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九 – 路遇王元谷

「二三,你打的是石隊長呀!」

「二三,你清醒點!」

石衛的能力一向是有目共睹的,只能說小二十三不愧是最具潛力的接班人,他現在處於潛力被逼爆發的情形之下,能力比平時超常發揮了不知幾倍,再加上蟲子們也拼命破壞著防禦障壁……。

小六幾個就這樣見到石衛的防禦障壁隱隱出現了裂痕。

石衛亦是敏感地覺察到防禦障壁開始出現裂痕,他雖有心想去修補那些裂痕,可小二十三拼盡全力的一擊也是不容忽視的強,他只能專心地對付他,將真氣灌在自己的拳上,好與小二十三的抵消,又另外暗自運起了內力,以防真氣被耗盡、障壁破裂瞬間需承受到的小二十三的內力攻擊。

「十七、二五,你們在此處待命,我去將二三丟出來!」小六見情況不妙,學著石衛先前的方式,將自己身上覆了層真氣之後直接進了門,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他們倆的身旁。

待小六到他們身旁時,石衛防禦障壁上的蟲子們已經準確無誤地朝著障壁上最大的那條裂縫過去,以致於那處障壁上有幾倍數量的蟲子疊在那處,讓那裡看起來是隨時會完全崩潰的形容。

小六抿了抿唇,看了石衛一眼,石衛頷了首,小六便蹲下伸手往小二十三的腳踝去。

小二十三一心一意都撲在了眼前的「妖女」身上,並未注意到腳踝被人抓了一個準,於是一個抬腳、一個直接撤了防禦障壁。

石衛撤了真氣,小二十三的拳直接往石衛臉上招呼,只是石衛並未真給他往自己門面上一拳的機會,他以內力及真氣頂著、一掌握住了滿是蟲子的小二十三那滿是內力及真氣的致命一拳、另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將他甩往石門的方向。

小六在此時也發揮了慣有的默契,十分配合石衛甩出小二十三的時機,幫忙推了力,小二十三就這樣直直地被丟往石門的方向去。

在石室外的小十七及小二十五見小二十三被丟了過來,準確地一人站在了小二十三的一邊,將他接住後順勢拉出石門之外。

小二十三一出了門外,身上所有的蟲子立即如小十七所試驗過的那般,全都碎成了渣渣往下落,只是小二十三他人亦是無力地垂著,也已無意識。還好有小二十五及小十七的扶著他,讓他未與蟲子們一同落在地上。

小十七燃了一隻火折子檢查小二十三的傷勢,發現他氣息微弱,露出夜行衣的所有膚色都已呈黑色,恐怕是中毒嚴重的症狀,且一道青氣自他額上的髮根直下印堂,如不做任何功夫,恐怕小二十三的性命將會不保,小十七當即拿出一顆藥丸讓他含在口中。

小二十五在十七檢查二十三的傷勢時依然盯著石門內的狀況,想著如有需要,便要随時上前幫忙。

石衛在撤了防禦障壁後被蟲子們一擁而上,幸而小六就在一旁。小六趕緊靠向了他並同時將真氣往外擴展成防禦障壁,因此石衛只是一口氣輸出過多真氣覺得內理一瞬間調不過來而有些氣喘。

小六扶著石衛很快也退至石室外,才出了石門,小十七便開了口。

「石隊,二三中毒非常深,膚色都透黑了……,方才我餵了他護住心脈的藥,可青氣已直下印堂,不很樂觀。」

「是麼……。」石衛往石門內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小二十三,「廉禎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出來,這處不必守著了,我們走吧。」

一行五人出了山洞,立時有人上前道:「石隊,我們發現附近也有人追著廉禎道姑而來。」

「知道了。所有人先回馬兒那處。」石衛點了點頭,轉向小十七道:「十七,你同二五送二三回香料莊園,看看莊主有無辦法延遲毒發,另外向情報部求助,找人來給二三看病。」

「是。」

一行人以輕功迅速地回到先前的落腳處,小十七與小二十五正要上馬送小二十三回莊園時,有一匹孤身上路的馬兒竟往這處來,所有的人立刻先藏了起來。

那匹馬原本騎得頗快,愈靠近石衛一行,忽地就放慢了速度。石衛一行心中的警鈴大作,人人的手都放在了刀柄之上,就待有個風吹草動便能立時發動攻擊。

馬兒愈來愈靠近他們的藏身處,石衛希望來人如果是敵人能快些發現他們,他們打起來時反而好掩護十七他們送小二十三走;如若不是敵人,就快點通過吧!

可偏生馬上的人讓馬兒愈走愈慢,最後到了他們的藏身處前還慢吞吞地勒了馬,待馬停下後,才翻身下了馬。

來人下了馬後先是以火折子點燃了火把,然後就站在那處一動不動,一會兒後才突然發了聲。

他緩緩地道,那聲音有如小溪的淙淙流水,一聲一聲地打動人心:「閣下請現身,我知道你們有個弟兄正命在旦夕,如果你們希望他能得救,就出來讓我瞧瞧。」

藏身的一眾們武功都是相當好的,藏匿之術亦是練得出神入化,他們心中覺得很是好奇,自己是如何被發現的。

可再好奇他們沒有命令亦是不動,如此僵持了一小會兒,小二十三無意識地吐了一口濁血,石衛只好打了暗號,自己站了起來,亦是讓小十七及小二十五扶著小二十三出來。

「嗬,我還想你們要撐多久呢。這位小兄弟快不行了。」

「敢問您是……?」石衛見眼前這位看來約莫不到二十歲、充滿陰柔氣息的翩翩美少年。

「我是王元谷,一般人稱我元谷藥師。」元谷藥師一面隨意地說著,一面往前看清了小二十三的模樣。

「元谷藥師……?您的師兄是……?」

「慶長藥師呀。」元谷藥師邊回答邊翻了翻小二十三的眼皮,還為他切了脈。

石衛重重地呼了口氣:「小二十三果真是運氣好,藥師,我是御王座下的石衛,還請您幫幫忙,救救他。」

元谷藥師睨了石衛、小十七及小二十五一眼:「他這身傷是在蠱族禁地弄來的吧。」

「是。」

「哼,你們膽子還真是大呢。」元谷藥師搖了搖頭,從懷裡摸出了顆藥,二話不說便先將藥塞進了小二十三的嘴裡,「走吧,先回南祁山找個地方幫他療傷,他中了毒也中了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