫鬟說的怎麼與我看見的事實不符呢?」

昊天嶺哼了一聲:「哼,不過是用了點散佈流言的方式……。」

「這樣呀。」

三人往門口走去,迎面而來一個親衛:「殿下,有您的信。」

「信?」昊天嶺瞥見了信封上的暗紋,不甚有興趣地接過信,信封上的落款人是北原的太王子。

再展信一瞧,太王子的信上寫的都是先前已知的情報。

昊天策見昊天嶺一副大眼瞪小眼的形容,便道:「那位太王子信上寫了些什麼?」

昊天嶺無所謂地將信遞給昊天策:「大約是在討好吧……他的傷不是才養得差不多而已,這會兒就急著希望我們能幫忙他對付楚秀成。只是他信上提的這些,都是我們早已知曉的情報。」

昊天策將信接過瞧了瞧,上頭寫了楚秀成新近的一些情報,包括了秦子瑧受傷,楚秀成到處在找名醫治傷之事。

昊天嶺在一旁略略思忖了一小會兒,想到先前引起凍湖融冰那一男一女及私兵之事,又過了一遍先前的情報,他望著玉燕遠去的身影,扭頭問雲頎道:「上次融冰事件、領著私軍的一男一女追查到了沒有?」

「那件事現在是鷹衛在查,他最後一次回報是前日追著那些人由北原的山區進到天耀領地,之後就未再有消息了。」

「唔……前日麼?」昊天嶺的眉頭緊緊地蹙了起來,「以鷹衛的作風,這十分不尋常,嘖……小六現在到南方去了,這樣吧,讓位在東北方的暗衛們組一隊身手矯健的去尋,儘快回報那些私兵的名頭是什麼,以及那一男一女的身份。另外,儘可能確認他們手中有多少驚雷丸。」

「驚雷丸?」

「我希望他們沒有,但依照我的推測,恐怕不樂觀……讓前去的暗衛們儘可能小心驚雷丸的威力,以及他們手中的暗器。」

「是。」

「走吧,回我瑾王府書房,還有焦頭爛額的事等著你。」

「策哥哥,你還真壞,沒見嶺哥哥有些頭疼了麼,還嚇唬嶺哥哥呢!」

「阿不然呢?那事我們實在是不方便出面,可暗中又得緊盯著才行。」

三人對望了一下,雪晴幽幽地嘆了口氣,「賢王一事,於你們確實是有些棘手。」

 

鞏毓靈這頭的遊戲玩得十分成功,十幾個孩子統共找到了七片、上頭繪有一碗湯圓的竹片,他們十分高興地一起結伴去到街角湯圓攤去領湯圓吃。

在他們去市井的時候,鞏毓靈跟到了市井,遠遠見著他們順利地換了湯圓、吃得很香的模樣,便悄悄地退了。

她摸回到藏身之處,想著該如何做才能安排這群聰明卻不識字的孩子們將暗號與對照的字組合起來。想了很久,決定用念謠的方式,於是她將暗號寫在竹片上,然後編了念謠。

待一切都處理好,早已過了晌午。

鞏毓靈伸了個懶腰,捏了捏自己僵硬的肩頸,忽然覺得有些餓了。

她回想了一下,也難怪自己會覺得餓,合著她已經超過了十二個時辰未曾進食。相較於吃,她現在滿心滿意都是放在如何讓可能與擄童相關的記號,在不知不覺中能傳遞到官府去的事情上。

唔……還有隨著天氣一日日愈漸寒冷,她覺得自己似乎像頭小懶豬,有時邊想著事情,就不由自主地打起盹來。露宿這事要長期以往,終究是太不可行的。雖城門那處不可能一直需要路引才能出去,可只要城門一日不取消路引盤查,自己一日就是被困在城裡。自己也是該打算一下,待記號的事情傳達了之後,該去往哪兒住比較好。

她將東西藏好,把換來的乞丐外袍拿出來,折了折。那襤褸的外袍不一會兒就被她的巧手疊成一條看起來有些別緻的披肩,破成一條條布條的部份竟變成了一朵淡色立體的薔薇。

她將披肩披在頭上,披肩二側略微遮住自己的臉、又再把自己的頭髮都藏進去了之後,便往北門市井的方向去。

 

玉燕為了與情郎見面,匆匆地回了錦繡閣沐浴,換了件衣裳、拿著以往去市井時都會帶著的竹籃,急急忙忙地出了御王府。

她出了御王府不久,拐彎一進了另一條巷子,便見那處泊有一輛做工精細、上頭卻無任何紋徽的馬車。

玉燕約莫不是第一次見到那輛馬車,暗暗跟在她身後的小丙見她輕車熟路地上了馬車,跟著馬車便往前駛去。

「玉燕,妳今日怎地如此地慢,出了什麼事麼?」男子溫和地問道,短短幾字,話裡透出的關心令玉燕面紅耳赤。

玉燕抬眸,與眼前穿著一身青衣、身形頎長的男子的雙眸對上。男子眼神裡的柔情讓她覺得即便現在就立刻溺死在那秋波裡也甘願。

好半晌,玉燕才眨了眨眼嘟著嘴道:「先前知道你想見我,可那時我手頭上正有事,只好做完才趕緊出來。」

「這樣呀。」男子的手握住了玉燕的手,「天氣這樣冷,我們去鋪子裡給妳買個潤手乳,好不好?」

「佐少……佐文,你為什麼待我這樣好?」

「怎麼會想問這問題呢?傻丫頭?」

「畢竟我們的身份差距頗大……。」

「嗬嗬,妳覺得如若哪一日我去御王府向妳主子求娶妳如何?」

玉燕聞言怔愣地望著佐文。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