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五 – 流言何來

身為女子,當心有所屬卻又無法肯定時,總是喜歡用各種旁敲側擊的方式,想從對方的表現去猜測對方的意圖、去揣度自己在對方的心中有幾斤幾兩。

尤其玉燕在夜深人靜之時,也能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出身與對方的差距,再加之見多了來往各王府間、皇室裡那些出眾的皮相,更深知自己的相貌平庸,文采、資質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或許對方只是偶然遇上一個覺得有趣的小侍女,想玩玩而已。

可她真的很喜歡眼前這位文質彬彬的世家公子,所以還是忍不住問了那個傻問題……。

玉燕原以為她會得了個「痴心妄想」的回答,未料到他竟會那樣說。

馬車很快地駛到了北門市井,佐文溫柔地牽了她的手下馬車,玉燕的魂兒似乎一直沒跟上,腦子裡還一直迴盪在佐文的那句「妳覺得如若哪一日我去御王府向妳主子求娶妳如何?」裡。

他們併肩走在市井裡,佐文輕輕地牽著玉燕的小手,時不時在街邊的小販又或是商鋪前停下來把玩販售的商品。

玉燕是第一次被一個男子如此牽著,感受到呵護倍至的感覺,在此之前,她只見過郡主被自家主子這樣對待的形容。

她感覺到佐文的大手好大,能將她的小手握進他的掌心,他掌中、手指上的硬繭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絲毫未注意到一位京都裡的世家貴公子如何手中會有長年握劍而生的繭子。

 

鞏毓靈去到市井先進了書齋買了張學堂都在用的地圖,再在路上隨意向一位老嫗的包子攤買了個實實在在的大包子後邊走邊吃。

她目前手頭上還有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煩惱——手槍的保養潤滑油的替代品。

想著也許漫步在這市井之中,看到一些形形色色的商品,或許能有什麼解決問題的靈感會出現。

當她經過一處賣有各種油品、保養乳、鬃毛刷等等的商舖前,她眼睛頓時放亮了起來,三兩下將手上的包子吃了個乾淨,立刻轉進了商舖裡瞧瞧。

她先前從玲蘭園離開時,整個人其實是渾渾噩噩的,腦中一片混亂,不曉得自己是為何、又是何時將Glock 19給放入袖袋之中。或許當時她是無意識所為,可她清醒後十分懊惱為何未順道將一旁那多寶閣上的矽油順便帶走。

手槍這種東西,沒用的時候並非是擱在那兒便行,平素還是需要經常保養,才能確保使用時能一切正常。

更何況手頭上這把Glock 19在這冷兵器的時代,多少能做為自己保命的重要夥伴。

只是,這時代沒有現代的什麼含鐵氟龍的槍油又或是矽油,現在真不曉得該挑什麼油才能做為手槍的保養用油。

她邊頭疼邊仔細看這商舖裡的商品時,一旁傳來一個溫和的男聲。

「玉燕,妳瞧這裡賣好多種潤手乳,妳來試試。」

玉燕?好熟的名字呀!

鞏毓靈不動聲色地低了頭,又拉了拉披肩的一側,讓靠近那對男女的那側末尾能更加遮住自己的臉,並狀似在專心地挑選商品。

事實上她為了確認,還是偷偷地覷了身旁的男女。

才覷了一眼,她暗道:真是遭了一個大糕,那不是御王府裡的大丫鬟玉燕麼!

鞏毓靈身旁的男女開始在試用商品,她也不好離開,只好也跟著試用,心中邊祈禱著身旁這對男女能快點兒離開。

「好久沒找妳出來,府內還好麼?」

「我家主子最近不怎好呢……。連帶我們做下人的當然也好不到哪兒去。」

「他怎麼了?妳沒受到刁難吧?」

玉燕低低地說道:「先前你也知道我家主子與郡主要大婚的事。可郡主在婚儀的前一晚失蹤了,搞得人仰馬翻……所有的人到現在都還找不著她。婚儀當然也……取消了。」

「嗯。妳家主子被擺了一道,心情很不好吧。」

「是呀,正因為如此,聽說書房被砸了好幾回,府內的氣氛也變得十分肅殺。主子派人到處找,要將她抓回去嚴懲呢。」

「所以他就不娶郡主做王妃了麼?」

「主子氣得很,說要改聘夏立國的文嫣公主為王妃呢!對了,我同你講,文嫣公主與我們前王妃長得很像呢!」

「是麼?有多像?」

「唔……就像是轉世重生一般,外貌、身段幾乎是一模一樣。主子見到她開始,就忍不住只看著公主一人呢!」

「可是若你家主子真的聘了文嫣公主做王妃,那郡主就不可能留在王府裡了吧。畢竟公主是夏立國的公主,與郡主是因功績而晉的郡主之位相差還是太多,一國的公主怎能容忍自己的駙馬有通房之類的人呢?」

「可我家主子是威名響徹中土大陸的戰神,收不收通房是他說了算吧……。」玉燕有些不甘示弱地說道。

「好好好,妳家主子最厲害。」

「佐少,你吃醋了呀……?」

「沒有。」佐文爾雅一笑,「妳試得如何,有喜歡的,我便買給妳好麼?」

「都很好用呢!不曉得買哪個好……。」

「那方才試過的都各買一盒,回去用看看,好用下次便能再買。」

「可……。」

「沒關係。夥計,這幾種都各給我一盒。」

佐文與玉燕離開商舖時,店舖夥計的眼神裡充滿了八卦的神采,鞏毓靈則是死咬著牙,守著眼眶子裡的淚水不往外泛。也因此她未見到佐文出門後揹在身後的手指動了動,接著有幾道暗影掠過商舖前往四處去。

鞏毓靈飛快地選了先前已看好的幾隻粗細不同的鬃毛刷及幾款不同的油品,將銀子丟給了夥計後,神色匆匆地離開商舖,回了藏身處。

佐文與玉燕離開商舖後又去吃了個甜品,才一道上了來時的馬車,準備先送玉燕回御王府。

「玉燕,我可能會離開京都一陣子。」

「是麼?」玉燕聞言心裡感覺有些低落。

「妳也知道世家就是這樣,經商什麼的、穩固勢力什麼的,有時身不由己。」

「那你何時會回來?」

「不曉得……。」

在佐文回答的時候,玉燕耳畔驀地傳來一聲鈴噹的聲音,她的眼神立時轉為空洞的形容看著佐文的雙眸。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