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十 – 蛻變 II

四周的視線很差,他們低伏著身子小心地移動,Abraham安慰她:「戰友都在附近而已,撐一下。」

耳機裡也傳來其他隊友的鼓勵聲:「我們已經要到M區入口了。」

鞏致彥與John是第一組找到鞏毓靈並與之會合的人,當他們快脫離M區時已經會合了十二位小隊成員,卻在此時被敵人前後包圍。

Abraham及鞏致彥還有另外四位隊員的手臂上因為交戰多回都有槍傷,這些以外的隊員或多或少身上都有擦傷之類的傷口。他們唯一的優勢便是撤進了一間水泥建造的屋子裡,可這也等同於他們被逼到了死角,只要敵人逼進來,一個個房間丟擲手榴彈再掃射一番,十二人便這樣玩完了。

而怕什麼就真來什麼,他們以掩蔽的方式從窗戶往外望,敵人真的朝他們丟了一顆手榴彈過來。

鞏毓靈因為個頭最小,站位又剛好,其他人要往裡頭移動時,她用步槍描準了手榴彈開槍,手榴彈上的彈孔似乎噴了火,接著就滾落一旁並未爆炸。

「嘖嘖嘖,小朋友槍法不錯。」耳機裡傳來鞏毓靈從未聽過的聲音。

「Dark你來了。」

「抱歉,致彥,方才有點事,現在才來。小朋友,叔叔來了,妳可別開槍打到我,哈哈哈!」

鞏毓靈不明所以地看著父親,鞏致彥與Abraham卻開始悠悠哉哉地挖起手臂上的子彈,她蹙眉看著窗外,敵人又往這處丟擲手榴彈,緊張地要舉起槍。

「毓靈,不用緊張,讓Dark處理。」

鞏毓靈聞言看著窗外,有一個看起來年輕秀氣、只著了件黑色T恤深藍色牛仔褲的男子,他未著迷彩服、頂著一頭飄逸的白髮正輕鬆地在空中撈起被丟出來的手榴彈往回丟,敵方未料有這種事情發生,逃竄都來不及。

剩下的敵人也不敢再丟手榴彈,紛紛開槍掃射。

可他們才開槍,Dark就消失在他們的眼前,約莫是恐懼導致,敵方不由自主地朝著無人的前方連續開槍開了幾秒鐘才逐漸停下來,他們上下左右地找了一小會兒,真的是無人,愈發覺得先前眼前的那人透露出陣陣怪異。

有人還以為眼花在揉眼睛,便聽後方出了一個冷得徹骨的男聲:「嗬嗬,找我?」

當他們回頭,Dark已經毫不留情地對他們掃射,他解決完那些人,無奈地將手中的槍一折,AR-10的步槍槍管直接彎成了像個馬蹄鐵的模樣。

Dark將已無法使用的步槍隨手往旁邊一扔:「用這種東西,還真是無趣呀。」

他又似是嘆了一聲,喃喃道:「嘖嘖,最無趣的便是這些戰爭遊戲……到底是何時才能到頭呢?」

他無謂地拍了拍手中的灰塵,往回走到鞏毓靈他們所在的屋子,彼時鞏致彥與Abraham幾人已經初步處理好槍傷了。

「致彥,都清理掉了,可以走了。」

「謝了,Dark。走吧。」

一行十三人到了集合地點,只有四人以隱藏在集合地點等待。

Dark還不等鞏致彥開口便先淡淡地說道:「另外兩組四人中了陷阱,還未來得及戴上防毒面具,就已經被毒死了,我已經放在卡車裡了。走吧。」

「父親,咱們撤退的路線依原訂計畫走行麼?還是要改換路線?」

鞏致彥看了看手錶,「沒有時間了。可為了安全,我們改走C路線。車子檢查過了嗎?」

「檢查好了,沒有人動過。」

「好,全員上車移動。」

全部的人上了車,回程時只開了一輛卡車,在暮色中往Q市撤退,John面色凝重地在搖晃的卡車中與總部聯絡。

「Gian,總部說這些廢墟之後要派飛機過來轟炸……。」

還不待John說完,後方的有多輛吉普車已經追了上來,一上來就先送了幾記火箭筒過來。

「火箭筒,趴下!」

開卡車的隊員相當有經驗,三兩下就閃開那些火箭筒,可車輛不免顛簸,趴在車斗底部震得很不好受。接著大夥兒開始有空就還擊。

只是,吉普車的武裝還配備了彈鏈的機槍以至於對方的攻擊相當猛烈,大夥兒能反擊的空間被壓縮地相當地小。

「Dark,你被發現了麼?」

「我在車頭頂這邊,還沒人注意到我呢。」

「那你就照你喜歡的方式做吧。注意安全。」

「好,但要記得來接我,如果我玩過頭落單了的話。」

「OK!」

路很寬闊,有幾輛吉普車開始試著從卡車的側邊超前,妄想要包圍住卡車或殺了卡車駕駛。

Dark在那些吉普車上的人見到他之前,他從腰上拿出藍波刀,腳下發力蹬了一下,立時跳得又高又遠,有的吉普車上的機槍手見到他趕緊要瞄準,可他們還來不及以機槍對準,Dark已在空中以另一手射出短刀射殺對方。

接著他如老鷹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俯衝至隊伍最末尾的那輛吉普車上,在那輛車上的那些人還未反應過來,先是用藍波刀抹了機槍手,再以短刀及藍波刀射殺了前座上的二個人。

吉普車瞬間失去控制,卻又因開車的那個敵人死了後的腳也不曾離開過油門,車子猛地往前衝去。Dark不慌不忙地搖了搖頭,用吉普車上的機槍朝前面的那些吉普車掃射。

敵方陷入了混亂,有的反應快的吉普車急煞甩尾讓機槍能對準Dark那輛吉普射擊,這又讓後方的空門對準了卡車,鞏致彥見狀立馬發動攻擊。

Dark嘴角噙著一縷笑,那笑讓他正前方的敵人看得刺眼、敵人覺得他笑得相當張狂。車速愈來愈快,敵方才發現無人幫Dark開著車,卻也來不及避開衝向自己的吉普車,Dark在撞擊的最後一刻收回了藍波刀跳到附近的另一輛吉普車上,被撞擊的敵方在撞車的前一刻跳車受傷嚴重,讓鞏毓靈看得瞠目結舌。

終於,最後一輛吉普車也中箭落馬,卡車終於安全,平安地行駛到了相對安全的Q市,所有人乘運輸直升機離開。

直升機上,鞏毓靈仔細地看了每一個隊員的形容,除了Dark,每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的。她聽見鞏致彥在同Dark說話。

「Dark,這次算我欠你,抱歉讓你來這種地方。」

「你也是寶貝女兒,這次要不是我來,恐怕能成功撤退沒幾個吧,只是這樣會不會與你的初衷背離,讓她誤會一些事?」

「不論如何,她總是體驗到了一些事情,希望她能汲取到對自己有幫助的。」

Abraham也道:「Dark,好久不見了,你身手還是如此厲害!謝謝你這次的搭救。」

Dark笑了笑:「你過獎了,你要是如我也從小就這樣練,也會很厲害。」他扭頭看著鞏毓靈,「小朋友,妳還好麼?」

「還行,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謝,也是因為致彥做說客我才來,他可是寶貝妳的很,人的一生很長又很短,有很多事情放長遠來看會變得微不足道,而妳這一生到底要該摒棄什麼,又該掙什麼呢?」他以一指食指輕敲著太陽穴輕鬆地道:「好好地想想吧。」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