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六 – 蠱族禁地

待她都收拾好,她將東西全裝入包袱裡,先往那些被做了記號的屋子去。鞏毓靈點了火折子依著記憶,將屋子牆角上頭的符號與碎念男子所說的內容對應上,便帶著包袱拿著傘往乞丐聚集的劉家長屋去。

鞏毓靈到劉家長屋時,裡頭的乞丐們睡得很熟。她望了望天空,預測了明日不會下雨後,將先前做好的竹片分別放置在對應的地方,然後才到了長屋對面一個適合「蹲點」的地方歇息,等待卯時的到來。

 

石衛帶著小六一行十二個已經跟了廉禎道姑整整二日,原以為她是往南祁山方向去,要去南祁山做些什麼。

事實上,廉禎道姑確實是在南祁山做了什麼,可一做完那事,又繼續馬不停蹄地往南走。

她到了南祁山後,趁夜摸進了南祁山當地的最大一處香料莊園。

當是時,只有石衛與小六跟著廉禎道姑也進了那座眼熟的莊園,其他人守在外面,他們見她輕車熟路地到了幾個香草園裡偷拔香草,又翻進了庫房,石衛與小六並不方便跟進去,於是便守在附近能監視的地方等她出來。

「石隊,你說她進去庫房要做什麼?」

石衛眼睛轉了一圈,面色有些恍然大悟,「難怪我覺得此處如此眼熟,這兒不是大皇子妃的香料莊園麼……她去庫房……約莫是去偷香料吧。」

「香料……?她去偷香料要做什麼?」

待二人還要再說,便見廉禎道姑一臉痛苦地捂住半邊臉從庫房裡衝了出來,接著氣憤地往鄰近的香草園去,手對著那塊香草園揮了揮。

那估計是她對香草園撒了什麼,下方的那些香草立即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枯萎了下去。

只是她動作才做完,還未來得及離開,一群看守香草園的狗兒不知從哪兒接連地竄出來,對著她便是一陣狂吠。

她架不住被狗兒們狂吠的心驚,趕忙從袖袋裡摸出來不曉得的什麼往狗兒們身上撒去,狗兒們似是因受到傷害往後退了一下,之後卻更加勇猛地往前圍住她,甚至有頭狗撲了上去,直接在她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廉禎道姑吃痛,捂住臉的那手離開了臉,一掌朝狗兒的胸口去。石衛與小六還未仔細看清楚她那紅腫異常又扭曲的半臉,便見她另一手接著用力一甩,那條衷心護園的狗兒就這樣一路飛了出去,順帶將正要往廉禎道姑身上撲的狗兒們也一塊兒打飛。

未受到影響的狗兒欲近逼她,她卻以輕功趁這缺口腳底抹油,溜了。

她一走,狗兒們便也不管她,往回去看同伴的狀況,石衛與小六飛身過去察看那頭被打飛的狗,牠已經經脈盡斷,胸骨粉碎而死。

「石隊……?」

「這女人十分歹毒……。小六,你拿令牌去找莊主,通知他園子被下毒及庫房被入侵的事情再跟上來。」

「是。」

廉禎道姑離開之後,找了條山澗洗了那半邊臉,又用身上帶的藥粉敷上之後,便繼續趕路。一直到了第二日近三更時分,廉禎道姑到了一片暗衛們都不熟悉的地兒,才將馬栓在一棵大樹下,自己上了樹,睡在一枝粗幹上。

暗衛們見她休息,遠遠地留了守夜的人,開始分批休息起來。

到了天上的黃檸檬即將西沉的時候,廉禎道姑動了,守夜的人趕緊讓大夥兒起來。

廉禎道姑並未騎馬,而是以輕功步行往一處去。

她去往的那處不過是個山背,可在黑暗之中的另一端卻無故散發出一種死亡與腐朽的氣息。

只是,跟著廉禎道姑的這夥人是昊天嶺訓練出來的英勇暗衛,武學、內力及真氣各方面造詣都不低,石衛看了眼小六,小六頷了頷首,留了幾人守在外頭,又派了兩人去附近探看這處是何處,其餘的人便跟了進去。

他們跟在她的後頭不遠不近,不久,就進入一個天然的隧道。

那隧道裡頭盡是一片黑暗,溼氣相當地重,而且洞窟中的味道相當奇怪,隱約中帶著血腥的味道,廉禎道姑的能力約莫是不如石衛這群人強,無法在黑暗中視物,於是燃了火折子,點起一枝火把。

石衛一行默默地跟在她後方,儘量隱身在黑暗之中,就這樣走了一段路。前方給人的感覺忽然一轉,空氣中帶著一股子死氣沉沉的味道,而走在前頭的廉禎道姑亦開始有了奇怪的行為。

石衛這群人因為能力強,隔著好些距離還是能輕易地看清楚她的每一個動作。

她有點像是在跳舞,邊跳著舞時往前進又時往後退,時而還用手去碰左右方的壁面。

藉由廉禎道姑的火把,石衛他們能見到前方的地面與璧面都相當平整。那處的地面及壁面上頭有著幾種顏色,由那些顏色的界線,讓他們隱約可以知道那處的地面與壁面應有著排列整齊的格子。

他們依著往日的訓練及習慣,不論對方的行為有多麼詭異,還是先將她的動作全部記下。

一直走到了先前廉禎道姑開始動作的點兒,石衛與小六蹲下檢查,後方的人繼續記她的動作。

石衛與小六看到地上及壁面上確實都有著方格的刻痕,可方格中還帶有幾種圖案,如米字、同心圓、菱紋、海星的形狀等。

他們擰眉瞧了瞧,在方格前的地上有字,只是那些字是篆文,石衛與小六正好不擅長,還是後頭跟上來的小十七小聲地在他們耳邊道:蠱族禁區,唯試煉者能行。

石衛點了點頭,想著是否要繼續前進,畢竟他們方才都將廉禎道姑的動作給記下了,可自家主子一向愛惜弟兄們的生命,像這種詭異的情形,除非有把握,否則不讓弟兄們隨意掺和。

正當他在猶豫時,廉禎道姑已經通過了這區,來到一面石牆前。

那石牆上與她先前經過的石壁相同,牆上亦是有著許多方格的刻痕,只是比先前的石壁更為深刻,不似浮刻,有點兒像是刻好的方石再塞回牆面上。

石衛這處所有的人都齊刷刷地看著她,想知道接下來面前無路的她要往哪兒走。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