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二 – 待用湯圓

還不待昊天嶺氣惱一陣自己做的好事,他便驀地從床榻飛身到了臥榻上。

他離開床榻時,身上的布料如紙片般一片片地離開了他的身上往地上落去,而那床榻,亦細碎成片,再撐不住原本的形狀,塌了。

雲頎見狀,摸摸鼻子轉身就去了衣間拿了套衣袍過來,立在臥榻的一側。

廳裡的溫度,比起先前雲頎剛進來時又降了好幾度。

可昊天嶺不在乎,他光裸著身子盤腿坐在臥榻上,身上僅是一頭散髮似有若無地遮在了身上。

他面上黑沉得似是能滴出墨水來,目光放在臥榻四周一個範圍內皆粉碎了的家具。地板上明顯的一圈痕跡,在那圈痕之外的木地板完好如初,可在那之內的,命運與那些圈內的家具一般。

雲頎有些無奈地在一旁運起了內力抵擋由自家王爺製造的冷氣。良久,昊天嶺在臥榻上斂了氣息後才起身,雲頎立即恭敬地上前遞上衣袍。

「有消息了嗎?」他一件件地拿起衣裳穿著,一邊淡淡地問道,語氣裡已將先前的失落藏了起來。

「回王爺,還未有消息進來。」

「是麼,那幾個江湖人士都找到了吧?」

「已安排在四方館了,王爺要召見他們嗎?」

「下午吧,等會兒我先進宮一趟。」

「是。」

「去讓人來修葺這後廳,壞掉的家具就儘量照原本造冊本子上的添回來。」

「對了,讓他們動作儘量快些,我怕她回來見東西不同了住不慣……。」

說罷,昊天嶺也不管雲頎有沒有聽見命令,兀自往衣間去,將自己記憶中所有鞏毓靈曾經穿過的衣裳都給親自帶到梧桐居後廳的衣間去放好。

 

鞏毓靈到了市井的時候,很多攤販因為天氣,都沒有出來擺攤,又或者出來的,準備的商品比平時少些,以方便下雨時能夠快速收攤躲至檐下或者直接收攤回家。

至於有商鋪的,不太受影響,照舊開門做生意。

她遠遠便見湯圓攤的店主大嬸正不停地煮著湯圓,攤子上坐了七、八成人。當湯圓煮好,店主將鍋蓋揭起來的時候,蒸騰的熱氣白煙裊裊,在這個時節化做一道無聲的叫賣,看著就讓人覺得那處溫暖,忍不住想靠過去。

鞏毓靈走了過去,店主見又有人上門,很自然地招呼著:「早,要鹹的甜的?」

「早上有鹹的?」

店主一聽,抬眸含笑道:「姑娘來了。」

「是呀,那就來碗鹹的吧。」鞏毓靈點頭笑道。

「好嘞!」

鞏毓靈走到預先看好的位置坐下,那處右邊是彩旗形成的圍欄,後邊兒只差一桌便是屋簷及牆壁,前面二桌之遙則是店主煮湯圓的攤子,如此她挨著彩旗坐只需要注意左方的視線即可。

她坐定後將二碗湯圓的錢給掏出來放在桌上,店主端了煮好的湯圓過來見到桌上的錢,笑吟吟地道:「姑娘真是好守信。」

「昨日多虧主人家的幫忙。」

「哪兒的話,咱攤就是要靠你們這些客倌捧場,才能長長久久。」

「那也是主人家會做人,東西又好吃。」

鞏毓靈轉了轉眼珠子,見上桌的那碗鹹湯圓湯汁白濁,看來渾圓白胖、內含餡料的湯圓上浮著青蔥與香菇肉燥,一旁配上數根小白菜葉,色、香、味均是勾人得很,不禁又開口道:「不曉得主人家的湯圓是否能帶回家吃呢?」

「哎呀,我這兒不巧都沒有準備什麼竹筒子方便帶走,通常若是要買來帶回去吃的,都會自己準備鍋子過來呢!再要不姑娘妳先將碗給端回去,回頭有空再拿過來,也行。」

「嗯……,」鞏毓靈思忖了很短的時間便從袖袋裡又拿出了五十文放在桌上道:「我想與主人家打個商量,主人家的湯圓在這個時節還是要熱的比較好吃吧,端回去,若是沒得加熱也是吃不出原本湯圓的味兒,未免太可惜。

這兒是十碗湯圓的錢,我就寄在主人家這兒,之後,三日內若是有人能來說出正確的密語,便請主人家不管來著何人,煮一碗湯圓給對方吃,好嗎?」

「上限便是十碗湯圓,如若最後用密語的人不到十個,剩下的錢也無須退給我了。」

「先預收了姑娘的錢再煮湯圓是沒問題的,可若是沒有煮到十碗怎麼行,我是誠實的生意人吶!」

鞏毓靈笑笑:「那不然三日後,若是那錢真沒用完,剩下的錢就當待用湯圓吧。也就是說,若是主人家再遇上像我昨日那般情景的人時,就幫我請對方吃碗湯圓。都是出來在這世道生活的人,彼此幫個小忙這樣。」

「好的,我知道了。姑娘真是好心腸呢!」

「好說!好說!」

「那姑娘給的密語是什麼呢?」

「唔……就『主人家的湯圓圓又圓,吃進嘴裡甜又甜。』吧。」

「好,我知道了。」店主將錢收下放進腰上的錢兜子裡,「那姑娘就慢用了,這時節湯圓涼了可不好吃。」

鞏毓靈向店主點了點頭,開始吃湯圓,一面環顧著四方有些什麼商鋪開著。

很快地,她將一碗鹹湯圓給下了肚暖了身子,四周有些什麼的店鋪也看得差不多,她一樣將碗隨手放到了店主收碗的地方,與店主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天空非常地暗沉,她有些急,先進了傘鋪買了把用油布製成的傘、以及幾張黃色的大油布,又進了墨齋買了鋪內最便宜的筆墨紙硯以及竹片,最後進到賣炭的商鋪買了些炭條及火折子。

待回到藏身處時,雨滴正好大把大把地自天上落下來。

她急忙地將最大張的那張油布拿出來覆在傘上,才將傘給打開。她用背頂著傘,貓著身子移動到藏身的位置,把藏著的包袱先拿了出來抱著,接著在溼潤的地上拿竹片掘了個約莫傘柄那麼粗的洞,在地面上鋪了另一塊油布後才將傘柄隔著油布插入那土洞裡。

如若有人見到的話,便會發現,她是以傘做為一個臨時帳篷的支柱,最大張的油布做為帳篷的帳面,再配合另一張鋪地的油布形成了一個臨時的帳篷。

只是這帳篷是真的很臨時又非常簡易,傘柄並非很長、傘面也並未很大,她待在裡頭只能屈著不能伸展身子,否則會被淋溼,且她一動,傘也跟著動。

幸好她身後是一堵牆,還能讓她靠著,不那麼難受。

她坐好,確認了油布都依照所想的鋪好,即便她動了動也不會有雨滲漏進來,便開始沉思了起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