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八 – 乞丐

那是個呈一字型的長屋,上頭有一個門帶兩個窗,牆面上都是乾枯的爬騰,枯藤底下的漆色斑駁,看不出原有的顏色。

牆頂上頭的青瓦東少一塊、西缺半塊,看起來是只要遇上雨天的日子,屋內必會滲漏水的形容。

長屋旁有一塊空地,約莫是屬於長屋的一個側院,那處明顯是雜草叢生,處於長期無人打理的狀況。因此,在這季節裡,那些雜草直接就成了乾枯的雜草。

可即便是那樣,在那時的夜深人靜中,可以清楚聽見屋裡頭的呼聲雷動,似是有許多人住在裡頭。

彼時,鞏毓靈很莫名地就靈機一動,在神識還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人已上前往裡頭瞧了瞧。

才靠近那屋子一點兒,一股難以形容的味兒便撲面而來,跟著她從窗縫瞧見裡頭分成了幾區,基本上都擠了許多人在地上睡成一片。那些人中,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他們共通的一個特徵是「衣衫襤褸」。

而她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呀!

原本她還想著不知得上哪兒,才能找到乞丐們的聚集地,眼下這不就是麼 。

自己今日也正好依著平日慣常的時間醒來,如此她便想去探一探,看看自己是否能跟著要到城外乞討的乞丐一起出城。

 

當鞏毓靈走到那屋子時,屋裡的乞丐已經有許多人起身,她小心地走進了那屋子的側院,窩在幾大叢枯草的後面,靠著屋子聽牆角。

「還不快點兒,城門就快開了!」

「你們是不是忘了今日是北門市集的日子,若不能趕在城門開就出去,會佔不到好位置的!」

「對呀!還不快起來!若是晚了,要不到幾個錢,就得等二十的時候才有東門市集了!」

北門市集?東門市集?

那會不會有南門及西門市集呢?

鞏毓靈先前一直都住在御王府裡,只曾經被昊天嶺帶去過天中節市集,又或是昨日她去的菜市口,其他的時間幾乎都在北方打仗什麼的,她對於京都的了解只有數月前去金巧閣時,小武在馬車上解說京都內的區域配置而已。

對於城北有貧戶區、乞丐多聚集在城北、又或是城區裡煙花之地所在位置這類的事情,還是先前隨軍時,偶爾聽見有下屬對於大城在區域配置的聊天上表達高見時,才知曉的。

而市集這事,倒不曾聽聞過,亦完全不知那些市集是在做什麼用的,她只覺得這訊息對自己之後應該有所幫助,便默默地將那二個日子所搭上的市集名稱記在心裡。

不多久,長屋的門敞開了,先是魚貫而出的乞丐,再來便是稀稀落落的人、三三兩兩地走出來。

最後,門關了起來,可裡頭還有人聲。

鞏毓靈往窗戶那處走去,見到裡頭剩餘沒多少人,多半是婦孺。

她見窗戶對面的牆角有一個婦人在照顧兩個一大一小的孩子。小的那個孩子很小,尚在襁褓之中,婦人正在餵奶,她們母子三人在這冷天之中看起來有些畏寒地擠在一塊兒。

鞏毓靈去拿了顆小石頭來,往那婦人身上丟去,那婦人吃痛,抬眸就見到了她湊在窗縫上。她見婦人望著自己,便揚了揚手上的包袱。

那乞丐婦人含著疑問的眼神蹙眉望著她,後來還是起身拉了拉身上的破衣裳,抱著已睡著的小嬰孩走出了門外。

「這位姑娘找我有事?」

「抱歉拿石頭丟了妳,方才見妳與孩子很冷的模樣,我這兒有一件厚衣裳想與妳換一件不好穿的外袍。」

「想與我換一件破外袍?」

鞏毓靈點了點頭,乞丐婦人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她,飄來的眼神一度像看見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似的。

「妳要破外袍做什麼?」

「我自是有我需要用到的地方,妳且說妳換還是不換。」

婦人打量著她,鞏毓靈又說道:「我會找妳,是因為恰好見到妳帶著兩個孩子,所以才想找妳換,不然我換個人好了?我趕時間。」

「不、不、不,姑娘既然想換,那我身上這件就換給妳,行嗎?」

「行!」

鞏毓靈將包巾內的厚衣裳拿出來,婦人顯得相當高興,小心別吵醒孩子地將破外袍脫下來,交給鞏毓靈。鞏毓靈將厚粗布衣裳披在婦人身上後,便將破外袍披在了身上,趕著往城北門去。

她走得很快,將包巾收進袖袋之中,一邊回想著婦人那一頭毛毛的頭髮形容,動手將自己的頭髮也撥得散亂些。

當她趕到城北門時,城北門已經有一長排的人龍正在排隊等候出去,先前看到的乞丐亦是穿插在這隊伍之中。她低著頭,排在了最後一個的位置。

終於,城門開了,要採藥的、要趕市集的人一個個拿出了路引,守城的軍士開始一個個核對身份,放人出城。

待到軍士核對到第一個乞丐時,乞丐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臉道:「這麼個大早又冷又這麼多人,軍爺辛苦了。」

那位軍士沒什麼表情地道:「將你的路引拿出來。」

「軍爺,小的這會兒要趕去北門市集,您知道的,我們每月這時候都會去北門市集的。」

「我知道,可上頭規定現在出城都得有路引,不論什麼身份,都要以路引為依據。」

「軍爺,您看看小的的這張臉,您認得的不是?我是劉家長屋的三乞兒呀!」

「抱歉,現在要出城就是得出示路引才行,你應該知道,最近因為細作的關係,我們一定得查得嚴。」

「可是……。」

「你若想出城,還是去京都府辦一下路引吧!抱歉,下一位。」

三乞兒很失望地離了隊伍,連帶著他後方隊伍穿插著的乞丐們因為聽見他與軍士的對話,也開始離開隊伍。

只是排在更後方的乞丐不知發生何事,只能拉住正經過自己面前往回走的乞丐問上一問,才知道連他們都得要有路引才能出城乞討。

可京都府的公廳要等到了辰時初二刻才開始辦公,待到那時辦好路引再趕往北門市集,黃花菜都涼了。

鞏毓靈見到前方的乞丐紛紛離隊,心道無法用這招來個無路引出城,可也耐心等著排在前面的幾個乞丐問了那些往回走的乞丐後才離開隊伍,以免暴露了自己。

她跟在他們後頭往長屋走,一直到了長屋附近才閃往一個暗巷,掏出了包巾,將身上那件破外袍給包了起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