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三 – 進不進谷?

石衛又再依據情報、帶著藥師前往另外幾個門派的休息之處,所得結果都相同,那些異常的人清一色都是中了命從蠱,這讓石衛有些憂慮。

「藥師,能不能請您幫忙看看我們隊上有沒有人也中了蠱。」

「不必,會合時我已經確認過了。」

「哦?」

「即便是有,我也在的,不是?」元谷藥師唇角勾了勾,那神色在銀色的月光下很難不讓人覺得心神盪漾。

石衛吞了吞口水,定了定心神道:「也是。只是這廉禎道姑看來是個使蠱高手……,或許得向藥師您討個什麼預防中蠱的方法,又或是能辨別誰已經中蠱的方法會比較安全。」

藥師垂眸,一會兒後才慢慢地道:「……蠱族已經滅族多年,以往散出去的子孫一代會比一代還不記得蠱族的事情,使蠱術當然也就會慢慢地凋零。目前手中能握有蠱術的人並不多,我師門會一一控制住……那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若是要說預防方法,先前我曾有給你家主子開過一個藥茶方子,不過那也不算是什麼預防的方法,只是能讓進到體內的蠱維持著卵的形態不化成蟲而已,而且藥茶若是斷了,該如何還是會如何。」

「了解,可這至少還是有個方法的。弟兄們都是常年在外東奔西跑,誰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對手。」

「好,回頭我再把方子給你,你們再看如何處置吧。」

話落,石衛也帶著元谷藥師回到了自己的營地,他向元谷藥師做了個揖:「多謝藥師。」

 

這日,趕路的廉禎道姑進了一處山谷。

這在平日裡,那些小門小派總是有人很快就跟上的,可這次每一個門派卻都按兵不動,無一人跟上的。

石衛這方先遣的三人覺得很異常,便派了小三先回頭向石衛稟報。

「石隊,我覺得有些可疑,平時動作最快的魚躍門在廉禎道姑進了山谷之後卻沒有動作,這事很反常。」

「其他門派的情形呢?」

「其中有三個門派不若以往各自行動,他們現在聚集在一起,小六正在那處偵察。」

「是麼……?欸,小六你回來了?」

「是。」小六先向石衛做了個揖,面向小三說道:「小三,你同石隊說了嗎?」

小六見小三頷了首,直接道:「我方才聽見他們在討論,才曉得他們那三門派的掌門原來都與某門派的掌門交好,最早時亦是那門派掌門先接下為廉禎道姑建屋子的事。

那位掌門交友廣闊,本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心態,向他們說到自己只是在這處山谷為廉禎道姑建屋子,一幢屋子便可拿到一千金的代價,最後還將廉禎道姑介紹給他們在不同的地方建屋子。

可當他們建好屋子並完成院落景致的那一剎那,卻突發了變故,活下來的人試著去與那掌門或門派裡的人連繫,卻再也聯絡不上,他們想那門派約莫是在建好了屋子的同時也被滅門了。

目前他們正在商討是否要進入前方那片谷地。

既然知道裡頭有廉禎道姑的屋子,那必定有類似他們先前依圖所作的奇怪造景,有些人認為先摸透了廉禎道姑的企圖再攻進去,也有的人認為那麼多人聯盟的實力也不差,很有可能可以直接將廉禎道姑堵在裡頭、處以極刑來為同門報仇。有這類想法的人,怕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所以強烈希望眾人能一塊兒進入。

為此,三個門派吵得不可開交。」

「嗯。」石衛思忖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小六,你方才說的訊息量很大……莫非追著廉禎道姑而來的都是那些建屋子被滅門的?

我記得先前主子要我們在京都城外尋的那六個江湖人士,他們雖然找的是文嫣公主,可同樣也是因為拿錢幫廉禎道姑建屋子被滅門的……。

所以這廉禎道姑到處讓人建屋子?

為的是什麼?

而且,即便屋子建好滅了門後她或許能將金子回收,她也不可能有這麼多金子能讓她同時找這麼多門派建屋子。以財力來說,最有可能提供金子的人便是文嫣公主,那麼,文嫣公主對這些門派被滅門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

「嗯……我感覺廉禎道姑定是知曉身後跟了很多條尾巴,目前的樣子就像是在請君入瓮。」

「請君入瓮?」石衛擰眉,「……也是,她既然能引得人來,必是有她的萬全之策了。只是她的萬全之策會是什麼呢……?」

「另外,我方才去過谷道入口巡過,直覺別從那處進入谷地比較好,那裡頭傳來陣陣的屍臭味呢。」

「屍臭味?你確定那是屍臭味?」

「是的,藥師,在下確認那一定是屍臭味。」

元谷藥師聞言,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藥師,您怎麼了?」

「沒事。既然小六暗衛說別走谷道,那我們現在如何進去谷地裡瞧瞧?」

「這個倒是不難,我們越過這座小山過去便行。小三、小五、小九、小二十五,將方才的消息傳回去,還有你們留在這附近負責接應及監視那幾個門派的行動,有事就遞消息上來。」

「是。」

石衛的大手一揮:「其餘人開始上山。」

暗衛們做了暗號回答了「是」後,便開始使用輕功踩著樹尖或樹梢上山。

「咳,藥師,上山不比先前的路程,」石衛背對著元谷藥師蹲了下來,「還請您上我的背,我揹您上去。」

「麻煩你了。」

就在石衛一行開始行動的時候,廉禎道姑見遲遲無人進谷裡,她也開始行動。

谷道的入口有許多人影從裡頭走了出來。

廉禎道姑身上未著道服,而是一身素色的飄飄白紗衣,眉目如畫再配上精緻直挺的鼻及小巧的櫻唇,看起來頗有仙家的感覺。

她婀娜多姿、婷婷嫋嫋地走在那行人之中的第一個,跟在她後頭的那些人有男有女,可走路的姿態完全不若廉禎道姑那般,是個個搖搖晃晃的形容。

廉禎道姑她只梳了個半頭,一陣風吹過,未梳成髻的青絲並飄長的水袖隨風飄動了起來,看起來有如落入凡塵的仙子。

只是聞到這陣風的人感覺大約是很不好,風中挾帶著異常濃厚的屍臭味,令聞者為之想吐。附近紮營的眾人當然是聞到這異常怪味,紛紛小心隱藏自己的行蹤,來瞧一眼究竟是什麼東西燻得他們想逃。

只一眼,他們便顧不得那臭味、個個的眼睛瞪得同銅鈴一般大,接著紛紛攥握緊了拳、咬著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