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十五 – 街角湯圓攤

鞏毓靈聽著馬蹄聲遠去吁了一口氣,又走了一小段路才想起她先前救了梨子後都未整儀容,身上灰撲撲地、頭髮也是散亂的,約莫不是個什麼好形容。

加之她身上的粗布衣也不是王府裡的樣式,她想,大概是如此,雲頎才沒在第一眼認出她,可心中還真是捏了把冷汗,直道好險好險。

她找了個安靜的巷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又捋了捋頭髮再重新以皮繩綁過,做好這些,她想回先前的藏匿地點洗把臉卻聽見天空上有一聲鷹啼。

鞏毓靈蹙了蹙眉,貼在有屋檐的牆邊往上瞧,心道:這些人是怎樣,走了個雲頎又來了個小白頭。

只是不論她想如何暗罵也得等她先找了個遮蔽的位置先,以免小白頭等會兒飛另一個角度就被牠給瞧見了。

可眼下這季節附近的樹都落光了葉子,如何能躲?

她往巷子的兩旁看去,眼睛尖尖地瞧見巷子尾有一面彩旗的尾巴,那處不正是市井麼!

鞏毓靈低著頭很快地往那彩旗方向去,到了巷子尾一拐彎,便見彩旗的全貌,原來是一處賣熱湯圓的攤子。她幾乎是不加思索地立即貼在彩旗招牌的旁邊,又因為背著風,彩旗便為她遮擋了不少身形。

那湯圓攤子的生意很好,卻只有店主一個人在忙,她站了一會兒,店主都未曾注意到她。

客人進進出出,六張四方桌座無虛席。店主一直不停地忙著招呼進出的客人。那一碗碗放了醪糟、花生粉冒著蒸氣的湯圓上了桌,在這初冬的季節裡讓人看得覺得格外地誘人。

當白軟又圓滾的湯圓放進口中以貝齒咬上那麼一口,濃郁的黑色餡料瞬間溢出,搭配軟濡帶了點咬勁的湯圓皮與滿滿酒香的醪糟,相得益彰。再算上香炒過的花生粉,那便是畫龍又點了睛的驚豔了。

鞏毓靈自昨日下午醒來未曾進食過,加之先前昏迷等等也未食什麼粥米,縱然這陣子胃口一直都不好,此時約莫是太久沒吃東西,又身處在香氣四溢與周遭客人們吃得津津有味的形容,她的肚子似是抗議地咕嚕了一聲。

店主因為那聲咕嚕,才注意到彩旗旁居然靜靜地站了一位姑娘。

她一眼見到鞏毓靈就忍不住上下地打量了起來。

這位店主是一個身材有些圓潤的大嬸,在此處賣湯圓已有十載之久,因為自製的炒糖及醪糟口味獨特,又夏季買涼湯圓、冬日賣熱湯圓,讓這攤子不論四季,生意都是極好。

她每日在這市井裡看到許多人在自家攤子前來回進出,而這皇城裡頭又不乏達官貴人出來走動,要她分辨眼前的人到底是大戶人家出身的,還是小門小戶、又或是爆發戶的小姐、一般市井小民等等對她來說都只是小菜一碟,經常是她望一眼就能準確判斷個八九不離十。

只是她不懂這姑娘為何要傍著彩旗站著,也不曉得到底她站在那兒多久了。只知那姑娘看起來年紀約莫十六七歲,長開了的眉眼略帶著憂鬱,身形外表標緻可人,身上臉上於現在卻顯得有些狼狽,穿著這街上隨處能見著的平常布衣。

可這姑娘的眼神與氣質卻是不同那些隨處可見的平頭百姓,那是令人難以忽視的高貴。

這可真是奇了呢!店主自詡看過形形色色的各路人,像眼前這樣的女子,她卻是第一次看見。俗語都說「人要衣裝」,可這姑娘即便是一身平凡無比的衣裳卻如何也掩不住那由骨子裡隱隱透出的氣質涵養,若這姑娘再衣裝上去……。

老板娘再細瞧了瞧她的臉,咦?這臉怎麼好像有點兒面善,似是在那兒見過?

抱著懷疑,老板娘不自覺地擦了擦手,用著自己都未曾察覺到、帶了一絲尊敬的語氣道:「欸?請問這位姑娘是要吃湯圓麼?」

鞏毓靈不由自主地嚥了口水,正習慣性地想點頭示意,又立即反應過來,淡笑地直接道:「主人家,不好意思,我出門時沒帶到銀子,待我回去拿了銀子再過來。」

話落,鞏毓靈抬眸瞧了瞧天上已是沒有了小白頭的蹤跡,便是轉身要走。

「哎呀,姑娘,既然妳都走到這兒來了,那就吃碗湯圓再回去吧,天冷這樣來回也讓人受不了的。」

店主見鞏毓靈還是不動,又道:「吃得熱了回去,回頭有空再拿五文錢過來就好的。不用客氣。」

鞏毓靈手頭上並無銀兩,只有那些個冰冷的玉石珍珠,她當下實在是沒把握能立即將那些東西換成銀兩,便不想承店主這個情。

她正想做個揖離開,肚子卻不爭氣地大大聲咕嚕了二聲。鞏毓靈覺得尷尬非常,店主已是端了一碗熱騰騰的湯圓放在了沒人坐的四方桌上,招了手讓她過去。

鞏毓靈見狀,也不好意思再推托,走了過去。

「姑娘,看妳的模樣是不是有些困難,大娘在這兒擺這攤子十年有了,妳先吃,賺了錢再記得把錢拿過來便行。」

「謝謝主人家。」

「不會,出門在外,大家都圖個互相照應嘛。妳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我先招呼其他客人。」

「好。」

鞏毓靈吃著熱呼呼的湯圓,覺得這約莫是她近期來吃過最好吃的東西,只可惜她邊吃著卻不能專心地享受,得時時注意四周的情形。

她吃完後,將吃完的空碗拿到方才見到店主收碗後放置的地方,主動到攤子前端起了客人點的湯圓。

「謝謝!」店主爽朗地說道。

鞏毓靈未言,僅止是點了點頭,直接將湯圓送到客人的四方桌。攤子裡因她幫著店主,得以讓店主有點喘息的時間,專心地煮著湯圓。

當她送完每個桌的湯圓,店主終於有了點小小的空閒時間,鞏毓靈來到她身旁:「今日多謝妳,我儘快將圓子的錢拿過來。」

「姑娘……,妳需要找份差事麼?瞧妳手腳如此麻利,我這兒正巧也缺個人幫忙呢。」

「主人家,實不相瞞,我是還未到這京都便與家人失散了,聽說京都裡有幾處有收留一些與家人失散的小孩……。不曉得主人家清不清楚?」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