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 – 她的行蹤 I

昊天嶺沉默著將倒了的架子扶起擺正,將那些子彈清點後依著他先前擺放的方式擺回去。

可終歸他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Shit!子彈少了十九發。

而原本應該同那些子彈放在同一個多寶格上的那把Glock 19、那把他在那裡時最喜歡當隨身配槍的Glock 19亦是到處都找不到……會是她拿走的麼?

他坐在書案前,把鞏毓靈給小武的字條攤在桌上用紙鎮壓平,然後拿起那幾張照片一張張地翻看著。

那些照片是當時他突然回來時恰好身上所帶著的,便跟著一起帶了回來,唔……自己同鞏致彥的照片也不見了。

槍及照片同時都不見了……想來應該都是被她所帶走的沒錯,畢竟其他照片於她毫無意義。

所以毓靈已經想起了自己是誰?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所有的事?

當年他受託幹了那麼一票之後,鞏家花了大力氣才在那個貝都因人的聚落圍堵到他。接著他將鞏致彥託給他以及他自己所收集到的那些證據藉單獨密談的時機給了鞏致彥的夫人藍芷綾。

只是他同藍芷綾談完後還來不及知道後續就直接回了天耀……不曉得鞏家後來的情況演變得如何。

為何她會突然想闖入玲蘭園?

為何她要離開?

她知不知道她離開自己的保護是件很危險的事?

她知不知道很快地,都城的第一場雪就要來臨,到時的溫度會比現在更冷……。

當初自己是故意不與她簽合同、不讓她身上有銀兩,為的便是讓她離不了王府﹑離不了他。

不是同她說好要相信自己的麼……是自己對她太過自信?

她知道自己懷孕了麼……?

不曉得她身上帶了些什麼走……會不會餓著、凍著?

昊天嶺瞪著字條想着那一連串的問題,下意識地隨手在多寶格上拿了一把Glock26,行雲流水地將手槍的每一個零件拆下來再裝回去。

那夏文嫣那處是否還要再繼續……?

原以為她知曉了計劃的一切、原以為以她的聰慧能從一些跡象窺得真相,他們之間一直以來擁有的好默契在此次都沒有順利發揮。

事情是如何會演變成這樣的?

自己原是想在大婚後再向她說說她的那個世界的事情做為一個刺激,看能否讓她藉此恢復記憶……可現在……。

原來她根本什麼都不知情,又因有了身孕無法清晰透徹地看出計劃,她帶著如此的心傷、拖著不行的身子離開……。

他想著,不由得眉頭中央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刻痕,只要想像她是以何種心情離開,自己的心臟就感覺一抽一抽地疼。

先前他在郡主府看見紙條上的那句「我本就不該同殿下有任何交集,我應該去過我自己的生活」時,他感到全身上下、五臟六腑無一不在叫囂、在散發出顫栗的恐懼、在恐慌她怎能就如此地離開了自己。

他當下真的很想狠狠地揍自己一頓……。

「我本就不該同殿下有任何交集,我應該去過我自己的生活」

她怎能說出此言!

她又是以何種心情寫下這句話的……?

莫非……?

莫非她落到此處時,鞏致彥尚未回到厚齋園控制情況?

「Shit!」他最後將裝好的槍放回架子上,飛快地離開玲蘭園,幾個起落之後便回了書房。

 

鞏毓靈離開郡主府之後,在衣裳方面其實只帶了件不常穿的外袍,她將那外袍套在身上,才小心地往街道上有許多人的地方走去,好混入人群之中。

她一邊儘可能地快速往城門方向前進,一邊在心中祈禱著昊天嶺或昊天策不會那麼快收到消息、城門不會那麼快被封鎖。

只要城門不被封鎖,出城不若進城需要檢查路引,她便能順利出城去。所以,她一定得在今日城門關閉之前出去才行,若是待到明日,一切就很難說了。

她想,即便是昊天嶺真的不再愛她,還有等著她和親的赫連宸,在這位皇太子的施壓之下,光武帝一定會派人來抓她回去的。

愛?他真的愛過自己嗎?還是……那只是個償,又或只是他在玩弄自己……?

鞏毓靈甩了甩頭,她在腦海中自嘲:鞏毓靈,妳真是沒救了,以往出任務時從來不會想些不該想的!

她緊趕慢趕地抵達城門時,城門正好落了鎖。由於郡主府同御王府都是屬於接近都城中心附近,離城門實在有些距離,她只靠二條腿趕路,不敢直接走在直通城門的大街又一路上小心行蹤不要暴露,走了一個多時辰卻只趕上關城門。

城門走不通她只好往回走。

正想著該如何是好時,瞥見城門附近有一間正在準備休息的成衣鋪子。她趕在店休的前一刻進去。

「欸?姑娘,不好意思,我們要休息打烊了。」

「不好意思,我不會耽誤妳太多時間。」

店主是位看起來有些福氣的微胖大媽,她上下打量著靈兒:「妳這身衣裳的料子我們這兒沒有,妳要到對街那巷子裡的鋪子或者凜懍堂才能買到類似的料子。」

「我知道,我是想我這身衣裳能不能同妳換幾套保暖的粗布衣呢?」

「粗布衣?哎呀,我知道了,姑娘妳是家裡有變故是吧!沒問題,我讓妳換,妳在鋪子裡頭挑選挑選,還是要我幫妳?」

「不耽誤妳的休息時間,就麻煩妳幫我瞧瞧能換幾件好嗎?」

「好……。」大媽店主摸了摸鞏毓靈身上的衣裳料子後,便在鋪子裡撿選了起來,一邊選還一邊道:「妳晚餐有著落嗎?要不要去阿姨那兒吃點東西?」

「阿姨,謝謝妳,我……還是不打擾了。對了,我想請問城裡頭是否有乞丐或是貧戶的聚落?」

「姑娘,妳問這個是要做什麼?」

「妳是不是沒地方去?」大媽又打量了她好一會兒,見到她眼底的憔悴便道:「妳這樣的人最好別去那些地方。聽阿姨的,到阿姨那兒歇一晚。如果妳真沒地方去,明日阿姨帶妳去鞏氏義莊碰碰運氣,那鞏老爺是個大善人,他在那處收容了不少孤苦無依的小孩,說不定能讓妳在義莊裡謀份差事。」

鞏毓靈略微思考一下後,做了個揖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