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二 – 命從蠱

元谷藥師往四周又看了看,不冷不熱地道:「石衛,能借我一把匕首麼?」

「行。」

石衛抽出後腰上的匕首交給元谷藥師,藥師在接過匕首後便蹲下將石碑旁的雜草給砍了。

站在一旁的石衛見狀,招了手想讓人幫忙時,元谷藥師卻向他們揚了揚手:「我自己來。」

待到石碑四周清了一小圈的雜草,元谷藥師站了起來,從懷裡取了細粉,圍著石碑撒了一小圈。

接著元谷藥師又到另一側山壁去,亦找到同樣的石碑,他依樣畫葫蘆,清了雜草、從懷裡取了細粉,圍著石碑撒了一小圈。

完成了這兩件事的藥師,站在這二個石碑二點連成一線的中點,左右瞧了瞧後,點了點頭。他面向著一線天,往後退了一大步,將匕首還給石衛,用丹田之力說道:「現在開始,所有的人及馬都必須站在我的後方。」

待石衛一行照著元谷藥師的吩咐做了之後,元谷藥師便往那條「線」上撒了另一種鴨黃色的粉。

那粉有些詭異,在一落地後,便消失無蹤。

元谷藥師拍了拍手,勾了勾唇角道:「我們可以走了。」

石衛點了點頭,所有的人往蠱族禁地的方向移動。

一行人越過了蠱族禁地的入口,先行暗衛的暗號是一直往南方去的。他們跟著暗號走,以他們的行動力,很快便追上了廉禎道姑以及那些追蹤廉禎道姑的江湖中人。

石衛一行與先遣跟蹤廉禎道姑的那幾個暗衛會合後,在移動的時候,其中一名暗衛直接騎著馬到石衛的馬側,在馬上向石衛匯報。

「石隊,那位道姑似乎知道有人在跟蹤自己,並且她還時不時故意露出個什麼破綻。」

石衛擰眉:「你們被發現了?」

「不,屬下確定我們的蹤跡一定是隱匿未被發現的,她每每留下的那些破綻都是給那些江湖人士辨認之用。」

「給那些江湖人?」

「是,而且愈跟蹤,有幾個漸漸就看起來不大對勁,到後來竟然與自己的同門對幹了起來。」

元谷藥師聞言,忽然插了話道:「那些與同門對幹的人還活著麼?有沒有發作的周期?能不能帶我去偷偷瞧一眼?」

「藥師,有幾個已經被他們同門給格斃了,有的兇狠異常被綁住,他們同門又不得不帶著走。至於您說的周期……那是指什麼?」

「唔……有活口便可,我想看看活著的那些人。」

石衛一聽便覺得有異,「藥師的意思是……是廉禎道姑在引誘他們上當,趁機上下其手麼?」

「也許吧。總之若是已死的,大概也看不出個什麼端倪了。所以我得去看一眼還活著的人。」

「好,趁他們休息時……我帶藥師過去瞧。」

「好。」

是夜,廉禎道姑趕路也累了,便將馬綁在一棵樹下,自己飛身上樹幹休息,連帶著跟蹤她的幾群人也開始休息。

「藥師,得罪了。」石衛道了一句,便攬過元谷藥師的腰,以輕功快速且安靜地往某一群人休息的地方去。

石衛的輕功在御王府的暗衛裡只亞於冥殤,他顧及帶著的人是個沒有功夫的人,因此即便是速度很快,也還是會顧及到藥師的感受。元谷藥師被他帶著很平穩,便張著那雙桃花眼仔細地看著下方。

他們到了某小門小派休息的地方,果見一個目眥盡裂、如野獸般兇暴的人被綁在樹上動彈不得,他的一位同門好心地餵他吃點粥米,卻是如何也餵不進去,粥米全從嘴緣掉了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師兄,你清醒點!」

回答這位同門的只是如野獸般的暴吼,最後惹得那位同門搖頭嘆氣地走了。

元谷藥師同石衛目睹這一幕,元谷藥師只是冷笑了一下,石衛未曾見過這樣的形容,面上雖不顯,心中卻有些驚訝。

待到附近沒人,石衛低低地問了元谷藥師:「藥師,那人的形容……是同蠱有關麼?」

「嗯。附近若沒人,我們過去吧,我想確認一件事。」

「附近沒人,在下帶藥師過去吧。」

元谷藥師近了那人的身,那人忽然就冷靜了下來,方才如野獸般不停咧著還流口水的嘴終於閉上,目光定定地看著元谷藥師,石衛站在一旁感到很是奇怪。

藥師從懷裡拿出一根銀針,輕輕地抬了那人的手起來,將銀針在那人的一根手指頭上刺出了一個小洞,那人卻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他收回了銀針,改掏出了一塊小小的紗布,然後用力地擠出了指頭上的一滴血,讓血滴落在紗布的正中心,血暈在紗布之上,不一會兒卻好像會動一般,形成了二個半圓形。

「用了命從蠱,可真是個陰狠歹毒之人呀……。」他邊說邊小心翼翼地折疊那塊小紗布,從懷裡取出一個小琉璃瓶,將折好的紗布塞進去封好,再放回腰上——一排琉璃瓶的最末端。

「命從蠱?」

「嗯。從蠱有分命從蠱及令從蠱等數種,主要是用於讓人聽命行事之用。命從蠱比令從蠱狠,是以其身、從其命去完成下蠱者的命令。所以行事會有如出閘的猛獸一般,不達結果絕不停手,而且終其命令後便會毒發而亡。嗬……如果一直沒達成任務,十五日後一樣是毒發而亡。」

石衛聽得冷不防有一股子毛毛的感覺倏地竄上了背脊,他壓著那股不快問道:「那令從蠱呢?」

「嗯……令從蠱比較麻煩些,它會潛伏在體內,平常時候看不太出那人中了蠱,都是朔日及月圓之時才會去執行命令。」

「呃……所以不到朔日及月圓日,是無法知道自己身邊有誰中了令從蠱?」

「差不多是那樣,不過這些都是很少見、也很少現世的蠱……。」

石衛認真地聽元谷藥師的說明,心裡想著暗衛裡頭會不會有人也中了這樣的蠱,是不是需要請藥師幫忙查查,卻注意到藥師的話頭突然停頓下來,他不由得扭頭看向藥師。

他不看還好,一看卻發現藥師瞇著的那雙桃花眼,眸底的濃厚肅殺不亞於他們這些經常在刀口舔血的人。

石衛將正要開口詢問的話吞回肚子裡,把目光擺正放回前方,等著藥師開口。

一小會兒後,他便聽那清越卻不冷不熱的聲音道:「走吧。」

「好。」

石衛摟著藥師的腰,正要離開時,下意識地回頭看了被綁在樹上的那人一眼。再轉回頭便聽元谷藥師低聲說道:「那人拖得太久,已是沒救了。」

他們才離開那人身前,那位江湖人又恢復成先前齜牙咧嘴的形容,這回口水流得更多,不得不讓石衛聯想到,那人現在的樣子就好比得了瘋狗病的狗兒,最後快死前的形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