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三 – 預知夢

其實清晨見到那二人來畫附近鄰居牆角的這件事,自己是不一定要管這檔子閒事的……只是現在城門被封鎖著,她又直覺這件事牽涉很廣,或許還是知會官府一聲比較好。

雖說自己可能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按理應該由自己出面,可若自己真是出面了,一定會驚動到許多人,到時候可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還記得以前上歷史課的時候,那位幫她們上課的老學究曾經提過,歷史是最好的借鏡,現在有的事情,古時候也不顯少,例如官商勾結,又比如黑白兩道相交。

說到後來,他還問了有趣的問題。

「你們都看過連續劇或是電影吧!什麼丐幫、武狀元蘇乞兒之類的?」

老學究才問完,下方一片應和聲,他擺了擺手、點了點頭,待下方都安靜了下來才道:「你們認為真的有丐幫嗎?丐幫幫主都很厲害嗎?」

下面像是因為電影話題炸開了鍋,討論聲不斷。

班長給了同學們幾分鐘討論時間,便站起來維持秩序。

「有結論了嗎?」

台下紛紛熱情地舉起手來,老學究點了鞏毓靈起來回答。

「老師,我們幾個認為有人聚集的地方,久了必定就會有個首領,才能處理那一群人對內或者對外的事情。所以,如果乞丐聚集的地方應該也會有個頭,專門在協調乞丐之間或者乞丐與其他人之間的事情。這些乞丐人數若多,或許就形成了幫派,幫派裡的人會有分工,而那個頭自然就是幫主了。」

老學究點點頭,「那妳們覺得幫主都很厲害嗎?像影劇裡演的那樣嗎?」

鞏毓靈回過頭與她身旁的堂兄弟姐妹們討論了幾句,回身道:「功夫厲不厲害不能肯定,可斡旋於各方的手段應該是很厲害,也能讓下面的一眾乞丐都佩服的人。」

「沒錯,不論如何,想坐那樣的位置,沒有兩把刷子是不行的。丐幫在歷史上最早的紀錄是在宋朝,可是丐幫的四大門派裡地位最高的范家門的老祖宗曾經救過孔子,可見丐幫其實存在已久了。」

「老師,那個打狗棒是真的有嗎?」

「有的,雖然打狗棒正式出現是與朱元彰有關,可是在宋元畫本裡卻已經出現象徵權利的棒子,所以,也很難說真正是什麼時候就有這樣的東西。只是這些事實可以證明所謂丐幫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有了組織,甚至官府在辦案查案有時也得取得他們的協助……。」

鞏毓靈回想至此蹙了蹙眉頭,她目前所想的,是假定乞丐們的聯絡網與電視劇上或小說上的類似,那麼,這件事若能藉由那些乞丐的傳播讓官府知道是最為合適的……只是,若是乞丐們與官府其實是有所交流,那麼自己的行蹤是不是就很有可能暴露。

可,或許在乞丐中與官府有所接觸的是「層級」比較高的,她若是由小乞丐下手,他們知道自己是誰的概率比較小……。

唔……再來,這件事情若是要插手,還必須眼明手快的解決,以免一拖長就容易暴光了自己。

鞏毓靈想著想著,便伸手出去帳篷外接了點雨水,倒進了硯台上,研了墨之後以毛筆將清晨時所聽聞、那碎念男子所說的內容依照戶別寫在了竹片上頭。

她在寫的時候還想到怕有人認出自己的墨跡,故意將字寫得隨性些,待全部寫好了,她就先放置一旁晾乾。接下來又拿出一些竹片,在上面畫圖。

竹片上畫了箭頭以及一些象徵性的圖,如樹、草、屋子等等,屬於最後一片的竹片則畫了一碗湯圓及「主人家的湯圓圓又圓,吃進嘴裡甜又甜」數個字。

她在畫的過程上大致都還好,竹片上的圖都是依著鞏毓靈原先勘好路線附近的特色所畫,以便看到竹片的人能循著線索找到下一片竹片。

只是鞏毓靈畫畫一向是在素描、水彩這類的比較行,水墨畫類的對她來說並非強項,是以她用毛筆在畫最後那碗湯圓時,畫壞了好幾片竹片才讓人看得出那是碗湯圓。

待所有的竹片都畫好了,鞏毓靈才擱下筆,人就像過度勞累那般被抽乾了精力,背貼在牆上就直接睡了過去。

 

昊天嶺辰時末已到了南薰殿的前殿裡,喝了兩盞茶後,蘭妃才從後殿過來。

蘭妃也未讓昊天嶺行禮,開門見山地道:「找到靈兒了麼?」

昊天嶺搖了搖頭還未說話,外頭就忽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蘭妃蹙眉道:「嶺兒,你這搜索的範圍多大了?有沒有漏掉什麼地方?」

「母妃,下面的人都很盡心,只是她若有意要躲……她畢竟對於暗衛們的本事也是知道不少的……。」

「你這混小子,那還不快去找,你看外頭雨下這麼大,她會不會給淋成落湯雞呢……。哎……若不是本宮困在這皇宮裡,真是想親自去找,說不定還比較快呢。」

昊天嶺抿了抿唇,「母妃,兒臣今日來是有事想向您請教一二。」

「什麼事?」

「還記得您先前有與兒臣透露過二次預知夢……。」

蘭妃面色一凜,「你是說……?」

「很久以前兒臣上戰場的時候,您夢到兒臣被三國聯軍包圍的事。還有一次是您夢見父皇去狩獵場打獵會遇上暴雨,結果父皇被困在沙洲最後被水沖走的事。您從前只提過這兩個預知夢給兒臣聽過。」

「嗯……你也做了夢?是關於靈兒的?」

「是……我做了兩個不同的夢……咳……夢裡相當地可怕。」蘭妃聽聞昊天嶺說這句話時,中間一度呼吸不穩,不禁蹙了蹙眉頭。

「這樣呀……嶺兒你以前有做過預知夢麼?」

「這倒是不曾。」

「那你是如何聯想到那是預知夢的?說不定只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已。」

昊天嶺蹙了眉,張了張口不知如何回答,小半晌才道:「直覺……。」

蘭妃輕嘆了口氣:「這麼多年,你從未做過預知夢,母妃倒是沒想到你也有這能力……。」

「不過你也別瞎操心,當年你也是度過了那危機,你父皇也是避過了那次危險不是?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不是?」

「是……。」

「所以調整好心態,不要被那夢牽著走,你既有這能力,更應該冷靜下來,仔細在夢裡瞧瞧夢裡有沒有暗示發生的地點,如此才真正能防範於未然。」

「是,兒臣受教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