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 – 山谷槍聲

此次這位廉禎道姑被師門中的醫蠱一脈發了調查令到了他們這兒,他們當然是得要盡心盡力地將事情辦好才行。

而要調查廉禎道姑,免不了得一並調查她一直帶在身邊的夏文嫣,又夏文嫣與小雨長得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在這敏感的時機點接近昊天嶺,教昊天嶺能不親自當那誘餌麼?

只是無辜的靈兒卻因此受到傷害,可目前的形勢就如嶺兒所說的不能收手……只能蠻幹下去了。

這些都是什麼事呀!

昊天策想到此,不禁又搖了搖頭,「瀟瀟,傳令下去,明兒開始解除出城禁令。」

 

山谷裡迴盪著幾聲不屬於這時代的聲響,鳥兒們被嚇得從樹葉之中飛竄出來。

約莫過了二個時辰,幾個身著駝色並著點點秋香色貼身衣袍的男子護著中間後腰上有一朵血花的男子,他們一行冒著雨,終於找到了這附近準備著的據點。

他們之中有兩個並未急著進山洞,而是先到附近查看狀況,剩下的人趕緊進了山洞中升火,檢查全員身上的傷勢。

「鷹隊,您還好麼?」

「還行,周圍都確認過了麼?」

「小二及小五去查了。」

「同主子聯繫了麼?」

「可能要待雨停才行了。這處離情報聯絡網也遠。」

「我們失聯幾日了?」

「匿蹤追了他們三日,今日是第四日,有整整三日未與主子聯繫了。」

「整整三日……按主子的習慣,後面應該會派出後援跟上來。只是那些人……。」鷹衛蹙眉,「十四王子的人如何?」

「回鷹隊,全軍覆沒,無一生還。」

「是麼……不曉得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暗器,如果沒有防備的話,真是快得令人髮指。」

「鷹隊,您別動,您一動血又滲出來了。」

「那傷口真的是奇了,金創藥沒有效……。別老是關心我,你們身上的傷如何?」

「回鷹隊,無大礙。」

「我也是。」

「誰還有金創藥,借我……。」

鷹衛思忖了一小會兒後道:「我們先在此處駐紮,待與主子聯絡上後,再看看小七他們追蹤得如何吧。」

與此同時,這片山區中獵戶們在山上的某獵人小屋外站滿了士兵,裡頭則有一對男女,那男子正坐在簡陋的床板上,將金創藥倒在手臂的傷口上。

「哥,你還好嗎?」

「這點小傷還好,妳沒事吧?」男子抬頭伸出手撫著眼前嬌俏的女子的臉龐,忍不住輕輕地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女子輕拍了男子的肩頭,進而將他的頭、肩攬進自己的懷裡:「被你保護著,我哪會有什麼事。」

「是嗎?我檢查看看。」他將撫著臉龐的手往女子的後腦勺去,扣住她的頭往自己的方向,女子順勢低頭下來,二人便吻了起來。

隨著吻的加深,女子的身子軟了下來,不由得就坐在了男子的一條腿上。男子扶著她的腰身,另一手十分疼惜地在她身上遊走。

不一會兒後,女子有些意識渙散地喃喃道:「宏……我難受……。」

「秀,今天是安全期嗎?」

「嗯……。」

男子聞言便拋開了顧忌,全力攻頂。

小屋裡一時間暈染了濃濃的春色。

待到幽徑深處花開,二人攀上愉悅至極的高峰,鞏毓秀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鞏毓宏並未入睡,他將二人的衣裳都穿好後,側躺在鞏毓秀的身旁,只是輕撫著她的臉龐,沉思著。

約莫過了一、二個時辰,鞏毓秀因著他的動作而醒來,她眨了眨矇矓的睡眼,鞏毓宏溫聲道:「妳醒來了……?有睡飽麼?」

「嗯……還行,換你睡一會兒吧!」

「妳若累就再睡一會兒,難得有個像樣的小屋。」

「可你都沒休息……。」

「沒關係。」鞏毓宏笑了笑,「若妳休息夠了,我們等會兒就出發。」

鞏毓秀抿了抿脣,「還有人追在後方嗎?」

「不知道。但總是得長個心眼才行。我們急著離開那幫人的追蹤,所以沒能去將那些屍體處理乾淨,那也是還好這時代沒有槍械,不會有什麼型號、彈道比對的事,可那些屍體總是有可能被他們追上來後援的同夥給發現,我們離那處愈遠,行蹤才能愈讓他們摸不清。」

「欸,這時代都是些什麼怪人……即便我們反追蹤的能力也算是家族裡拔尖兒的,在這處還是被人給盯上……。」

鞏毓宏輕輕地笑了笑,「帶著一大幫人,很難不被發現的,現在人已經分散了些,待我們找到適合的地方,再將人分批遣往不同的地方佈局,這情況會轉好的。」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我們負責追殺鞏毓靈的任務,我們怎會來到這裡……還好有親眼見到鞏毓靈那賤人從崖上摔進海裡死了,不然我們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鞏毓秀垂眸續道:「一開始收服這群私軍時,我還想著有這群訓練有素的私軍,假以時日訓練擴增後便能找個好地方據地為王,卻沒想到這兒竟有像電影裡頭的那些老喜歡在牆上跳來飛去的武林高手……。也不知道他們跟著我們要做什麼……真是煩死了。」

鞏毓宏瞇了瞇眼。

關於被跟蹤的這件事,其實他自己已分析過幾次,毓秀的能力雖強,受訓時候的成績也是名列前矛,可畢竟她出任務的次數沒有自己多,又不曾接過獨當一面的任務,因此在見識上與周全完善的部份只能靠自己來處理。

他想,被槍打死的那些追兵恐怕與先前他們打傷的那個身份很高的侍衛有關。

上次那名侍衛帶著人來圍他們,看起來並不是要來給他們團滅的……,如若不是要滅了他們,以那來勢,約莫就是要將他們抓回去。

可他怎會輕易地讓人給抓了去呢!被抓只能任人予取予求,他在觀戰了沒多久便已清楚,即便身邊的鳳鳴軍是訓練有素、就正規軍來說武力值也不低,在對上那些人時,如果不採取人海戰術,就絕不是他們那類人……那群應該是暗衛……的對手,於是他只好用了槍。

這時代沒有槍,槍的嚇阻作用很高。只是面對著身手不凡的對手,槍只能用在出奇不備的時候。為了瞭解那名被他的槍打傷的侍衛身份,他只好將幾個情報能力好的下屬配置了情報工作,留在北原國邊境,以便瞭解對手是誰。

至於那名侍衛為何會找上他們,又想抓他們回去,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上次他們在凍湖試驗炸彈造成山崩融冰之事被某人關注到……。

只是,他想不透的是,這處的年代就好比小時候讀書所說的唐宋或更早,這種時代對於自然界不正常發生的事,例如凍湖融冰之類的事,經常會歸類成上天、神明的行為,這也是當時他們大膽在那處試驗的原因,如何會有人會知道那是人為造成的,進而來追蹤他們。

他來到這個時代,什麼都是從零開始,他不怕辛苦,只慶幸他同鞏毓秀在一起。他不敢想像如果只有她一個人孤身來到這世界,她要如何生存下去。

不論如何,他都會保護毓秀,保護他的小天使、小公主不受傷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